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农村人饮工程,如何“细水长流”?

2014年04月04日08:0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农村通了自来水

  光泽县崇仁乡汉溪村汉溪小组的王万平,至今仍记得10年前父亲每天天蒙蒙亮就去老井挑水的情形。全组人就那一口井,去迟点只能挑浑水,再迟点就没水挑。

  他说:“2004年装了自来水,2007年有了用水户协会管护,用水方便了,水流到厨房里,上了热水器,进了卫生间。”

  汉溪村共10个村民小组、286户人。2004年,汉溪组村民自发筹钱,打井抽水、建蓄水池、铺设管道,建起了初具雏形的自来水系统。2007年,汉溪村被列入南平市第1期人饮工程村庄,国家财政出40万元,在汉溪组已有的基础上,建起现代化的自来水系统,全村10个小组全都通了自来水。

  村里的用水户协会,制定章程,对人饮工程进行管护。每家用水户交200元会员费,推荐了2名老党员担任管水员。

  有了用水者协会和管水员,每天早中晚有人按时到机井抽水,管道破裂有人及时维修。村民按1元/吨的价格缴水费,管水员的服务接

  受会员监督。

  “这么多年来,全村没发生过自来水停水、断水事故。”近日,管护员李水应告诉记者,“每天早上5点、中午11点、下午4点,我都要去抽水。前两天,村部前面的水管被重车压破,我马上叫来5名亲戚,一起抢修了3小时,硬是赶在上午11点前通了水。端了管水员这个饭碗,我就要担这个责。”

  后期管护缺资金

  用上自来水的王万平们,很幸福;汉溪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李文清,最近却有些愁。

  李文清告诉记者,去年,气候干旱,抽水成本陡增,加上管道维修,人饮工程共花了约5万元的管护费。而去年仅征收到1.7万元水费,3.3万元的缺口让村集体收入捉襟见肘。以往气候正常的年份,每年的管护费平均约2万元。

  “随着设备老化,今后的管护费将会逐年攀升。怕村集体收入负担不起之时,就是人饮工程断水之日。”李文清不无担忧。

  国家投巨资为农村兴建人饮工程,后期管护资金却缺乏来源,

  这样的窘境不仅发生在汉溪村。

  崇仁乡分管水利的纪检书记曾福兴介绍,全乡8个建制村,汉溪村等5个村是南平市第1期人饮工程村庄,另3个村为第3期人饮工程村庄,工程去年11月开建,预计今年底可投用。

  在第1期的5个村中,3个村成立用水户协会,由协会征收水费,1个村由各村民小组征收水费,崇仁村则承包给私人运营,由承包者收水费。5个村有4个经常向曾福兴反映人饮工程运转困难,村集体收入压力大,唯一的例外是崇仁村。

  “崇仁村因为是乡政府所在地,人口集中,管道短,地势平坦,管护成本较低,收上来的水费与付出的管护费基本持平。”曾福兴说。

  光泽县水利局副局长张梦飞告诉记者,每年,各村打报告向县水利局申请的人饮工程管护费合计有70万-80万元。“这么多钱我们是拿不出来的,只能希望上级出台补助政策。”

  到底该由谁出钱

  农村人饮工程管护资金问题,是闽北农村面临的普遍难题,

  涉及的各方对此提出了不同的解决办法。

  李文清等村干部们认为,既然国家为解决农村饮水问题而兴建人饮工程,就应当负责到底,不能让人饮工程成为“生下来就没人管的孩子”。在汉溪村,水费经过两次提价,已从0.5元/吨涨到1元/吨,李文清认为,在农村收水费本来就很难,再也不可能提价了,所以管护费用应由上级财政拨款。

  曾福兴则认为,人饮工程管护费用应以村集体收入补贴为主,以征收水费为辅。崇仁村靠征收水费,基本平衡了收支。该村用水户中,政府机关、商铺、学校、卫生院等积极交水费,村民也极少拖欠水费。在此基础上,村集体收入给予补贴,承包人就能盈利,保证人饮工程健康运转。

  南平市水利局农水科科长李俊立指出,人饮工程管护费用的问题在闽北十分严重。但他认为这个问题不应由水利局或国家财政来解决,南平市有1600多个建制村,如果每个村每年约2万元的管护费用都要依靠财政拨款,“这会成为一个无底洞”。他认为,农民首先应

  当形成“花钱用水”的观念,否则既会造成人饮工程的运转困难,也会造成水资源的浪费。

  在闽北很多农村,水费征收十分艰难。李俊立以汉溪村为例进行分析,去年收到水费1.7万元,分摊到每个人头上仅10多元,而水费为1元/吨,按此算,平均每人一年用水量仅10多吨。事实上,人饮工程的建设标准是每人每天用水0.12-0.16吨,汉溪村人饮工程每天满负荷运转,一年下来,平均每人用水在四五十吨。

  据悉,省水利厅去年底开始在南平进行试点,对运转良好的用水户协会进行3万-5万元的一次性补助,全南平市共30个名额,汉溪村去年就获得3万元补助。然而,这笔补助并不是专门用于人饮工程管护的,用水户协会还负担着水库、农田灌溉等水利工程的管护,这些都要花钱。而且全市30个名额,也解决不了1600多个村的“渴”。

  三分建七分管。不管由谁出钱,闽北农村人饮工程都亟待建立权责分明、切实有效的后期管护制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