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为卸任高官“消磁”

2014年07月01日05:3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最近一段时间,退休高官“再就业”的话题引人关注。这一次抓住公众眼球的,是吉林省三名副省级官员,他们分别是吉林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常务副省长田学仁,吉林省原副省长牛海军和吉林省原副省长矫正中。(据《中国青年报》)

  如今,田学仁因个人严重违法违纪已被处理,另2人也均已辞去在企业兼任的职务。有一项统计表明,在大陆A股上市公司中,就有768家聘请了前政府官员甚至现任官员作为公司高管。这些公司聘请的前官员总数达到1599人,其中,国企容纳前官员占比超过7成。

  可见,退休高官退而不休,不但成为一种现象,而且成为一类特殊群体。不可否认,这些人中除了部分人的确有管理才能外,大多数企业看中的是他们曾经的权力和影响。因为,他们手中掌控的权力就像一个巨大的磁场,从表面上看,似乎淡出权力的中心,但是,长期形成的权力磁场,还在发挥着一般人所不能企及的作用。

  换句话来说,就是官员权力期权化的延续。这种风气一旦蔓延,就会形成官员与企业之间的利益同盟,扭曲为官之道,滋生腐败、损害企业公平竞争。因此,为卸任高官特权“消磁”,就成为刻不容缓的事情。在笔者看来,这要从几个方面着手。

  法律层面。很多国家建立了离职官员从业限制与职业回避制度。美国1998年出台的《从政道德法》规定,前政府官员不得就原职有关问题对老同事进行游说,具体限期视职位情况分别为一年、五年乃至终身等。我国《公务员法》明确规定,公务员辞去公职或者退休的,原系领导成员的公务员在离职三年内,其他公务员在离职两年内,不得到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任职,不得从事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营利性活动……可是,目前这些制度都缺乏可操作性,即使发现违规情况也很少被问责。所以,必须尽快出台更为详尽的实施细则,从法律层面予以规范。

  制度层面。要建立更详尽的离职干部从业限制与职业回避制度,规范离退休领导干部离退休后返聘的监管制度,加大对领导干部权力期权化的监督力度。去年10月,中组部印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首次明确离退休官员任职的禁止性规定,引发了一轮独立董事离职潮。所以,要保持制度的持续性、长期性,就必须建立刚性的制度,加以规范,否则,一阵风过后,会依然故我,或者还会引发新一轮“反弹”。

  公开层面。政府机关要进一步简政放权,列出办事的“负面清单”,让办事的程序更加规范透明,公开、公平、公正。这样,就会减少权力寻租的几率,压缩人为操作的空间,让有关系和没有关系一个样,有熟人和没熟人都走一样的流程,让政府的审批、登记、核准,有章可循,让退休官员的余热,也被置于制度的监控之下,让跑项目、跑审批能比别人先行一步、多切几块市场蛋糕的“暗箱操作”失去效应,这样,就会从根本上消退企业争聘卸任高官的“热情”

  总之,只有多管齐下,为卸任高官“消磁”,让他们失去“磁场效应”,才能从根本上防范权力溢出效应,减少人为因素,遏制“在位弄权,退位弄钱”的权力冲动。

  (作者系本报评论员)来源作者系本报评论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