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浏览灵官峡

2014年04月18日04:0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秦岭多峡谷,甚至可以说,没有众多的秦岭峡谷,便没有秦岭的名动古今。一切似乎都是精心的设计,秦岭是打在华夏中部的一道隔墙,由此,地有南北之分,文有秦楚之别。而所谓墙,从来都不是为了阻断,而是为了穿越。因为被穿越了,反复地穿越,不间断地穿越,墙的存在,才有了意味。

  一道横亘东西的墙,彰显了秦岭无上的存在,一条条沟通南北的峡谷,又为秦岭的存在赋予了无限的意义。在无数的秦岭峡谷中,灵官峡本来是排不上号的,可是,自从杜鹏程的《夜走灵官峡》问世后,灵官峡一跃而为声名远播的峡谷。不是灵官峡本身一夜之间得到了什么神仙点化,便人间天上了,而是人间的文士幸获神仙点化,施展那锦心绣手,让静止于地上的灵官峡以文字的形式飘荡于人们的心神中了。

  文字如风,风是不受边界限制的,天地有多广阔,风便可以走多远;文字如水,水走顺路,亦可冲决拦阻,从而,水行万里,滋养万方。入了文字的灵官峡,便不是静卧西秦岭深处的那条籍籍无名的峡谷了。山川形胜带给文士以灵感,文士以卓越的才情赋予山川形胜以灵气,谁造化了谁,还真说不清。能够说清的是,穿越灵官峡的宝成铁路沟通了秦陇蜀,从而使蜀道之难不再难于上青天,而《夜走灵官峡》为那些在风雪之夜的劳动者们点燃了一堆温暖的篝火。

  灵官峡中,一段废弃的隧道被有心者开辟为游乐设施,而那篇让灵官峡走向远方的名文,被镌刻在灵官峡的岩壁上。明艳的阳光,纷飞的鸟儿,翠绿的山,碧绿的水,鲜红的碑文,熙攘的游人。所谓名山胜水,从来都不是一种纯自然的存在,没有文化元素的加入,山不过是那座山,水不过是那条水。山而已,水而已。大地上,美的山,秀的水,何其多也,公平地说,天下无山不美,无水不秀,而在人们的心中眼中,为何又要给山水评出等级,让一些山水人流滔滔不堪其扰,又让另一些山水门前冷落车马稀呢,原因不外乎:名山胜水必有名人名文为其呐喊张目也。

  无数不堪红尘纷扰的人渴望回到自然状态,但已经被社会化的人是无法真的回归自然状态的。人类是从大自然离家出走的孩子,出走了,便是永远地出走了,出门有路,回家无门,无形之墙,金锁铜关,所谓回归,只不过是回家看看,大多的情形,心里梦里而已。而偶尔的,短暂的亲山亲水,山水之门,从来都是向人们敞开着的。登山望远,张掖胸怀,临水借鉴,濯足沐发,从而有了智者乐山仁者乐水之论。却原来,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无情山水有情人,山水因之用情四方八面。

  我本俗人,俗事缠身,灵官峡只是匆匆浏览;灵官峡亦是繁忙之地,只容得我片刻驻足。流连生执,执则生厌,两相辜负,非山水本义,亦非登临者初衷。匆遽来去,客走主安,见好便收,是为明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