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狗肉之争”是一道社会治理考题- 唐 伟(图)

2014年06月23日01:5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唐 伟

“狗肉之争”是一道社会治理考题- 唐 伟
  21日,是广西玉林民间的“夏至荔枝狗肉节”,但受动物保护主义者与吃狗人士多天来的对峙影响,狗肉销量明显下降,涉狗市场及餐馆不得不低调做生意。与此同时,动物保护主义者的一些过激行为也引发了本地人的反感。(据《新京报》6月22日报道)

  玉林狗肉节引发的吃狗与爱狗之争,越来越充满狗血的剧情。比如这边刚曝光“狗贩虐狗敲诈”,那边又抖料属“自导自演”。彼此都在争夺舆论的制高点,并企图通过抹黑对方,为自己争取一个更有利的位置。不过,“狗肉之争”在反复炒作之下,让人有些视觉疲劳,最后引发的是更加情绪化的宣泄。

  你有爱狗的权利,他有吃肉的自由,彼此之间本不矛盾和冲突。然而,一旦权利越界就会形成伤害,爱狗与吃狗之间就会变得不可调和,甚至成为公众心头挥之不去的纠结。社会的进步,需要爱狗式理念成为共识,争取狗权实际也是在争取人权。然而,移风易俗并非朝夕之功,在法律没有禁止不能吃狗肉的情况下,任何“阻止杀狗”的行为都涉嫌违法。

  虽然不能说,此次“狗肉之争”已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不能不说,争论并没有产生共识,而是激发了对立与冲突。网络上的争论也是针锋相对,地域和人身的攻击越发明显。在此情况下,“政府不介入”则明显失位,因为目前的民间自我纠偏能力,还无法实现自我解决。

  在国外,韩国一直面临着“拒吃狗肉”的民间运动,但有一点在于,政府在治理过程中明确了严格的权利边界:你可以动用一切媒体的力量去鼓吹、去劝诫,但不能给狗肉馆的店主打骚扰电话,或动用物理手段阻止他人吃狗肉,否则就会被法办;你可以吃狗肉和卖狗,但不能虐待动物,而且必须符合食品安全的标准。恪守权利边界,才会彼此相安无事。

  问题在于,以道德为名而突破法律底线,让爱狗者的行为无法真正获得支持,而过激的行为,也助涨了社会的暴戾之气,从某种意义上讲,部分爱狗者的举动已背离了其行为的初衷,并植下了群体对立的隐患。确切地说,国内的爱狗人士和公益者,还缺乏必要的维权智慧,自然也就难以起到“一呼百应”的效果。更重要的是,“狗肉之争”是社会治理的一道考题,如何通过一场“狗官司”的争论,让整个社会都能达成共识,对政府的治理能力也是一种挑战。

  狗肉事件是社会进步的一个节点,自然也是公共治理的一次检验。从现象之中看到本质,无论是立法规范,还是舆论引导,抑或明确边界,是到引起公共管理者重视的时候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