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周建人谈鲁迅 (上)

2014年03月25日08:0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1977年5月17日上午9时半,我们按约定的时间,到达护国寺街23号访问周建人先生。周老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住处是有警卫人员的。会客室很朴素,一圈几个白布套着的沙发。周老进来时,我仿佛觉得鲁迅先生站在我的面前。

  周老年届九旬,端坐于沙发,精神矍铄地与我们谈了约两个小时而未显倦意,我至今印象深刻。

  周建人是鲁迅的三弟,谈话自然地从鲁迅的家族切入。鲍昌先谈到周作人的《鲁迅的故家》。周老说:“那时我眼睛还好,看过的。对不对现在也讲不详细。《鲁迅的故家》讲的是家里的事,与鲁迅关系不大,也没有多大错。”又说,“鲁迅跟叔祖周玉田学过书,后来跟寿镜吾。鲁迅对寿镜吾是尊敬的。寿老先生是念书人,是个儒者,为人正派。他天天拿着菜篮到小云桥去买小菜。有一次刮风,脚伐船的船篷吹到河里了,船工要去捞。寿老先生说河里危险,不要去捞了。船工说要两元钱呢。寿老先生说我赔你就是了。”讲到念书,“鲁迅读到十三经还是九经,我不晓得,大概总读到十年以上。”关于科举,“鲁迅到南京以后就没有参加考试。以前考过,是考中的,但没有去复试。去南京以后,停止科举改办学校。每个县办个县学堂,分两部分,初小与高小。过若干年,每个府办个府学堂,相当于完全中学。”对于教育,鲁迅认为“小孩四书五经可以不要念,可以拿《西游记》等没有害处的小说看。他说《诗经》是诗歌,没有害处,还可以看。先识字,字识多了,可以看没有害处的小说。”鲁迅一再强调:“四书五经我读过,没有用的。”

  说到鲁迅与光复会的关系,周建人说:“关于光复会,鲁迅与陶成章关系很近,怎样组织武力,怎样打,鲁迅都知道,陶成章都讲给他听。光复会都是浙江人,如徐锡麟,在安徽被挖心的。秋瑾也是浙江人。光复会的事鲁迅都知道,他没有讲加入过光复会。”

  1906年鲁迅在日本留学时,奉母命回乡完婚。传说是鲁迅曾经回函让姑娘另嫁他人为好,后来家中电告母病速归,只得立即返家。周建人说:“鲁迅回绍兴结婚,也不是强迫或不强迫,那时习惯是这样,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写信叫他回去结婚,就回去了。朱夫人是周玉田夫人本家的人,周玉田夫人做的媒。”这么回答,自是实情,而作为兄弟,如此作答既简单也在情理之中。鲁迅曾经对友人说过“朱夫人是母亲送给我的一份礼物,我自当好好供养”。郭沫若也有类似际遇,其兄劝告妥善处理,好像他回答与发妻离婚我没有那么新式,娶大小老婆,我又没有那么老式。两位文人都有强大语言力量,但还是难以掩饰其无奈的尴尬。

  鲁迅从日本回国后,在浙江两级师范教书时,校长是沈钧儒。后来换了一个有名的道学家,鲁迅跟他闹翻后回到绍兴。“鲁迅到绍兴府中学,不是蔡元培请他去的,那人也是光复会的,大概叫陈子英。府中学生发起"越社",鲁迅没有参加,帮他们编过刊物等。有一次杭州要起义,"越社"开过一个会,鲁迅主持的。大约百数人,鲁迅站在一个矮台子上说,革命就要起来了,我们的工作就要出去演讲,出去一二人还不行,可能要被人打,所以要武装的,要保护讲的人”。会上大家都同意鲁迅的主张,但没有实现,因为要找武装的人不容易。参加的人,有光复会的,还有一些进步青年。

  周建人还回忆绍兴光复时,先有消息来,杭州已经光复了。有人写信去希望革命军早日来。“后来王金发来了,陈子英、鲁迅,还有我等去迎接,没有来。第二天又去,换了个城门,他们来了。王金发没有见到。几个军官,军队二百来人,都穿黄军服,背着枪。这时是夏天。高声唱着歌。军歌还没有唱完,挑担的来了,担上是羊肉,切成一块一块,还有酒。羊酒犒军,是中国的传统。这是商会送的。两次去接,鲁迅都去的,他和王金发很熟。王金发到绍兴,让鲁迅开会,鲁迅也去的。范爱农也去,他和鲁迅非常熟。”王金发是光复会的,是个革命志士,一度被黑暗势力包围,作风腐败,竟对杀害秋瑾的章介眉网开一面,最终却于1915年在章介眉的策划下被枪杀于杭州。

  作者:夏康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