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老伴走后,我准备出本类似《父母爱情》的书(图)

2014年03月31日03:5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白仙开用了一年的时间写了6本回忆录
白仙开用了一年的时间写了6本回忆录

  相伴56年,走过半个世纪

  讲述人:太原白仙开

  我有个心愿,就是要写本回忆录,把老蔺抗战的故事,工作的事迹,把我们相处的点点滴滴都记录下来。我不会用电脑,就在稿纸上写,用了一年的时间才写完,一共写了六本,名字叫做《夫君与我》……

  不管我有多么不舍,2004年1月19日凌晨,老蔺还是离开了我,那一刻,我悲痛欲绝,眼泪就像泉水一样,流也流不完。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跟了老蔺56年,我似乎很少掉眼泪,因为他从来都不会让我哭。这次永别,我把一辈子的眼泪都还给了他。也是在那时,我在心里埋下了一个心愿……

  和老蔺认识是在66年前,1948年的夏天。当时我是交城县村子里一户贫下中农的女儿,16岁。他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革命,还是交城县委组织部的副部长,33岁。结婚前,我只见过他几面,是土改工作组的一位同志领着他去我们家,说是“串门”,应该是给他在相对象。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相上我啥了,反正没过多久,就有中间人和我提出结婚的事儿。我爸妈同意了,我那会儿年纪小,啥也不懂,觉得他人还行,也就同意了。

  结完婚没多久,老蔺就被派到榆次参加解放太原的战役了,而我就留在交城,给前线提供后援物资,每天晚上都得跑到村里挨家挨户讨药品,讨鸡蛋。一想到我讨到的鸡蛋可能是给老蔺吃,我就格外有干劲,整夜整夜地在山里穿梭。

  分开了快一年,直到1949年太原解放,我们才真正生活在了一起。认识老蔺时,我是个大字不识,只会描自己名字的“文盲”。他比我年纪大,还是个干部,文化程度也比我高,我总担心自己配不上人家。所以,我不能落后,我也要学习。

  也许是因为他比我大17岁,不愿意和我计较,反正从结婚那天起,他事事都让着我。跟着他这些年,物质上没有得到太多,但从精神上讲,我从没受过委屈,听不得一句不顺耳的话。

  我喜欢写东西,记得刚学会写字的时候,每天回家,我都琢磨着想写文章。看着我,老蔺就说:“你还没学会走,就想着跑了!”我立马扭屁股走人,搬进了学校。天天挑灯夜读,憋着股子劲儿,非要把所有的字都认识了,可不能让他小看我。老蔺到学校找过我几次,我看见他就躲,躲不过,被他逮住了,也不搭理他。一躲就是半年,一天也没回过家。后来,老蔺把我父亲请了出来,还专门买了一支新钢笔,到学校接我,我是看在我爸的面子上,才跟他回去的。

  不过,从那以后,他就全力支持我学习,再苦再难也没有说过让我放弃的话。后来有了孩子,实在是精力顾不上,就把我父母接到太原,帮着照顾孩子,才好了一些。那会儿的日子过得可苦了,家里有那么多张嘴吃饭,老蔺当时就在粮食局工作,但他为人耿直,从不往家里多拿东西。我妈就经常去垃圾堆里拣别人扔的白菜帮子,回来给孩子们煮着吃。

  1962年,我父母回到交城老家,没有了看孩子的主力军,家里乱成了一锅粥。但就在那种情况下,老蔺也没说过让我放弃学业,所有的事情他都一个人扛,每天骑着自行车带着小儿子去上班。

  我家老蔺啥事都比我做的好。我妈在的时候,家里的衣服都是她做,我妈回老家以后,老蔺自己琢磨着学会了用缝纫机,给孩子们缝补衣服,孩子们的鞋也是老蔺先学会做,然后才慢慢地教给我。

  他是个特别自觉的人,衣服脏了,自己就洗了,不像别人家的男人,都扔给老婆。有好几次,我都发现他把脏衣服藏在柜子里,我要给他洗,他也不让,让我去看书,说自己有空了再洗。

  老蔺还特别节俭。家里的扫帚烂了,我就扔掉了。可是,他觉得只是杆子坏了,下面的毛还能用,就跑出去从垃圾堆里捡了回来,绑成一个个的小刷子,刷马桶。那刷子一直用了十几年,去年才扔了。

  我们一共生了8个孩子,6个儿子两个姑娘。回想起来,那几年,天天都过得像打仗一样,白天他工作我学习,晚上回家,一起做饭看孩子,然后是洗衣服补衣服,这样的生活,没完没了的。好不容易孩子们长大成家了,又开始帮着看孩子,今天这个病了没人看送过来,明天那个要去补习班没有人接……仔细想想,真正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时间很少很少,少到我连和他生气吵架的时间都没有。

  在前线那几年,老蔺受过伤,老了以后,身体不好。1983年,他退了休,按说能休息了,又赶上我准备评副研究员,他拖着虚弱的身体帮我分担家务,让我有精力撰写十多万字的书和材料。等到1990年,我也退休了,两个人终于能好好待在一起了,他的腿却不行了。

  唉!要怪只能怪我们年龄相差太多。从1990年一直到他离开,每天早晨,我都要搀着他到院子里活动活动,晒晒太阳,拉着手一起看看绿树,看看红花,最远的时候是走到汾河公园。只有那14年才是属于我们俩的。

  2004年,老蔺离开了,那时他90岁,我73岁。

  他走了,房子空了,我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脑子里不断地回忆着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所以,我有了个心愿,就是要写本回忆录,把老蔺抗战的故事、工作的事迹,把我们相处的点点滴滴都记录下来。我不会用电脑,就在稿纸上手写。每天干完家务,就坐在沙发上写一段,差不多用了一年的时间才写完,一共写了六本,我觉得我俩的故事就像电视剧《父母爱情》里的两口子一样。

  今年,我家老蔺就100岁了,我和儿女们商量着,想把我写的回忆录整理出来,出一本书,书名就叫《夫君与我》。

  采写本报记者 赵琴

  作者:赵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