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社区戒毒(康复)中心为吸毒者搭建救赎路(组图)

2014年06月26日05:1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有较稳定职业者64人41% 大中专以上文化程度者23人15%31% 沈阳本地户籍涉毒犯罪49人
  有较稳定职业者64人41% 大中专以上文化程度者23人15%31% 沈阳本地户籍涉毒犯罪49人

制图 张创


制图 张创

  6·26国际禁毒日特别策划

  毒品不能沾!一朝吸毒,终生戒毒。戒毒人员戒断难、巩固难、管理控制难、融入社会更难。

  可家人没有放弃,社会也没有放弃,一条戒毒者自我救赎回归之路在社区已经搭建而起……6月25日,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来到皇姑区辽河金融商贸开发区铁路东社区戒毒(康复)中心,探访了这条专门为戒毒者搭建的自我救赎回归之路。

  父母女友不离弃

  让他下决心戒毒

  因父母经商没有时间管自己,不爱工作的张强(化名)整天无所事事,总和社会一些不良青年混在一起。一次朋友聚会时,有人拿出了冰毒让他尝尝,张强推托了几下后就不再坚持了。

  张强说,那个圈子都认为吸毒是一种时尚,人家都吸了,你要是不吸就会被当成另类。另外,他们都说吸毒感觉特别好,特别兴奋,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一好奇也就跟着吸了。

  今天你有就请大家一起吸,明天我有就请大家一起玩。吸毒是一种高消费,张强一没钱就向父母索要,最初一二百元,后来变成千八百元。每次母亲问起要钱干啥,张强会说买衣服或买礼物。

  短短5年间,张强便挥霍了三四十万家财。一次,张强容留他人吸毒,还没来得及自己吸,便被警方查获了。由于张强没被检查出吸毒,所以只是落了个罚款处罚。从此后,毒品的诱惑更加让张强不能自拔。

  没过多久,张强便因吸毒被抓了现行,被行政拘留了15天,可父母却没有注意到。母亲说,他吸毒,我们一点都不知道。他经常在外踢球,有时好几天都不回来,所以我们也没在意。直到他被强制戒毒两年,我们才知道他吸毒。

  强制戒毒期间,父母时常前来探望和鼓励张强,女友也没有弃他而去。母亲说,儿媳妇那时还只是儿子的女友,她就怕她离去了,儿子从此也就没有信心了,所以一直在外面等着他回来。同时,管教悉心的照顾和教育,让张强意识到了毒品的危害,也让他下了戒除毒瘾的决心。

  难忍被另眼相看

  他复吸后“二进宫”

  40岁的吴明(化名)告诉记者:“其实,我一直都没有打消过戒毒的决心,不知道发过多少永远都不吸的誓言,可一从戒毒所出去后,就又禁不住毒友的劝说,鬼使神差地又吸上了。”

  吴明是皇姑区的一名“瘾君子”,曾因吸毒两次被送进沈阳强制戒毒所进行强制戒毒。第一次强制戒毒归来后,吴明面临着回归正常生活的种种困难。

  吴明说,第一次戒毒回来,因为身份特殊,每次找工作,用人单位一打开身份证信息,就知晓了我过去的“历史”。好一点的、客气一点的会说研究研究,让我回家等,遇到不客气的,直接说不需要像我这样的人。找工作四处碰壁,周围人“另眼相看”,都给吴明的生活带来了压力。吴明说,我也不想复吸,可我没有别的出路可走。走上社会,别人就像看怪物一样看自己,让他感觉特别不舒服。

  吴明说,那时候,只有家人和毒友才能容纳自己。社会的排斥和冷漠,让他走投无路,一天无所事事,只好天天跟毒友们混在一起。

  沈阳市强制戒毒所教导员张新宇说,我们最不愿看到的就是这些“回头客”,我们能帮助他们戒除生理上的毒瘾,但他们一旦回到原来的环境,绝大多数人都会复吸。

  吴明出去不到一年,便又被警方抓获。6月24日,在沈阳市强制戒毒所,吴明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大家都能用平常心态看待我们。我也有家,我也有爱,我也需要大家的宽容。我再也不想走上复吸这条路,你们的态度就是我们改过自新的动力。

  社区戒毒3大招:尿检、话疗、找营生

  沈阳市强制戒毒所管教王舒说,戒毒生理好除,但心理难去。戒毒者出去后,最好远离原来的圈子,社会也要多给予他们一些关爱和照顾,要多照顾他们的感受,给予他们一定的尊重。另外,一定要让他们忙起来,没时间去想毒品这些东西。

  面对居高不下的复吸率,怎样延长戒毒人员的操守期、降低复吸率,使其戒毒的决心从“被动”变为“主动”?沈阳警方开始了探索,并开设了5家集戒毒康复、心理矫治、习艺劳动于一体的综合性社区戒毒(康复)中心,进行有益的尝试。这些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可以对戒毒人员进行有效的监督、约束和帮扶,使他们能够尽快地适应远离毒品的生活,重新融入社会。中心每月会进行两次尿检,以此了解戒毒人员的戒毒成效,如果发现有人复吸,会将其重新送往戒毒所进行强制戒毒。

  张强非常幸运,强制戒毒后,在社区戒毒(康复)中心的帮助下,他再也没回头。

  当张强走出戒毒所时,皇姑警方已经守在了门口,将他带到了皇姑区辽河金融商贸开发区铁路东社区戒毒(康复)中心。

  张强说,社区戒毒(康复)中心有事没事总找自己谈谈心、聊聊天,像家人一样关爱自己。有一次,张强没能禁住原来毒友的劝说,就在他和毒友外出准备吸毒的途中,恰巧遇上了帮扶的民警。民警一看不对劲儿,及时将张强拉了回来。

  为让张强事后能有事做,社区戒毒(康复)中心给张强安排参加了家电维修学习。经过短时间的戒毒康复,张强放下了抵触情绪,自觉地接受戒毒康复。每月两次尿检,张强都会准时前来。

  来自社会各界的关爱,让张强不再孤单寂寞,生活也有了希望和奔头。张强说,等学习好了,自己准备开家家电维修店。

  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佩军表示,将在全市进一步加大推进社区(康复)工作,使社区戒毒、社区康复执行率达到90%。

  本版稿件由

  沈阳晚报、沈阳网主任记者 王立军 采写

  痛心 未成年人吸毒会拉拢他人

  经过调研,未成年人涉毒呈现上升趋势,所占比重进一步加大。2013年1月至2014年6月,该院共审结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件27件34人,分别占毒品犯罪案件的6.2%、7.1%,占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10.94%、12.1%。

  社会环境复杂、未成年人涉世不深、家庭关爱匮乏、校园管理缺失、法律意识淡薄成为未成年人涉毒的产生原因。法院调研发现未成年人毒品犯罪令人痛心,一是范围扩展面广。未成年人吸毒后,往往将周围年龄相仿的同学、朋友等带入共同吸毒,随后发生容留他人吸食毒品和贩卖毒品等犯罪。二是未成年人易被社会人员利用,充当贩卖毒品犯罪的联络员。

  关注 涉毒犯罪由城区向郊区转移

  由于大宗毒品案件增多,被告人不认罪比例随之大增。被告人往往以免费给被害人毒品、没有故意贩卖作为抗辩理由。

  此外,涉毒犯罪地点出现向郊区转移的趋势。为避开在公安重点打击区域内进行交易,毒品交易地点逐渐向郊区县延伸,交易场所逐渐向歌舞厅、影院、餐厅、商场、超市、公交站等人群密集且易于逃窜的公共场所转移。

  涉毒犯罪人群有变化

  6月25日,沈河区人民法院对去年所审结的涉毒案件调研发现,涉毒犯罪主体已向有较稳定职业人群转移;涉毒犯罪地点也出现了由市区向郊区转移的趋势。

  去年,法院审结的156名被告人中,有正当职业者比例攀高。

  从案件数量上看

  毒品犯罪案呈逐年下降趋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