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乔叶谈创作:用一桶水的准备来倒一杯水

2014年06月18日17:4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人民网北京6月18日电(宋毅)今日下午,“金台悦谈”第二期嘉宾—著名作家乔叶做客本网强国论坛,与网友在线交流。提起最新力作《认罪书》,乔叶说这是写得最辛苦的一次,不仅体现在有意植入的丰厚背景与细节,还有对特殊年代的回望历史题材的把握。

  乔叶说,写作就是用自己的认识去照亮生活,不管是别人的生活还是自己的生活,这一点她越写就体会越深。因为很多事情她没有经历,包括写婚外恋、小三,虚拟地去体验这个东西,然后再表达,要尽量真切地贴着人物表达,在某种意义上都是蛮辛苦的。

  乔叶表示,读者是非常可怕的,民间卧虎藏龙,《认罪书》出来后,马上就有读者跟她指出问题,所以她写的时候胆战心惊,如履薄冰。她说,“我首先要做生活这一块,尤其离我自己远的这一块,比如90年代或者80年代的都蛮远,怎么办?80年代,咱们都经历过那个时代,但是没有用到作品里用到记忆价值,我就要翻阅,光80年代还不行,连五六十年代的都要看,包括涉及到所有的历史年代都要看一下,当时的人们怎么穿衣服的,你不能写这种外行的,说话、买东西的,都要非常的具体,都要做功课,小说虽然是虚构,但是它表达的是一种巨大的真实,而且有非常严密的现实生活逻辑,逻辑要经得起推敲,哪一点出了纰漏之后,读者都不信任你的作品。”

  “认识这块更难,要把所有的思想的东西都要看一看,都要学习,所有思想界的争论,包括七几年的真理标准大讨论,我都看了。可能你作品里没有一句体现的,但是你自己要过这个。你要把这根弦绷出来,不是写出来的才算,先有一桶水准备,然后倒出一杯水,这杯水才经得起挑剔。因为我自己各方面储备不够,所以会更加努力。蛮不客气的一个青年评论家,说你像摩托车的发动机拉一个奔驰的车身。我说,我可能用力过度,如果你让我不用力,让我摩托车拉一个板车,我也不愿意的,我愿意写大于自己的东西,《人民日报》发了一篇我的创作谈,题目叫《笨拙的努力》,可能会很笨,但是我也不愿意游刃有余地重复我自己过去的那种风格和那种题材的东西。”乔叶进一步分享说。

  除此之外,小说里丰富的文化现象,例如河南豫剧、中原小说、当地民俗等,也使读者在一会儿松驰、一会儿紧张的阅读节奏中,收获了很大的乐趣。乔叶表示,“为什么《红楼梦》是清朝时期的人物风情画,还有像巴尔扎克写的,本身都有百科全书的价值。各种趣味性的东西杂融其中,本身也是小说技法,我觉得,一个优秀的小说家,这是基本的职业的素养。”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