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白岩松谈吃狗肉之争:谈判双方妥协才能双赢

2014年06月30日13:5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从6月中旬一直到6月21日“夏至”这一天,广西玉林一直在风口浪尖上,原因是广西玉林有“夏至吃荔枝、狗肉”的一种习俗。也不知因何,这一天被称为“玉林狗肉节”,其实无论政府,还是社会组织都没有举办过这样一个节日,但还是被叫开了。于是,近几年,尤其是今年,一些爱狗人士与动物保护人士早早来到广西玉林,抵制所谓的“玉林狗肉节”,反对玉林人吃狗肉;而另一方面,玉林人认为这是自己的习俗,你为什么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来说我呢?于是针尖对麦芒,你来我往,再加上全国网友站队一般地加入不同阵营,这场大战就打了起来,被称为这个6月仅次于世界杯的第二大赛事热点。现在,距离6月21日已过去一周,冷静下来,我们该思考一些什么?《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舌尖上的战争”。

  短片一

  现场:字幕:2014年6月21日 玉林市大市场

  解说:6月21日,夏至,也就是被很多人称为“玉林狗肉节”的正日子。一大早,当地最大的活犬交易市场玉林大市场就热闹起来,这一天到这儿来选购狗肉过节的人数不亚于过年。而来自全国各地的爱狗人士也一大早就赶来了。

  同期:杨晓芸 爱狗人士:咱买一个就少宰一个

  解说:来自天津的杨晓芸当天从狗贩手中买了十多条狗,用笼子装在自己带来的车上。

  同期:爱狗人士 杨晓芸:我们是一万八昨天买了几十只狗

  解说:就在杨晓芸和爱狗人士买狗的过程中,周围的人一直对他们起哄。更有一位玉林市民站在她的狗笼上举着抗议书,谴责那些对狗肉店老板进行短信和电话恐吓的爱狗人士。在距这里只有三、四分钟车程的垌口菜市场,是玉林最大的狗肉批发地,今天这里的摊位是平时的五倍。

  字幕:2014年6月21日 玉林市垌口菜市场

  同期:商贩:过去老年人说(夏至到了)有钱就弄只狗 没钱荔枝就酒

  解说:垌口菜市场同样是生意火爆,据说这一天的狗肉的价格涨到了每斤二十五元,达到了历史新高。当地市民表示,不可能因为爱狗人士的抗议而放弃自己的吃狗习俗。在市场外,一些“抗议爱狗人士来玉林”的市民得到了大家的支持。

  同期:玉林市民:正常的经营 你不能去阻碍人家 不能去踢人家 而且不能人格上去污蔑别人 来骂别人

  同期:玉林市民:在合法范围内 我们没意见 总之 我们玉林人不违法

  解说:在遭遇了一个多月的抗议后,玉林人依然坚持着自己的习俗夏至日吃狗肉。自从2010年“玉林狗肉节”被一些动物保护的公益组织知道以来,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有爱狗人士前来抵制。而今年则是历年来抵制规模最大的一次。

  同期:周圣婴 爱狗人士:希望呼吁大家禁食伴侣动物 然后能更好地保护它们 给它们一片生存的空间

  解说:来自山西的周圣婴夫妇就是众多志愿者中的两位,6月20日中午,虽然烈日当头但他们依然在玉林江滨路一家狗肉餐馆前举牌抗议吃狗肉行为。面对一拨又一拨像周圣婴夫妇这样的抗议行为,玉林多数市民表示不理解。

  同期:玉林市民:不理解,那是多余,人家吃的又不是宠物狗是吧

  同期:商贩:浪费时间 有这个时间去多找几分钱养自己,白站 说白了,别人想吃就吃 不想吃就不吃呗 对不对

  解说:在玉林人的眼中,吃狗肉和牛羊没什么区别,而在爱狗人士看来,狗是朋友,吃狗杀狗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来到玉林后,这些爱狗人士从发传单,打横幅、举牌抗议,去市场为狗进行“超度”,到快闪、冲进屠宰场里救狗、电话威胁狗肉店主,开展了一轮强过一轮的攻势。

  同期:爱狗人士:也许是太鲁莽,也许是太气愤。实际上,这也是一种维权。我们志愿者也是维权。

  解说:急于取消“狗肉节”的爱狗人士,和玉林民众之间的认识差距显然不是一点半点。更让爱狗人士感到无奈的是,每一次和当地人的接触,几乎都变成了一场街头辩论。

  同期:爱狗人士:让人家来看到这个玉林的人 是善良的 而且不是那么残忍血腥地对待动物

  同期:玉林市民:我跟你说 不论玉林的狗不卫生也好 不健康也好 应该是由公安 卫生 质检局来管理 你们是越权管理了

  解说:今年对“玉林狗肉节”的抵制无论从关注度还是影响来说,都是历年最大的。然而,出乎动物保护者预料的是,今年的护狗行动引起玉林市民极大的情绪反弹。

  现场:撕爱狗人士的海报

  解说:随着双方的争论升级,不断有各种出格的词语刺激着玉林人的神经。从反对吃狗肉扩大到了抹黑玉林人和这个城市。爱狗人士的抵制活动不仅触及的是狗肉店的生意,更是整个玉林。

  同期:玉林市民:抹黑了我们的城市

  同期:玉林市民:尊重我们没有了,你首先要尊重一下我们玉林人,要尊重一下自己是不是。

  字幕:2014年6月21日 玉林市江滨路

  解说:6月21日下午,玉林市狗肉餐馆最为集中的江滨路上各餐馆的生意都很红火,当地政府甚至出动交警在路口维持秩序。与往年最大的不同是有很多外地人的到来。

  同期:广东游客:我不是玉林人 我们来自广东梧州,声援玉林吃狗肉

  同期:同期:玉林市民:我不吃狗肉但我要维护我吃狗肉的权利

  现场:哪些是要吃狗肉的举手看看?(众人举手)

  白岩松:

  一场持续了10来天的冲突与争论,随着6月21日的过去而迅速安静下来,但谁也不知道,明年,这仗该继续怎么打。不过现在,这仗不该怎么打,却应该慢慢地清晰起来,比如,少一些情绪性的攻击,更要少一些触碰法律边界的暴力行为。比如在网上,有旁观者留言说,我本来挺支持不吃狗肉的,但看到爱狗人士的一篇贴子,“十条措施制裁玉林”,其中第五条写到,拒绝为玉林人提供任何援助,哪怕是他们遭受地震、洪灾、泥石流,都不要帮助他们…这就太恶毒了,我马上反感了他们的方式、方法;而同时,也有很多人反感一些卖狗的人故意虐待狗,以便高价让爱狗人士收购。就这样,都以为自己有理,都在激怒对方,最后,谁又能说服谁呢,今后呢?

  短片二:狗肉之“争”

  解说:

  距离21日玉林的狗肉风波已经过去了一周,留给爱狗人士杨玉华的,除了一身疲惫,还有她买下的一百多只猫狗。十天前,64岁的杨玉华与成都、天津等地的爱狗人士一起前往玉林,在和摊贩的僵持中,她掏钱买下这些待宰的狗,之后不远千里运回了重庆。据杨玉华说,这些救来的狗大部分都有疾病,日后的治疗和生活费用都是很大的负担。

  爱狗人士

  杨玉华:大部分都是犬瘟和肺炎,还有肝炎之类的,我就是不想费了那么大力气把他们救回来,死在这里那就太可惜了

  解说:

  杨玉华的困境并不是个例,为救狗奔走的志愿者们,尽管获得了众多明星与网友的支持,但在玉林街头,他们依然是被嘲笑和抨击的对象;而另一方面,玉林人在这场风波中同样没有获得胜利,经过这次发酵,原本只是地区性活动的狗肉节,变成了全国闻名的热点事件,“玉林”这个名字已经与“狗肉”紧紧联系在一起,成为网络舆论抨击的靶子。盛宴过后,这种无解的矛盾依然困扰着阵营两方。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教授常纪文:因为这个社会是多元化的社会,各有各的道德,各有各的感受,一些志愿者去救狗,因为他有他的情感。一些人吃狗肉拒绝志愿者,甚至指责志愿者,因为他有他的判断,持有不同道德观的人在一起发生争论是比较正常的,目前谁也说服不了谁

  解说:

  尽管结局并不圆满,而让动物保护者们稍感安慰的,是今年玉林政府的态度有了微妙的改变。6月6日,玉林市政府发布了《关于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的几点说明》,称“狗肉节”只是个别商家和民间的一种说法,玉林市各级政府和民间组织都没有举办过任何形式的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活动。

  玉林市政府发言人:政府从来没有官方组织过所谓狗肉节活动,这是政府一直以来的态度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教授常纪文:这次玉林市政府在整个活动之中也做出了一些值得称道的行为,比如说发了两次通告,说自己没有主持这次狗肉节,要求党员干部不得吃狗肉,要求市民形成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玉林市政府不是第一个做出改变的政府,以前其它地方的一些狗肉节地方政府都纷纷做出了改变

  解说:

  事实上,在各方观点争执不下之时,地方政府的身影已经在悄悄退出“狗肉节”。2011年,有600多年历史的浙江金华狗肉节在网友一片声讨中宣布终结,政府官方微博发出了“狗肉节永久取消”几个字;而在贵州,“花江狗肉”已不在当地旅游推荐之列,少数民族以狗肉款待宾客的节日“六月六”也没有被大肆宣传。但在玉林,“狗肉节”一直是政府推广相关产业、招商引资、拉动旅游的“组合拳”,甚至成为一场人为的狂欢,这引发了网友和爱狗人士的不满。今年玉林政府明确表态“官方不参与狗肉节”,也带来了一些改变。

  【同期】(玉林狗肉餐馆老板)开会那里,他说要爱护动物,然后我们就想起来有点心疼那样意思。毕竟也是整天杀那动物,有点心疼,那领导叫我们换掉,整个招牌换掉。

  【同期】(玉林狗肉餐馆老板)(现在这个狗肉两个字去掉了是干嘛呢)因为有些爱狗人士他说要卖少一点狗肉(我们卖狗的方式是怎样,还挂出来吗?)不挂,一般来说也很少。

  解说:

  在狗肉节之前,有关部门召集各餐馆业主开会,在重申规范肉狗进货渠道的同时,还建议从业者采取避免刺激爱狗人士的措施,包括不在街面屠宰狗只、不将熟狗挂在店面、餐馆名字和菜单不带“狗”字等等。一时间,玉林街头的招牌都打上了“补丁”。同时,为避免激化矛盾,有关部门还严格控制外地活狗进入玉林。而往年忙于开展旅游、招商等工作的省市官员,今年都对狗肉节表现出“零关联”姿态。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教授常纪文:在狗肉节,双方的辩论和对峙之中,地方政府由主动转向消极,以前很可能是主动,就是相当于政府搭台,经济唱戏。通过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促成一些地方的特色东西,包括狗肉节,但是因为全国各地都卷到这场辩论之中,地方政府也感到很被动,然后从那之后就没有主打过狗肉节,这说明政府在道德的层面上认知是进步的一个层次。

  解说:

  就在本周,江苏沛县肉狗养殖协会称,为了支持玉林狗肉节,将在今年10月18日举办沛县狗肉节,“向人们展示肉狗养殖与食用的规范化”。可以想见,未来很长时间里,狗肉还会被端上餐桌,爱狗者也会继续抗争,这场关于狗肉的“战争”还远未了结。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教授常纪文:现在像一些学者呼吁,要让法院给动物立法,缺乏一个基础,就是什么呢?就是我们这个社会在动物的生理知识和情感知识方面普及不够,我建议以后教育部门、科技部门、农业部门加强配合,加强对公民的动物的生理知识的教育和一些道德教育,我自己去判断,我该不该虐待它,我吃不吃它,这个教育加强五到十年,十年、二十年以后,我相信整个社会的道德会进一步发展。玉林狗肉节或者其它地方以后可能出现的狗肉节,以节日的形态出现慢慢会淡化。

  白岩松:

  我从来不吃狗肉,但也从来没养过狗,所以站在一个中间的角度去旁观,这一场吃狗、爱狗之战实在打得奇特,打得有中国特色。爱狗人士有权表达自己的主张,但一定要守住法律的边界;同时,也不能因为自己爱狗的情感很深,便认为吃狗的人就都是敌人、罪人。你自认为高人一等,去做说服、劝说工作的时候,你以为能取得效果吗?不起更大的反作用就不错了。中国历史上,有很多的灾难,都是由自以为真理在握而胡来,或不切实际造成的,这教训该吸取,哪怕仅仅为劝说更多的人不吃狗肉,也该先与人为善,然后选择更有效的方式。而另一方面,玉林,也在改变,狗肉馆的“狗”字不见了,吃狗肉不那么大张旗鼓了,也许离彻底不吃狗肉还有很长距离,但这个距离一定在缩短。谈判,是一种双方妥协的艺术,只有双方妥协才能共同前进,才会双赢。双方准备好了这样的谈判了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