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鲁迅:不做傀儡的“中间阶层”

2014年03月23日15:1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宣颐斋·王乾荣

  3月2日本版二毛文《鲁迅好喝酒爱吃辣》,读来颇觉有趣。鲁夫子,俨然一个美食家。然而一个吃家,除了擅品味,还须有钱。鲁迅趁钱吗?他的钱除了用以吃喝,和他的灵魂,是什么关系?

  一位叫陈明远的先生,对鲁迅的收入,做了详尽统计,加以换算,给咱们撰文说:“鲁迅一生总收入相当于今天(指本世纪初)392万元以上,成为名副其实的"中间阶层"即社会中坚。”此说没错儿。

  但陈又说,鲁迅的钱,对“坚持他的自由思考和独立人格”,“永远成为文化人的榜样”,起到了决定作用,却令人怀疑。

  人们,尤其是文化人,一定要成一个百万富翁,方能保障“自由思考”和“独立人格”吗?

  照此逻辑,黑暗时代的文化人,在成为富翁之前,是无法“自由思考”,也没有“独立人格”的因为有“残酷的法西斯文化围剿”压迫着,无法“自食其力”,更不能“各行其是”,何谈什么“自由”、“独立”!

  但是实际上,鲁迅并不是先成了百万富翁,有了数百万元的“保障”,才去“自由思考”,才有了“独立人格”的。他在黑暗中探索,在围剿中左冲右突,以笔为武器进行韧性战斗;“自由思考”、“独立人格”伴随着他的探索、突围和战斗,也激发、促使他不断地拷问自我;与此同时,他取得了经济上的收入,他可以用这些钱享受生活,如看电影,吃美食,买四合院,等等。鲁迅如果不是战士,他就没有一篇篇用以战斗的雄文,他哪里来的稿费,又怎会成为陈氏所谓“名副其实的中间阶层”呢?

  在风雨如磐的环境,很多有才华的知识分子,如早生于鲁迅的民主革命家陈天华,出身清苦,以痛陈民族危亡的《猛回头》和《警世钟》等篇章鼓吹革命,并“决定以一死而警醒国人”,写下令人荡气回肠的《绝命辞》而投水自尽,没有机会成为百万富翁,但咱们也不能否认他的“独立人格”吧!又,如果一人从老子那里继承下一笔巨财,有“足够的钱”来“超越"官"的威势,摆脱"商"的羁绊”(陈明远语),但一定能保证他会“自由思考”,并且具有“独立人格”吗?

  不错,鲁迅说过:“为准备不做傀儡起见,在目下的社会里,经济权就见得最要紧了。”这话是陈明远引来作为论据,以证明钱乃是“自由”、“独立”之“保障”的。但是鲁迅并没有说,“经济权”就是靠摇尾乞怜、靠“做傀儡”获得的。“经济权”也是权,它不是天上掉下的,除了继承、中彩、贪污、抢劫,是要凭劳动、凭创造、凭艰苦奋斗争取的,这个堂堂正正的“争取”,也需要自由意志和独立人格。有了这个“经济权”,自然在坚定自由意志、维护独立人格方面很“要紧”;但是不知道陈明远统计过周作人的收入没有,他的堕落,恐怕不是因为他的“穷”吧。

  “做了傀儡”,要么只能像狗一样得到一些残羹剩饭,要么也可能受赏赐而大发。狗不去说了;“大发”者或许能挣到远比392万元更多的金钱,外加权力、美女、封妻荫子种种荣耀和实惠,却唯独谈不上自由思考,也永远挣不来独立人格。

  鲁迅之“永远成为文化人的榜样”,究竟靠什么?中国文化人学习、研究鲁迅近一个世纪,对这道常识题,不至于得出一个“钱”的答案啊!

  “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鲁迅如此说过。钱当然要紧—这不是鲁迅一个人的感觉,而是全人类的共识。莎士比亚通过他的剧中人,无以复加地诅咒金钱,不也说明了钱的“要紧”吗?但“要紧”并不是万能,尤其是人的灵魂,鲁迅什么时候说过,必须用金钱来铸造?来源法制网——法制日报社区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