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高积分”可得北京户口?积分落户北京能否行得通?

2014年03月25日14:1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原标题:“高积分”可得北京户口?积分落户北京能否行得通?

  人民网北京3月25日电 近日,《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下称《规划》)正式公布。 《规划》明确提出,特大城市可采取积分制等方式设置阶梯式落户通道,调控落户规模和节奏。相比上海、广州等已经试行积分制的城市,北京是否会采取这一制度特别引人关注。其实,早在2011年北京市政协常委会就曾经提过实施积分落户的建议,但是并没有实质措施推出。刚出台的“规划”,为包括北京在内的特大城市实施积分落户重新点燃了希望。因此,此前备受瞩目的北京“积分落户”制度猜想,也再次成为关注热点。

  严控特大城市人口 北京“户口梦”何处安放?

  《规划》中提出要严格控制特大城市的人口规模,在繁重的人口压力下,如何建立特大城市的人口可持续发展机制?“积分落户”制度在北京是否可行?

  对此,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连玉明专家指出:北京面临两个矛盾。一方面,按照国家新型城镇化的规划,建议特大城市可以通过积分制的方式解决流动人口问题。这是一个大的趋势,另一方面,对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来说,中央有明确的规定就是要控制人口无序、过快的增长。这两者之间其实存在着矛盾。

  他解释:首先,北京的落户有其特殊性。咱们现在规定五百万人口以上就是特大城市,但是北京可以算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超大城市”,不能用一般的“特大”标准去衡量。而且北京是首都,不管你如何调控,它作为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除了户籍人员必定还有大量的外来人口聚集。

  其次,北京的落户问题还有复杂性。从户籍的渠道划分来看,中央部委、党政机关、军队、央企等均汇集在此,北京市不可能全部予以统筹规范,所以你说积分落户的标准是北京市的标准?还是上述各级部门的标准?这个制度到底是由中央来出、还是由北京市政府来出呢?如果由北京市出的话,适用于央企、部委、军队吗?这就是门槛设定上需要考虑的复杂问题,也是推而广之的最大难处。

  最后,连玉明认为,从城市发展的规律以及中国户籍改革的轨迹来看,积分落户是打开户籍改革的重要突破口。普遍来看,它肯定会为更多的外来人口提供的更公平的游戏规则。但是对北京这个特殊的城市而言,要谨慎分析它的可行性。

  对于广大的“北漂”来说,我们也不要过于悲观,在首都这个安放了太多年轻人的梦想城市,“户口梦”的实现也不会过于遥不可及,公安部副部长黄明也曾表态:“不能说流动人口落户北上广就没有希望了。希望还是有的,但这个希望不会像其他大城市,尤其不会像中小城市那么大”。无论如何,希望在,梦想就在。

  什么样的人可获得“高积分”?专家:公平为先

  “积分落户”非治本之策,但相对于北京迟滞的户籍改革而言,无论是为了吸引到更贴近市场需求的人才,还是解决现有的外来人口问题,仍有其现实价值。 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也提出,“积分入户”适用于大都市,方便城市需要的技术工人等抢手人群落户。而实际上,早在今年的北京两会,北京市政协就曾建言,要“推行积分落户政策,以科技贡献、专业技能、在京时间等指标为分数考核项,积分达标即可落户北京。” 那么,什么样的人才可以获得“高积分”?

  原标题:“高积分”可得北京户口?积分落户北京能否行得通?

  傅崇兰:不能一把尺子衡量所有人

  在“积分落户”的门槛设定上,中国社科院当代城乡发展规划院院长傅崇兰认为,城市运行是一个供应、服务的综合体,各个工种之间理应唇齿相存、彼此依靠。“积分落户”的门槛设定,首先要考虑引进人口的平衡性和多样性。既要鼓励高端人才入户,也要给普通劳动者以希望,“都是博士后,都是学者,都是科学家发明家,肯定是难以为继的!”而这里面,如何在不同阶层、不同人群中实行不同的考核标准,大有文章可做。傅崇兰表示,我觉得关键不在于积分制度的考核方式是否合理,而是在于公平不公平。北京是一个处于快速发展中的超级城市,数十万计的农民工、运输工、清洁工、保姆等普通劳动者都是构成城市服务功能的重要部分,如果让他们去凭学历、专业、成果去赚取积分的话,落户的可能性仍然很小。

  刚公布的国家新型城镇化的方针已经明确提出特大城市要严格控制人口,对于这些无论在何种评价体系中都处于弱势的群体来说,一方面,他们本身在贡献自己的青春年华,是城市建设和发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另一方面,现有的户口政策也好,可能推行的“积分落户”政策也好,对他们来说,很难谈得上“公平”二字。

  当然,每个城市都有服务功能的承载力极限,北京也是如此。那么一味促使高学历、高职称、有杰出科技成果的人才涌入城市,而忽略了普通劳动者,能真正实现城镇化吗?所以我个人觉得:合理分布资源,形成多元化和平衡的城市发展格局,才是真正包容的、长远的解决城市病之法。

  连玉明:积分落户不关乎劳动者基本生存尊严和发展权利

  关于积分落户的“公平性”问题,连玉明专家也有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对于普通劳动者来说,能体现公平的政策有很多。打个比方,现在北京没有积分落户制度,外来人口就无法享受医疗教育资源和社保福利吗?也不尽然。我认为,只要是在北京工作的人,不管有没有积分落户,都理应享受城市的公共服务。积分落户只是户籍改革的初级形态,不关乎劳动者基本生存的尊严和发展的权利。

  他进一步解释说,外籍人员融入城市,不能全都指望积分落户或者居住证制度,而是要在城市的公共服务改善上下功夫,我认为,只要是在北京工作的人,不管有没有积分落户,都理应享受城市的公共服务。我希望我们有一天能实现去户籍化,去除不同地方捆绑在户籍上的隐性福利差异,让每个公民平等地享有宪法规定的权利和服务。

  跳出北京看北京 实现特大城市人口可持续发展

  其实,北京无论是实行积分落户制度也好,还是推广居住证制度也好,主要还是亟待解决如何建立特大城市人口可持续发展的机制问题。从这一角度来讲,积分落户不失为一种宝贵的探索。

  连玉明也表示,光就北京来看北京是不行的,一定要跳出北京看北京,要把北京、部委、中央企业、军队等方方面面的部分整合起来,由中央牵头解决顶层设计,解决北京的人口问题;也能够统筹人口与公安、教育、民政、财政、劳动保障、医疗卫生等部门的关系;还有利于梳理北京与各个区县的人口管辖联系,中心城区人口超载了,但周边区县还有缓解人口压力的空间,这就需要梳理和协调;户籍制度改革和北京市正在研究的居住证制度、以及积分落户制度应当统筹考虑,更应结合北京城市功能、产业发展的大局考虑。现在刚好提出来京津冀一体化发展,人口调控是不是应该站在京津冀的大局层面来进行?

  原标题:“高积分”可得北京户口?积分落户北京能否行得通?

  他山之石

  为何落后于上广深?

  应当说,“积分入户”并非全新事物,深圳、广州、上海作为特大城市,早已在“积分入户”上试点探索,2011年,广州、深圳先后全面开展积分入户工作,如广州积分的八项申请条件中,“在广州市正常缴纳社保并达到一年以上”、“初中毕业及以上学历”两项。而深圳积分入户去年也取消了学历限制,此外一旦申请者获得过一定级别的技能大赛奖项、取得发明专利以及参加义工、义务献血等社会服务,都可以获得相应的积分奖励。而上海的“积分入户”政策则较严,有着学历、纳税等多种门槛。我们得承认,上广深三地的政策,尽管有着种种争议,可毕竟在铁板一块的户籍制度管理上,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让漂在这些城市的外来人口,看到融入城市、安家落户的希望。

  但专家认为,研究这些城市发展的规律以及由此形成的人口进出特点有一定意义,但是北京绝对不能照搬这些城市现成的制度模式。短期内来看,“积分落户”或许对于北京发展高新产业、实现城市功能转型有所助益,但是难以凭此构建和谐、多元、平衡的社会环境。正如傅崇兰所指出,上广深不是政治中心,他们在任何时代的发展中都坚持经济功能为主导,顾虑较少。尤其是80年代以后,改革,他们要走在前头;对外开放,他们也要走在前头。但北京的主导力量是政治文化,考虑的因素太多,这是显而易见的。

  连玉明也表示,上广深走在前面是应该的。这几个都算是单一性的城市,也没有类似北京譬如军队、央企、部委这样复杂的构成。北京作为首都,政策的制定和执行肯定需要更加稳妥,需要从长远的战略角度来统筹,无论如何,北京的城市承载力必须放在规划首位。

  总而言之,积分入户政策是特大城市管理者必须去挑战的命题。如何将以往在户籍政策改革探索上所取得的经验教训,通过渐进式改革达成两者之间的动态平衡,满足外来人口扎根的急切诉求,需要管理者为之付出努力。但所有朝向这个目标的变革努力和程序修正,都是值得鼓励的。(鲍聪颖 谢维)

  作者:谢维来源人民网-北京频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