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美甲店蜜蜡脱毛:三无产品都敢用(图)

2014年06月26日06:5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美甲店内蜜蜡脱毛卫生状况堪忧 /晨报记者 肖允
美甲店内蜜蜡脱毛卫生状况堪忧 /晨报记者 肖允

  晨报记者 王亦菲

  夏天,爱美女生迫不及待换上清凉装,不少体毛多的女生开始忙活起来,脱毛刀、脱毛膏、脱毛蜜蜡一样都不少,其中蜜蜡脱毛因便捷快速而受追捧。近日,记者走访、体验发现,部分蜜蜡脱毛项目开设在美甲店内部,操作基本不采取消毒措施,脱毛也不使用专业蜜蜡纸,而是用旧杂志内页。

  [案例]

  脱毛致红肿一周才消退

  房小姐是上海某高校大四学生,今年7月即将踏上工作岗位。天生毛发浓密的小房想在酷暑前脱去腿毛,穿着漂亮的短裙去单位报到。在室友推荐下,她找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美甲店,不足5平方米的小店不仅提供美甲服务,还能种睫毛、蜜蜡脱毛。

  小房说,当时美甲店一名女员工在她腿部涂上黄色半固体状物体,再用无纺布覆盖后撕去,整个过程大约20分钟,“撕扯的时候比较痛,然后腿就红了。”该员工表示,暂时红肿是正常现象,几个小时后就会消退。不料第二天,红肿非但没消,还阵阵发痒,“用手抓了抓,毛孔竟然一粒粒凸起来。”

  一周过去了红肿才褪去,但腿部留下难看的红色印记。“我去找那家店,没想到居然关门了!”小房只能自认倒霉,“本来觉得小店价格便宜,没想到惹来不小的麻烦。”

  [行家指点]

  破皮处不要做蜜蜡脱毛

  某知名进口化妆品品牌的蜜蜡脱毛服务技师表示,他们对脱毛使用的蜜蜡和工具都有严格要求。由于人体皮肤不同部位角质层厚度不同,敏感程度也不同,所以需要区别对待。面部脱毛用珍珠蜡,肢体脱毛用海洋蜡。在脱毛前,会详细询问消费者是否有过敏史、是否服用过大量维生素。“吃过维生素皮肤会比较容易破损。”整个脱毛过程中,使用的抹棒、刷子等工具都是一次性的。脱毛纸也是经过消毒的专业蜜蜡纸。

  新华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干皆诚教授介绍,做蜜蜡脱毛后相关部位出现红肿、过敏现象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产品有问题,一些小店使用的产品不正规,蜜蜡配方中化学物质容易导致皮肤过敏。二是脱毛过程中使用的工具不卫生,也不进行消毒,如果皮肤有破损,就容易感染。

  不过,干教授认为,是否过敏和消费者个体差异也有关。在接受此项服务前,一般正规店铺的工作人员都会询问消费者是否有过敏史;其次做完蜜蜡脱毛后有诸多注意事项,如不要洗热水澡、蒸桑拿,避免身体出汗,以免导致皮肤感染等。干教授提醒,皮肤有破损时不适合做蜜蜡脱毛,容易导致毛囊发炎。

  上海某女子医院激光光子美容科朱桂英医生建议,激光脱毛是目前较好的一种选择,“激光脱毛是利用光波将毛囊中的黑色素去掉,不破坏汗腺,也不会影响出汗。”

  [记者体验]

  旧指甲锉涂抹蜜蜡,彩色杂志内页粘毛

  记者来到位于人民广场上海1930风情街的一家美甲店,门店广告板并没注明有蜜蜡脱毛项目,其价目单上也找不到类似服务。

  “你们有蜜蜡脱毛吗?”记者上前咨询。“有的,脱手臂毛180元。”一名扎着马尾辫的女店员小华出来招呼。在她的引导下,记者来到店铺二楼。“你等下,我去打水。”约5分钟后,小华拿着一个绿色塑料盆返回,没有经过任何消毒便倒进温水,抽出几张面巾纸丢进盆内沾湿,在记者手臂上来回擦拭,“你先敷一下,一会脱毛更容易。”

  随后,她将一瓶塑料罐直接放进盆里。“这蜜蜡什么牌子的?不会过敏吧。”记者试探。“都是美容院用的,我们用到现在,一天好多客人呢,从没出现过敏,放心。”记者拿起透明罐体,里面装着黄色蜡状物。罐体上,没有任何厂家名称和生产日期,仅写着“国色天香脱毛冻蜡”。在网上,一罐600克的该品牌蜜蜡售价约为二三十元,外包装上标明产地是广州。

  两三分钟后,瓶内黄色固体微微软化,小华拿起一把指甲锉,从黄色罐体内刮出一点胶体,涂抹在记者手臂上。“这不是修指甲的锉刀吗,怎么用来涂蜜蜡?”锉刀有明显的使用、磨损痕迹。“这是旧的,现在暑假做美甲的学生多,基本上几天就有一把旧的要淘汰,正好废物利用。”小华说,用指甲锉是他们“发明”的,“蜜蜡罐配的塑料棒不好用,这个涂起来方便、均匀。”

  脱毛中,记者明显感觉,蜜蜡涂抹起来不够顺滑,时不时结成一团,有些还夹有黑色杂质,小华费力地用锉刀顺着毛发刮匀。蜜蜡涂完,小华掏出一本彩印杂志,撕下四五张内页,对折后撕成长方形,贴在刚涂完蜜蜡的手臂上。

  “这个比无纺布好用,撕起来顺畅。”说着,小华轻拍两下手臂,一下子撕扯下已和蜜蜡粘在一起的纸张。一阵拉扯痛感,纸张上多了不少细黑的毛发。与此同时,记者手臂一下子变红,部分毛孔凸起。仔细一看,还有不少细碎、扯断的毛发。整个过程,小华没有佩戴任何口罩、手套。结束后,小华将塑料盆内水倒去,盆随意搁在地上。

  脱毛结束1小时内,记者手臂依然有明显红点,还伴有不明显刺痛。

  冻蜡是三无产品,同一部位脱毛四次才成功

  前天晚上6点,记者来到闸北区延长路一家美甲店。记者询问可否蜜蜡脱毛,40岁左右的女店主迎了上来,“有啊,要脱什么部位?”“手臂上部。”“80元。”

  商量好价格后,记者走进店铺后堂隔间,5平方米左右的地方除了衣架和一张小床,只摆得下一辆手推车。女店员示意记者躺下,随后端来一个小盆,里面有清水,然后用无纺布沾水给记者擦拭手臂,随即把无纺布扔回盆里,连盆一起放在手推车上。接着拿出一瓶亮黄色固状物,用塑料勺刮出一块固状物,准备往记者手臂上涂抹。“这是蜜蜡吗?不用加热就直接涂?”“就是这样直接涂的。”记者看到,黄色塑料瓶上仅写了“美体脱毛冻蜡”6个字,无任何生产日期或厂家名称。

  涂抹过程中,黄色蜜蜡十分干硬,也不均匀。女店员这边涂,店主在隔壁撕了一打长方形的彩色杂志纸。“等会涂好的地方给她贴上。”店主示意女店员。“相信我们,用这种纸才能撕下毛发。”

  店员将纸贴在记者手臂上,拍打了几下,撕扯时记者感到一阵刺痛,撕下来的纸张上确有部分毛发,但也留了一些零碎的纸屑黏在手臂上。也许是技术不娴熟,女店员在记者手臂同一个部位反复涂抹蜜蜡、撕扯四次都没有脱干净。记者提出非常疼后,女店主亲自上阵。

  脱毛完成后,记者发现右臂还是有很多小红点。女店主说:“不用担心,过几个小时就会消掉。明天肯定没事。”3个小时后,红点褪去,但是留下了几个红包依旧没消。

  蜜蜡滚珠不消毒直接涂抹,还粘着别人毛发

  记者随后又来到位于浙江中路百米香榭二楼的一家美甲店。同样,门口没有任何招牌和文字说明蜜蜡脱毛服务,但走进门内,蜜蜡正在机器上加热。在已经变灰的白墙上,贴着广告“法国爱得干净蜜蜡脱毛”。“我们是进口产品,不会过敏。”相比前两家,这家显得稍许正规些。“我们使用的是加热蜜蜡,更加顺滑,不像冻蜡,脱不干净的。”操作中,店员使用了一次性无纺布,而非杂志内页。“冻蜡不好,不用硬纸脱不下来,我们这里不会。”

  不过,记者注意到,店铺的卫生状况还是不容乐观。蜜蜡加热机随意摆放在操作台上,不慎倒出的蜜蜡就滴在外壳上,凝固后结成一团。加热完毕后,店员拿起蜜蜡,直接通过自带的滚珠涂抹在记者手臂上,上面似乎还粘着上一个客人的毛发。“你们都直接涂的,不消毒吗?”“都是这样的。”

  加热机旁边,五六个蜜蜡罐露天摆放,毫无遮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