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重庆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山里人“搬”出致富路(图)

2014年06月12日11:5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图为重庆市南川区马堡山的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安置点,一栋栋“小洋楼”一字排开。 张瀚祥 摄
  图为重庆市南川区马堡山的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安置点,一栋栋“小洋楼”一字排开。 张瀚祥 摄

  中新网重庆6月12日电  (张瀚祥)初夏的6月,记者驱车驶出重庆南川城区,蜿蜒穿行于山间,不到半小时,一栋栋白墙青瓦的“小洋楼”出现在眼前,青山碧水脚下绿树环绕,独门独院干净整洁……走进重庆市南川区东城街道高桥村4组马堡山的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安置点,谁能想到,三年前,这里的村民们还住在不通水电的高山深处。

  作为中国西部唯一的直辖市,重庆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及民族地区于一体,渝东南、渝东北的武陵山区、秦巴山区高山林立,渝西的喀斯特地貌也分布较广,恶劣的自然条件、自给自足的生产模式,一直阻碍着山区群众的脱贫致富。数据显示,目前重庆农村贫困人口约为200万,大批贫困户还生活在交通不便的高海拔地区。

  2013年,中共重庆市委、市政府出台了“22件民生实事”,要求在2017年底前“完成50万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有效组织和引导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位于南川区的马堡山安置点便是重庆高山生态扶贫搬迁的一个真实缩影。

  记者来到搬迁户刘孝华的屋前,院子花坛里的三角梅开得正好,刚栽的小葱也探出了头。和这里所有的“移民”一样,刘孝华的新家是一栋一楼一底的楼房,面积有200多平米。走进屋内,主人将毛主席画像张贴在墙的正中,沙发、电视、冰箱等一应俱全。

  刘孝华告诉记者,“搬家(迁)前,一家四口一直住在离这里13公里的肖家沟水库,由于道路不通,平时出山只能靠摩托,小孩、老人到镇里要走上半天的路。房子也很破,一下雨屋里就漏水,生活全靠种的水稻、红薯,活了半辈子都没想过出来闯一闯。”

  “当初听说政府要组织村民搬出大山,大伙都很积极,只是在钱方面又犯了难。”高桥村党支部书记韦美中介绍说,为了让群众“搬得出”,政府大幅提高了专项扶贫搬迁补助标准,并由村委会集中调整土地、修建地基,再由村民按照统一规划自建楼房,减少了村民的经济负担。

  此外,重庆还实施了差异化补助政策,部分区县在落实市级每人8000元补助的基础上,再给予低保户、特困户1000至2000元倾斜补助。同时,国土部门减免了搬迁户的建房土地使用费;扶贫部门也对贫困搬迁户建房和发展产业给予5%的小额贷款贴息,让村民不仅“搬得出”,还能够“稳得住、逐步能致富”。

  从大山里搬出来的刘孝华通过政府政策解决了居住问题,由于没有过多土地,他琢磨起如何“致富”的问题。“现在去镇里、城里都方便了,我就想做点事情,”刘孝华说,城里人对石材需求量大,他就四处联系货源和买家做起生意,一年下来,除去生活开支,还能余下四、五万元。

  中共重庆市南川区委常委、区政府副区长潘晓成表示,将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与产业发展有机结合,才能确保群众过上好日子。他以农业大区的南川为例,南川区将依托金佛山区独特的自然资源,围绕中药材、烤烟、蔬菜、畜禽等,培育搬迁户的支柱产业,加强农户的职业培训,真正斩断“穷根”。

  事实上,重庆高山扶贫搬迁在选址时就将能否培育搬迁户的支柱产业发展作为重要议题。当地大观镇金龙村是远近有名的现代农业示范区,已建成1000亩台湾有机香米、1000亩蓝莓、1000亩蔬菜、5000吨晒刚酱醋等产业基地。村里一位正在地里采摘蓝莓的工人告诉记者,他去年通过高山扶贫搬迁至此,现在合作社里干活,每月都三千多元的收入。

  与贵州接壤、森林和旅游资源较为丰富的綦江区,在带动农民增收方面也有新办法。綦江区石壕镇是一处煤炭采空区,由于危岩垮塌,当地政府在石壕镇选址启动了“香山小镇”高山移民项目建设。石壕镇和贵州相连,都有比较丰富的喀斯特地貌和森林自然资源,适合发展消暑度假旅游。如今,从山里搬迁下来的农户在村里建起了农家乐群,大力发展消暑度假经济,靠大自然吃起了“旅游饭”。

  据悉,重庆市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包含异地扶贫搬迁、专项扶贫搬迁、生态扶贫搬迁和农村危旧房改造等内容,计划2013年启动搬迁20万人,2014年启动搬迁15万人,2015年启动搬迁15万人。到2017年底前全面完成搬迁任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