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浸透浓厚的人文底蕴 开拓和谐的花鸟精神(组图)

2014年06月24日07:5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文/应稼昌 倪洁
刁斯为作品《华而实》
浸透浓厚的人文底蕴 开拓和谐的花鸟精神
浸透浓厚的人文底蕴 开拓和谐的花鸟精神
刁斯为作品《华而实》
画家刁斯为与廖静文先生合影
画家刁斯为与廖静文先生合影
廖静文题《花鸟精神》
廖静文题《花鸟精神》
刁斯为大写意作品
刁斯为大写意作品
刁斯为写生创作的作品
刁斯为写生创作的作品
刁斯为写生创作的作品
刁斯为写生创作的作品
刁斯为作品《六月花神》
刁斯为作品《六月花神》
刁斯为作品《和谐世界》
刁斯为作品《和谐世界》
刁斯为与徐培晨教授合作的作品《蝶恋花》
刁斯为与徐培晨教授合作的作品《蝶恋花》
刁斯为作品《素房含露》

  刁斯为作品《素房含露》

  今年是马年,中国现代美术之父、徐悲鸿大师的夫人廖静文先生为徐培晨教授题写了“培晨精神”,肯定了徐教授为中国花鸟画所作出的贡献。近日,廖先生又为江苏花鸟画家刁斯为女士题写了“花鸟精神”,以此勉励她对花鸟画艺术的追求。

  “花鸟精神”是人文精神与自然科学相结合的绘画艺术。当代江苏花鸟画坛,从南派工笔画大师陈之佛始,有陈大羽、喻继高、徐培晨等,他们在花鸟画领域中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彰显了各自的艺术魅力。当下,女画家刁斯为以“荷”为题材,其笔下的艺术再现了“花鸟精神”,并沁溢出和谐的诗意。

  刁斯为,现为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徐培晨艺术馆名誉馆长。她从1968年插队到1978年回城,其间从事了美术设计工作,开始涉足花鸟画的研究。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画家刁斯为女士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老师徐培晨先生结为了连理,使她有更多的机会与艺术接触。现在丈夫已是博士生导师,大名鼎鼎的画家了,儿子徐声已经从中央美院博士生毕业,在中国美术杂志任编辑,辛勤的耕耘让她感到无比的欣慰,她认为家庭的和美是离不开付出的。徐声在有篇文章中写道:“《柳浪荷风图》由我的父母合作,画面下部母亲以工笔绘荷花,雅致清新,可谓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画面上部家父绘柳枝与嬉戏的白猴,“雨后春波柳浪香,布帆归缓怕斜阳”。该作一是柳枝、白猴的“动”与荷花“静”的对比;二是上半部分“写”与下半部分“工”的对比,加之画家采用了画面上看不见摸不着却实际存在的“风”这一元素,柳条摆动,荷香四溢。这种配景的结合方式,也是一种创新。母亲多年来为家庭付出极多,各个艺术馆的捐赠作品,均属夫妻共同所有,若没有她的支持,任何一个艺术馆都是不可能建立的。近年来母亲画工笔花鸟亦多有佳作,韵致甚高。”

  是啊!人生就是要相互理解,携手共进。

  花鸟画是中国画的一个画科,除了本意花卉和禽鸟之外,还包括了畜兽、虫鱼等动物,以及树木、蔬果等植物。六朝的顾恺之曾有花鸟作品《凫雀图》,唐代时花鸟画已独立成科,而五代以徐熙、黄筌为代表的两大流派,确立了花鸟画发展史上的两种不同风格类型,“黄筌富贵,徐熙野逸”,黄筌的富贵不仅表现对象的珍奇,在画法上工细,设色浓丽,显出富贵之气,徐熙则开创“没骨”画法,落墨为格,杂彩敷之,略施丹粉而神气迥出。画家刁斯为研究“黄筌富贵”与陈之佛的艺术,也研究“徐熙野逸”与徐培晨的艺术,从中悟出了许多艺术的哲理。她与徐培晨教授合作的作品《蝶恋花》中,让我们看到工写结合的佳作,她的工笔荷与蝶,徐培晨教授大写意的猴与石,一工一写,一收一放,细致粗犷,相得益彰。画面猴观蝶,蝶采花,红花配绿叶,是一幅妙合自然之理的和谐画卷。

  在江南,农历6月24日为观莲节,称为荷花生日,届时人们成群结队,兴高采烈地观赏荷花,荷花因而又有“六月花神”的雅号。画家刁斯为的作品《六月花神》赞美了荷花的品格:“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可以南宋画院吴炳《出水芙蓉》相媲美,生动刻画了荷花清新脱俗的优雅气质。

  南宋是中国花鸟画发展史上一个高峰。此后,明代徐渭的淋漓畅快,清代石涛、恽寿平、朱耷(八大山人)和扬州八怪等都在花鸟画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任伯年使得花鸟画在清末出现了一次小的高潮。在现代画坛,吴昌硕、齐白石等大师的出现,亦独成高峰。而徐悲鸿的马,潘天寿的雁荡山花,李可染的牛,李苦禅的鹰,陈之佛的工笔重彩花卉,均以造型与笔墨的独特占据了各自应有的地位。历代大家的艺术让画家刁斯为大开眼界,近年来她在研究工笔花鸟画的同时,又开始研究写意花鸟画,诸如其大写意作品《墨荷》等。她平时开车送徐培晨教授去南师大上课时,就在徐教授的工作室内勤练大写意花鸟画,慢慢地她对中国的花鸟画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荷花是中国十大名花之一,品种资源丰富,达200个以上,有单瓣粉莲、单瓣红莲、复瓣粉莲、红台莲、千瓣莲等。艺术生命来自生活,画家刁斯为笔下的荷花、菊花、玉兰等都是其走向大自然所得,她去西双版纳、瑞丽、大理、湘西、海南等地采集创作素材,南京的莫愁湖、古林公园和石头城附近都留下她写生的足迹,在画册和台历中也可感悟到她那丰富多彩的创作源泉。

  中国花鸟画浸透着浓厚的人文底蕴,在其发展过程中,中国的人文哲学为它提供了丰沛的精神食粮。画家刁斯为正是把中国人文哲学与生活中的创作源泉合二为一,也就是用“天人合一”的思想,使其作品成为鲜活又富有感染力的艺术。作品《素房含露》就是这类题材的代表,她通过写生,把荷花、荷叶、蝴蝶、浮萍进行艺术性的再组合,使之画面有人文思想,如清石涛的《荷花》诗:“荷叶五寸荷花娇,贴波不碍画船摇;相到薰风四五月,也能遮却美人腰。”从中可体悟出“花鸟精神”的艺术真谛。

  近代国画大师张大千先生是个“荷痴”,他的荷花作品不胜枚举,他自己常说:“赏荷、画荷,一辈子都不会厌倦!”张大千在花卉画中以荷花画居多。他之所以喜爱画荷花,除其他原因外,他认为“中国画重在笔墨,而画荷是用笔用墨的基本功。”并且还认为画荷与书法有着密切关系。故此,张大千画荷的作品不但年年有,而且不断推出新意,形成驰名中外的“大千荷”。画家刁斯为选荷而画荷,是因为她对荷花的认知,她知道从古至今画荷大家辈出,张大千、潘天寿都是佼佼者,他们把荷花的美感加以升华,赋予了荷花全新的美感魅力。所以,刁斯为画荷作品吸收了多方面的艺术元素,很多荷花作品使人在清新、明净中体会审美的愉悦。

  画家刁斯为认为,中国画的艺术魅力以及对“神、意、气韵”的崇尚,决定了中国画独特的审美观,这就是中国画的本质所在。从历代留下来的绘画作品中,可以看出中国绘画一开始走的就是对自然“摹仿”与“表现”之间的中和美学之路,重“神”而轻“形”是它的基本脉络,而花鸟画在这方面显得尤为突出。她的作品从写生到创作,就是一次艺术的蜕变,她的作品《和谐世界》就说明了重“神”、重“精神”的法则。

  北宋苏轼曰:“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自古以来,众多的文人墨客,都喜好将万缕思绪挥洒于笔端画上,这样就逐渐形成了中国画以书为骨、以诗为魂的独特风格。特别是在宋元、明清时期,写意花鸟画发展开来,使得诗画结合的形式尤为盛行,写意是通过画家本身对自然和人生的感悟而在画中对诗意美的追求,这使得花鸟画在诗画结合中进一步发展了中国诗歌和绘画的现实主义传统。无论画家刁斯为的工笔画或写意画,都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艺术。

  诗画同卷,其意相投,这个“意”字可理解为意念、意蕴、意境、精神等,它是我国传统美学的一个重要范畴,是构成艺术美的不可缺少的因素。通过品赏画家刁斯为的作品,可以更加直观地了解画者的意图、画面的主题,同时,这些带有深刻寓意的诗句,也成为了直接传达其思想、意念的重要手段。画家刁斯为笔下的“花鸟精神”浸透了浓厚的人文底蕴,其笔下开拓的和谐之道在江苏画坛一显“别样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