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教育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村干部“小官巨贪”现象调查

2014年03月24日08:0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节目导视】

  小“村官”涉“大案”,土地升值变为“唐僧肉”(同期:涉及到(农户)10多户、20户吧);

  完善监管机制,切断坐地生财路(同期:以人来制定法律,以法律规范人的行为,这样的话人和法就相得益彰)。

  欺上瞒下“三头吃”,带头致富还是“掠富”,面对坐地生财养出的“亿元村官”怪相,如何防止“村官””变“硕鼠”?我们与您一同探析。

  【演播室主持人】新华视点,带您走向新闻制高点,各位好,我是大鑫。新型城镇化建设,绕不过的就是征占土地。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一些地方村干部俨然成了“土地财神”,借机坐地生财。近一段时间,一些地方不断曝出村干部贪腐大案,而且手法不断“推陈出新”。新一轮城镇化进程中,如何防止村干部坐地生财,已经成为社会密切关注的焦点。

  字幕:海南

  【解说】海口市秀英区石山镇北铺村委会毗邻海口火山口地质公园景区。2009年,政府将北铺村委会的381.66亩土地收归国有,其中荣堂村民小组280亩。荣堂村村民王修光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打起了这280亩土地的主意。

  【同期】海口市秀英区石山镇北铺村委副主任 王士甫

  涉及到(农户)10多户、20户吧,补偿35000块钱一亩的补偿款。

  【解说】王修光找到了曾任荣堂村民小组组长的钟某文及时任这个村的村民小组组长钟某富,以为村民办理征地手续费的名义,骗取了村民代表签名同意。

  【同期】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 曹永明

  为了达到侵吞的目的,他们先是以为村民办理“征地补偿费用”,每亩1000元这个名义,骗取村民代表签名同意。

  【解说】仅仅拿到村民的签名同意书还不够,从国土部门申请到所有手续,并能顺利拿到补偿款才是重点。在办理国土部门的审批手续中,煞费苦心的王修光又承诺钟某文和钟某富,如果能以荣堂村名义向国土局申请到征地补偿款的话,两个人可以分别得到56万元的好处费。在难以抗拒的诱惑下,钟某文、钟某富和王修光找到时任海口市国土局土地储备中心规划运营部部长的王某铮,承诺如果顺利申请办理280.4亩土地征地补偿款手续,将给他10%的好处费。

  【同期】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 曹永明

  他们两个国土局的干部,共同一起研究又重新制定了补偿方案,把标准从原来定好的每亩25000元的标准提高为每亩38000元,报了相关部门的同意。

  【解说】然而,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由于荣堂村的280亩土地与玉库村的101亩土地地界相连,不易分割,为了能从中获得好处费,当时任玉库村民小组组长及副组长的3人也陆续加入到瓜分土地补偿款当中。

  【同期】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 曹永明

  把这些准备好以后,他们又在私下信用社开设了两个村民小组的账户,便于收取征地补偿费。

  【解说】另外,为了规避石山镇政府、北铺村委会监管,村干部不仅“设局”欺骗村民代表签字,还冒充村民代表签名,写下《证明书》、《承诺书》及《关于补办征地手续有关问题的请求》、《会议记录》等相关材料。

  【同期】海口市秀英区石山镇北铺村委会荣堂村 村民

  (村干部)他就下来,跟这个农户打招呼了以后,(说)准备拨那个款下来给(农户)他,意思是说(村干部)他要下来跟那个农户搞手续,可是他没有给钱农户。

  【解说】就这样,2010年1月28日,海口市土地储备管理中心向荣堂村涉案账户拨了970.88万元征地补偿款,向玉库村账户拨了355.8万元。2013年10月,海南省高院维持海口中院一审判决,主案犯判处无期徒刑。法院查明,补偿款拨到荣堂村账户后,荣堂村钟某文和钟某富两名村干部将29万元付给本村小组外,其余941.66万元补偿款伙同王修光占为己有,玉库村3名村干部伙同王修光将355.8万元非法占有。

  【演播室主持人】以办理征地手续费为名,骗得村民代表签字,再向海口市国土部门干部行贿244万元,最终村民近1300万征地补偿款被5名村干部中饱私囊。那么,按照规定,征地补偿协议的签订以及补偿款下发,需要经过村民、乡镇、国土、财政等多道关口把关,5名村干部是如何顺利击破各道“防线”的呢?(

  【同期】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 曹永明

  监管工作存在漏洞,村务管理混乱。本案中,几名村干部为了侵吞征地补偿款,私下在信用社开设村民小组账户提交给国土局,用于收取补偿款,而按照规定这是不允许的。

  【解说】既然不允许,为什么这些村干部敢于伪造证明书、承诺书和会议记录呢?据办案法官介绍,绝大多数被查处的村干部只有中小学文化程度,自身素质、法制观念较为淡薄,加之村干部任期和薪酬存在不确定性,普遍存在“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心态。而这些村干部能够浑水摸鱼,蒙蔽村民和乡镇监管,除了贪恋钱财外,权力过于集中、监督缺位是诱发贪腐的重要原因。

  【同期】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林立德

  有些村干部,他既是领导也是财务负责人,造成了他一手遮天那种情况,更造成了村里面的财务形同虚设。

  【解说】类似的情况并不鲜见,一些地方不断曝出的村干部贪腐大案,也多与土地有关。

  2012年底,一篇名为《深圳南联社区村干部周伟思坐拥20亿资产,元芳,你怎么看?》的帖子在网上被多次转载,发帖人称深圳南联社区村干部周伟思拥有住宅、别墅、厂房等超过80栋,豪车超过20辆,估计资产超过20亿元。

  2013年初,经过调查后,深圳市检察院通报,周伟思已于2013年1月24日被深圳市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行贿罪立案侦查,2月8日被执行逮捕。

  据深圳市检察院介绍,周伟思受贿主要集中在深圳市龙岗区南联社区的一个旧城改造项目,某房地产公司取得这一项目后,与拆迁户就补偿标准难以达成一致,便请出时任南联社区居委会主任、南联社区工作站副站长的周伟思斡旋,而周伟思就动员拆迁户降低赔偿数额,加快了协议签订,为开放商节省了大量费用。事后,周伟思收受该开发商贿赂共计人民币4900万元。

  近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周伟思涉嫌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单位行贿罪,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演播室主持人】动辄数套甚至数十套房产、亿元身家,越来越多的村干部开始热衷于“坐地生财”。吉林省长春市打造莲花山生态旅游度假区,征地时涉及的二道区泉眼镇、劝农镇相继出现““村官””集体贪腐案件,其中岗子村居然前后有三任村支书、两任村主任、三名具体负责征地拆迁的村工作人员受到查处。据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统计,2009年至2012年查办的村干部中,七成多涉及征地拆迁领域。而湖北省武汉市检察院也披露,武汉市青山区白玉山街群力村6名村干部在一征地拆迁还建工程中,借机贪污、受贿、侵占、挪用公款共计600多万元。对掌握集体土地“大权”的村干部来说,靠山吃山,靠地赚钱,变成了最为简单、直接、来钱快的“致富”方式。那么,对于接连出现的村干部围绕土地做文章的现象,有没有切实可行办法可以杜绝呢?

  【解说】在珠三角等沿海发达地区,村干部“小官大贪”的现象非常突出。2013年,在广州市白云区,4个村29名村干部集体受贿1600万元的案件在法院开庭审理。据广州市政法机关统计,近4年来,广州市白云区已有101名村干部“落马”,多数涉及征地拆迁、为“违建”充当“保护伞”。

  近日,记者来到曾经发生过腐败案件的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明星村,这里是广东省定下的100个问题突出村之一。

  【同期】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明星村书记 梁良年

  那么如果没有那么多有征地,或者没有这么多市政的建设,我想作为一条村,它或许是比较平静的。所以它利益和矛盾的点,可能就是由于在城镇化的推进,重点项目征地的话,会带来明显影响。

  【解说】为了改变现状,摘掉“问题村”的帽子,2013年10月,白云区人和镇成立三资管理中心,在纪委指导下,今年选举前,对25个村进行“三资”清理、登记、入库管理。

  【同期】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明星村书记 梁良年

  为什么要加强三资管理,实际上我们就是要把所有集体的东西把它监管好,作为个人,特别作为干部,如果资产、资源、资金都管到位了,都处在阳光下,作为个人私欲的话这个层面就给他打断了。

  【解说】在白云区人和镇三资服务管理中心,记者看到,在写有“白云区农村集体三资交易管理平台”的系统内,存放了25个村341个经济社的三资信息。

  【同期】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三资服务管理中心工作人员 龙平

  像这单交易的话,它是采取公开竞价的方式,本来它交易的底价是7万,最后交易到了9.8万,是一个公开竞投的方式。接着交易成功之后,我们会再发表一个交易结果的公示。

  【解说】如今,白云区各个镇都建立了三资服务管理中心,同时还设有交易中心,物业招租等涉及村集体资产的交易都在这里进行,价高者、符合条件者得,避免了暗箱操作,纪检部门负责对这一平台进行监管。

  像白云区这样避免廉政风险,提高村干部管理水平的举措还有不少。萝岗区九龙镇是广州市最年轻的建制镇,也是中新广州知识城的所在地。前两年,在修建公路、高速公路的征地中都有村干部贪污挪用征地补偿款问题,“知识城”的开发也导致农村信访问题骤然增加。也正因如此,九龙镇凤尾村成为广州市最早开始探索村干部治理的试点。

  记者近日来到萝岗区九龙镇凤尾村,发现村委会的办公楼门口突然多了一块牌子,写着“凤尾村村务监督委员会”,原来的“村两委”变成了“村三委”,形成了“三驾马车”的架构。

  【同期】广州市萝岗区九龙镇纪委书记 徐银星

  原来我们都是村里面只有两委,是支委和村委,现在要增加监督委,监督委为了体现它的地位重要性,现在我们统称为三委干部,机构有三个机构,为了体现它的地位,这个牌子挂到平起平坐的位置。

  【解说】不仅是牌子挂到平起平坐的位置,从2012年4月1日开始,每年由镇财政出资300多万元,将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的工作补贴提高到与村“两委”成员完全相同的标准,实现待遇上的“平起平坐”。

  据了解,九龙镇凤尾村的村务监督委员会从2011年便开始着手建立,3名由村民选举产生,主任必须是党员,委员要具备财务、法律知识。监委会成员不能和村两委干部有近亲属关系,65岁以下,要经过党员推选、村民代表大会表决差额选举6个人,最后再由村民表决。

  “办公有场所、对外有牌子、投诉有电话、监督有制度、监审有公章、工作有记录、干事有补贴、办公有经费”,实现这“8有”后的监委会,具体要监督什么呢?

  (首播3月23日13:30)《新华视点》(电视版)村干部“小官巨贪”现象调查(下)

  【同期】广州市萝岗区九龙镇凤尾村监委主任 郭坤棠

  公章、用章要(规范)。第二个村的财务开支,一定要规范。如果是你不规范的,我们三个监委会的人(有异议),你书记、村长签了名都好,我们觉得这条单不符合要求,不能签,跟你说清楚。

  【解说】记者采访时看到,在凤尾村务监督委员会的办公室,摆放着一个特制的铁柜,打开铁柜门后,内部设计是“一柜多箱”,存放着各个经济社的印章。根据村里的制度规定,铁柜门的钥匙由村务监督委员会保管,铁箱钥匙由各个经济社社长保管,村委员会主任、经济合作社社长不得亲自保管钥匙。

  【同期】广州市萝岗区九龙镇纪委书记 徐银星

  这个土地的发包,鱼塘的发包,房屋的出租,工程的建设必须要经过村委会代表大会。完了以后,正规的交易以后,才能到这里来盖得了章。

  【解说】由于开发产业越来越多,村里的工程项目也水涨船高,有些村看似不起眼,却有几千万元的资产。以往一些村干部可以利用公章,把土地随意发包到自己或亲戚的名下,挪用征地补偿款。但现在,公章被收回,有专人负责,想对集体资产下手就没那么容易了。

  【同期】广州市纪委党廉室主任 欧阳钦顺

  以前有些村两委人员他把公章系在裤腰带上,随时给你盖,谁跟你关系好他就随时给你盖。现在不行了,现在我们把公章全部收到村务监督委员,专门有个保管箱保管起来。现在最近从我们查办的信访案件,都比往年下降了很多,大幅度地下降。

  【同期】广州市萝岗区九龙镇纪委书记 徐银星

  我们曾经说过,一个农村把章管好了,把公章管好了,把这个管好了,基本上出不了大问题。

  【解说】除了监督委“看得见、摸得着”的监督外,去年年底,广州市纪委监察局开通了“廉洁广州”官方微信,配合全市农村廉情预警防控系统建设的要求,村民关注该微信平台后,只要输入验证信息确定身份,就可以互动查询所在村的村务、党务和财务。一些常年在外打工的村民即使在外地也可以查询关注村里动态。

  【同期】广州市萝岗区九龙镇凤尾村村民 汤志恒

  农村三资招标公告、农村中标公示,还有权力清单,还有我们的三公开,财务公开、村务公开、还有党务公开,还有廉政信息,现在我们不是有监委会吗?可以通过自助查询系统,可以点击进去就可以查询到我们村,包括九龙镇所有的信息。

  【解说】除了利用现代信息手段对村务公开细化,对村干部权力的行使进行监控、强化制约外,针对小“村官”出大贪的现象,2013年12月20日,广州市首开先河,对村干部实施出国审批管理,制定了《关于加强和规范村“两委”班子主要成员出国(境)管理意见》。

  【同期】广州市纪委党廉室主任 欧阳钦顺

  农村“村官”很多腐败问题,目前从我们办案方面假如他们潜逃,我们的措施,应对方法还是不够。所以我们就从源头抓起,广州市出台加强“村官”出国境管理方面,我们也是敢吃螃蟹,因为“村官”本身身份就比较特殊,原来是属于监察管不到,纪委管不到,公安管不到,但是现在新的行政监察法修订以后,对这块就现在慢慢纳入我们的监察对象,就好很多了。

  【解说】目前广州市共有1142个村,村“两委”主要领导干部2014人都纳入管理范畴。广州市纪委认为,加强和规范村“两委”班子主要成员护照管理,有助于打破目前对“村官”出国(境)管理难的困局,进一步增强农村基层干部廉洁自律的自觉性和管理的规范性,形成一种教育在前、制度在前、监督在前的基层廉情预警防控机制。

  【同期】广东省省委党校教授 唐代望

  没有什么特权的在这个问题上,形成一个制度。以人定法,以法范人,什么意思呢,就是以人来制定法律,以法律规范人的行为,这样的话人和法相得益彰。

  【解说】唐代望认为,随着新型城市化建设的推进,尽快完善相关立法,修改相关法律法规,将重大事项申报等内容引入村干部管理,构建起小“村官”大“监督”体系,才能从根本上防范村干部贪腐案件发生。

  【演播室主持人】“村官”虽小,却是连接基层农民和上级政府部门的纽带和桥梁。随着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提速,土地征用开发的力度加大,尤其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出让、租赁、入股,实行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权同价,农村集体经济将会有一个较大的飞跃。如果村干部腐败现象无法得到有效遏制,新型城镇化建设为广大农民释放的红利被拦截,不但中央为农民增收的政策善意遭到了曲解,还将损害农村的稳定基础。只有强化对村干部的法律政策的培训和财务监督管理、加大农村干部职务犯罪整治力度,才能让村干部的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好的,感谢您关注本期的新华视点,再见。

  片尾字幕:

  总策划:刘思扬

  策划:陈芸、汪金福

  终审:郭维莹

  统筹:吴建青

  执行制片人:张宋红

  张如仪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