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玉林“狗肉节”:争议声中何去何从?(组图)

2014年06月23日06:0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左图:广西玉林,来自四川广元的爱狗人士杜玉凤,在当地活狗交易市场喂等待被贩卖的狗喝水,并不断劝说当地贩狗者放生 。
左图:广西玉林,来自四川广元的爱狗人士杜玉凤,在当地活狗交易市场喂等待被贩卖的狗喝水,并不断劝说当地贩狗者放生 。

上图:等待贩卖的狗。 本报实习生 廖景芝 摄
上图:等待贩卖的狗。 本报实习生 廖景芝 摄

  6月21日,夏至。争议中的玉林“狗肉节”如期举行,集中贩狗的市场熙熙攘攘,“如过年般热闹”。

  “夏至狗,无路走”,这句流传于当地的谚语,在玉林街头,已有了写实的味道,当地群众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品尝狗肉,并就着新鲜的荔枝下酒。

  在“夏至荔枝狗肉节”到来之前,不少爱狗人士自发聚集到此,对屠狗、贩狗、食狗等活动展开一波又一波的谴责和抗议。

  玉林,一个广西东南部的小城,就这样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

  没人能说清楚的 “狗肉节”

  夏至前,记者来到玉林时看到,百诞路路口摆着一只只装着活犬的笼子。汽车发动机声含混着叫卖声和狗叫声。这里是爱狗人士常来购买活犬,进行救助的大市场。

  彼时,处于舆论风暴中心的“狗肉节”已经临近。然而,关于“狗肉节”这一称呼,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没人能说得清它从何而来、因何而盛。“这就是当地的习惯”,是记者听到最多的说法。

  “我家一直都有吃狗肉,这就是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一种习惯。至于是不是有这个节,我也不知道。平时会吃,每年到夏至这天,也会和家人聚在一起吃,我感觉和过中秋节吃月饼一样。”年逾花甲的王伯告诉记者,他在玉林垌口市场里做了近30年的狗肉生意。

  而在官方的公开信息中,并未看到政府主办的身影。早在6月6日,玉林市政府就通过新华社发布了《关于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的几点说明》,其中,称所谓“狗肉节”,“只是个别商家和民间的一种说法”,玉林市各地政府和民间组织都没有举办过任何形式的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的活动。

  不过,政府与“狗肉节”并不能就此撇清关系,至少有利用这一节日在“做文章”。比如,往年这个时间,玉林政府会邀请省里负责旅游、招商等相关部门的官员。而今年“狗肉节”被炒得沸沸扬扬,省市两级政府、邀请方和赴邀方,都对“狗肉节”表现出了“零关联”姿态。

  带着“狗肉节”是否存在的问题,记者找到了玉林师范学院研究桂东南文化的徐一周教授。他说:“目前还没有一篇权威的、可靠的学术文章对"狗肉节"这一说法有明确的探究,没有人能说清楚这个"节"是从何而来,作为一个学者,我也不能明确告诉你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 不让卖狗我怎么生活 ? ”

  20日凌晨5点刚过,三辆满载着狗的摩托车陆续在玉林市二环路川江坝附近的平地上停了下来。当地人介绍,这里是一个附近村民集中贩狗的聚集地。

  空地上早已聚集了近50辆摩托车和小汽车,每辆车上都会有一到两个笼子,笼里挤满了等待被贩卖的活狗。因为笼内空间有限,为了不让狗与狗相互挤压致死,贩狗人时不时会用一根手臂般粗的长木棍搅动笼内的狗。

  记者赶到现场时,部分爱狗人士正劝说贩狗人放生这些活狗,甚至有人含泪喂笼中的狗喝水,并声讨贩狗人的残忍。“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来阻止了”,贩狗的人似乎对此已见怪不怪,他们多是来自附近的村民,“狗是自家养的,是"菜狗"。

  “他们热爱小动物我可以理解,但是我就是靠卖狗为生,不让卖狗我怎么生活?”现场一位贩狗的老伯激动地说,今年70岁的他是本地农民,赶早的缘故,瞪直的双眼里布满血丝。在爱狗人士没有涉足玉林时,老伯靠着贩狗维持生计,如今因为来自外界的舆论压力,贩狗生意一年比一年难做。

  面对爱狗人士的谴责和阻止,更多的贩狗者选择沉默。等到此地生意实在做不下去,他们便利落地收起狗笼子,换到别处继续售卖。

  在垌口市场—玉林市区内较为集中的狗肉售卖点,见到说着不是本地方言的人,档口售卖狗肉的摊主明显流露出警惕和愤怒的神情。一位摊主大姐向记者抱怨,“为什么他们(爱狗人士)要把想法强加给我们?玉林吃狗肉就和其他人吃猪肉鸡肉一样,我们吃狗肉的习惯为什么就不被尊重?”从前临近夏至,这位大姐一天可以卖出10只左右的肉狗,而如今一天销售量只有三四只。

  尽管爱狗人士声势浩大的护狗行动让狗肉交易受到影响,但是当地的狗肉生意依旧火爆。“玉林第一家脆皮肉餐馆”(原名“玉林第一家脆皮狗肉餐馆”)是玉林江滨路上的老牌经营狗肉生意的饭馆。最近每天傍晚六时不到,不少食客们就开始围着狗肉火锅,推杯换盏,划拳猜码。

  餐馆老板陈先生对“反对声音”明显不以为意:“玉林人平时就吃狗肉,习惯了,即使到夏至生意波动也不大,不过反倒是这两年从外地慕名前来的食客越来越多。”

  "狗肉节"存在一天,就会抗争一天”

  2010年,玉林“狗肉节”被国内一些动物保护的公益组织知晓,从那开始,质疑与抗议就再未断过。

  2011年和2012年,若干公益组织自发组成了抵制者,开始到玉林狗肉档抵制。2013夏至当天,一名爱狗人士前往玉林,在堆满狗肉的桌子前下跪,“向狗谢罪”。很快,这张图片引发网络热议。2014年,爱狗人士乃至明星更是从五月初开始在微博、微信等各大社交网络开始了谴责和抗议活动。临近夏至,来自全国各地近30个团体组织更是聚集玉林,开展阻止屠狗、贩狗、食狗的活动。

  如今走在玉林的街上,不少出售狗肉馆子招牌上都会把“狗”用颜料涂掉或者用纸张遮盖起来;在垌口市场,22家售卖狗肉的档口无一例外都是以块状的形式出售狗肉、而非整只出售;且有17家经营狗肉的餐馆迫于压力主动停止经营狗肉,另有4家违法经营狗肉的餐馆在政府整治中被依法取缔。

  “这是一种阶段性的胜利”,来自四川省广元市博爱动物保护中心的杜玉凤女士对此表示,“我们不能立刻改变玉林人这种习惯,但只要"狗肉节"存在一天,我们就会抗争一天。”

  与此同时,爱狗人士们也在关注档口公开售卖的狗肉,都是什么类型的狗?是否符合安全卫生的标准? “现在"狗肉节"上的狗有多少是经过正规注射疫苗、可以让人放心使用的?” 杜玉凤充满疑问。

  玉林市食品药品安全监督局负责人告诉记者,涉及狗种来源、病毒检疫、食品安全等问题,当地正在协同有关部门,商议对策,而且目前玉林市并没有接到一例由于食用狗肉引起毒发的案件。“政府若要完全禁止或取缔没有什么法律依据,并涉及至少数百万人的日常生活习惯,肯定需要较长的时间慢慢引导。”该负责人认为。

  记者走访发现,玉林当地市民并不关心狗肉的“来源”问题。多名食客称,在玉林这么多年,吃狗肉都没出现过问题,用不着担心。问题在于,狗肉并不是我国流行的食用肉类,迄今为止,国家没有出台强制屠宰狗的标准。

  没有标准,没有禁令,爱狗人士质疑屠宰方式便失去了最重要的法律基础。面对立法的空白,徐一周教授建议,“目前保护动物应从教育方面入手,让潜移默化的思想去改变人们的行动。”

  即便如此,在“狗肉节”当日,从早到晚,爱狗人士的行动都没有间断。激烈对峙的舌战让这座城市异常喧闹:贩狗者视饲养的犬类为可食用类,并且与鸡鸭鱼肉等同;而爱狗人士则将贩狗者定义为无视动物情感的“屠夫”。

  可是,谁也说服不了对方,甚至上演冲突一幕。“狗肉节”在反反复复的争执中何去何从,则要等到下一个夏至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