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IT数码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南美:科学“世界杯”的新势力(图)

2014年06月16日10:5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细数正在科学领域奋起直追的南美诸国

  尽管南美洲许多国家在科学领域还存在很多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该大洲在世界科学中拥有不少亮点。

欧洲南方天文台在智利北部安置了甚大望远镜。图片来源:B. Tafreshi/ESO
欧洲南方天文台在智利北部安置了甚大望远镜。图片来源:B. Tafreshi/ESO

  巴西世界杯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但巴西科学的势头似乎盖过了世界杯,至少从资金上看是这样。政府和企业每年在科学、技术和创新领域的投入约为270亿美元,超过了世界杯150亿美元的支出。

  巴西和南美洲其他国家的科学走过了黑暗的漫长道路。在2000年到2010年期间,阿根廷科学博士的数量增加了近10倍;秘鲁科学家在这一时期发表的论文增加了两倍;大多数国家的科学资金都在不断攀升。

  不过,南美洲的科学要想赶上其他大洲,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许多方面,如投资、专利和教育等,南美洲国家都落后于有着同等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国家。像阿根廷和巴西这样的国家存在着不稳定性,最近的抗议活动反映南美洲很多地区面临社会和经济问题。但在这些担忧之外,它们在世界科学上还存在不少亮点。

  智利:上升趋势

  1982年,Mario Hamuy获得智利的大学学位时,他还是这个国家唯一一个想要成为天文学研究生的人。现在,每年有超过25名智利学生加入这些项目,而Hamuy已成为圣地亚哥天体物理学研究所所长,该研究所拥有95名学生和教员。

  智利在此期间已经成为了世界天文学的主要参与者,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该国高地上所放置的杰出望远镜。“天体物理学家参与到智利的前沿科学中,因为这里的人力资源在增加,而且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干净的天空。”智利宗座天主教大学天文学家Dante Minniti说道。

  虽然2011年智利在科学研究方面的投入仅占其GDP的0.44%,不过该资金处于稳步增长中,从2006年的200万美元到2010年的680万美元。

  智利科学工作的质量也有所改善。在空间科学领域,智利每篇论文的引用量都排名很高,而且一些科学家也取得了重大发现。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Hamuy曾作出重要贡献,其发现有助于测量宇宙的加速膨胀。Minniti则是欧洲空间组织智利北部帕拉纳尔天文台VISTA红外巡天望远镜的负责人之一。

  智利的天空自1964年以来就一直吸引着国际天文望远镜计划。欧洲超大望远镜计划在2020年完成,预计70%的全球大型光学和红外望远镜将会安置于智利。

  相比之下,智利科学家仅获得了这些望远镜10%的观测时间。一些天文学家表示,考虑到智利为运行望远镜的机构所提供的帮助,这些时间太少了。

  “智利为国际联盟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从完全免税到外交状况,是时候让智利以更为积极的方式参与其中了。”智利资助机构CONICYT天文学项目负责人Mnica Rubio表示。

  Rubio称,智利科学家的一致愿望并不仅仅是使用天文台,他们还希望能通过当地的企业和工程师参与建造。Rubio的另一个计划是开发阿塔卡玛天文公园,这是阿塔卡玛毫米/亚毫米阵列周围的一个占地36347公顷的保护区,CONICYT计划通过它吸引来自巴西和美国,或者来自中国、韩国和泰国的望远镜,

  不过许多天文学家对智利的科学管理表示担忧。8个月之前,CONICYT的前任负责人辞职后,该机构一直缺少掌舵人。新总统Michelle Bachelet已经冻结了建立科学部的计划。“现在对智利天文学来说是一个好时机,但保持发展势头需要政府更多的持续支持。”Minniti说道。

  巴西:圣保罗重拳出击

  巴西南部的圣保罗是该国26个州中最富有的,其发表的科学论文数量占巴西科学论文总数的一半以上。其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圣保罗研究基金会(FAPESP),FAPESP是旨在促进研究和教育的国家机构。2013年,该机构投入5.12亿美元的科学资金,超过该地区的许多国家。(在联邦层面上,巴西科技发展委员会2014年的科学、技术与创新预算约为6.5亿美元。)

  FAPESP创建于1960年,其资金得到圣保罗州宪法的保证,规定1%的税收收入须投入该基金会。

  FAPESP 37%的资金投入到从气候变化到粒子物理等多领域的基础研究。约10%用于基础设施,剩下的资金用于应用研究。其总预算近1/3用于医学研究。

  “FAPESP比较突出的一点是在基础科学方面投入相当多。”FAPESP科学主任Carlos Henrique de Brito Cruz表示,“我们相信平衡。”

  最近被获批资金的一个大型项目是长期拉丁美洲毫米阵列射电望远镜,这是巴西和阿根廷的合作项目,将从FAPESP获得1260万美元,巴西科技部也将投入等量资金。FAPESP董事会正在考虑为巨型麦哲伦望远镜投资4000万美元,这将使圣保罗的天文学家得以使用这台将在智利建造的设备。

  “FAPESP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模式,因为圣保罗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直接使用GDP支持研究的几个州之一。”英国皇家学会副主席和外交秘书Martyn Poliakoff说道。

  FAPESP的快速发展已经引起了圣保罗一些科学家的担忧,他们抱怨官僚机构的增加。不过该机构官员称他们正在努力改善其程序。Brito Cruz表示,这都是为实现高质量工作所付诸的努力的一部分,“我们希望获得最好的项目”。

  哥伦比亚:种植中心

  在哥伦比亚西部的Cauca谷中,Petequi农场的牛群悠闲地踩在郁郁葱葱的草地上,这些植物似乎永久地生长在那里,但其实它们是新来者。这是非洲超级草的栽培变种,由不到50公里外的国际热带农业中心(CIAT)里的研究人员培育,它们的营养更为充足,且有更好的耐寒性。

  阿根廷科学、技术与创新部科学顾问、农业经济学家Eduardo Trigo称,由于CIAT与巴西农业研究企业的研究人员之间的合作,整个大洲的热带牧草被彻底改变,“CIAT一直在南美塞拉度生物群系的发展中扮演关键角色”。

  CIAT成立于1967年,是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CGIAR)的首批成员之一。CIAT拥有325名科学家,年度预算为1.144亿美元,由CGIAR基金和其他国际捐助者支持。

  除了在牧草方面的成就,CIAT还关注培育大豆、大米和木薯的改良品种,这些农作物对农村贫困人口的粮食安全至关重要。“这些作物的基因改良已被证明是抗击饥饿和贫困的强大武器。”CIAT总干事Ruben Echeverria表示。

  南美洲大米的约70%以及亚洲木薯的约90%都可以追溯到CIAT的育种计划。“在亚洲,木薯淀粉生产已经达到数十亿美元的规模,为小农户提供着收入。”CIAT政策研究负责人Andy Jarvis称。该中心还帮助南美洲和其他地区的人们增长专业知识。自CIAT成立以来,约1.3万名研究人员接受了培训。Trigo称,其设施还为安第斯地区贫穷国家的植物生理学家的能力改进提供了帮助。(张冬冬)

  作者:张冬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