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陆俊狱中生活揭秘:与南勇住一屋 不看足球节目(组图)

2014年07月03日13:0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昨日法院裁定陆俊减刑一年
陆俊狱中生活揭秘:与南勇住一屋 不看足球节目
昨日法院裁定陆俊减刑一年

  因在监狱表现良好,获得5次表扬、1次单项表扬,曾被称为“金哨”的原中国足球著名裁判陆俊被建议减刑一年。昨天下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司法部燕城监狱公开审理此案,并当庭对陆俊作出减刑一年的裁定。按此计算,陆俊将于今年9月2日刑满释放。

  庭审

  法院裁定陆俊减刑一年

  昨天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司法部燕城监狱公开审理陆俊减刑案。14点40分左右,法官敲响法槌,陆俊被两名法警带入法庭。相比入狱之前的一头黑发,如今的陆俊已经有了很多白头发。

  他当庭表示,他的行为给社会和自己家庭造成不好的影响,现在十分后悔,并且认罪服判。他称,罚款金额已由家人全部交齐。

  法庭调查开始后,执行机关代表、燕城监狱民警宣读了陆俊提起减刑建议书。因为燕城监狱是以陆俊获得5次表扬、1次单项表扬为由,建议把陆俊刑期减去1年的,所以整个庭审重点要核实的内容就是这些情况是否属实。

  在回答问题的时候,陆俊的声音很小。他说,他之前是在五监区,负责园林绿化,“剪剪树枝,修修草坪”,后来又转入三监区,负责打扫卫生。随后,执行机关向法庭和检察人员出示了一系列证据,主要包括监狱表扬奖励考核表、考核积分卡,证明陆俊获得表扬奖励的真实有效。管教民警和同班组、同寝室服刑人员也都到庭作证。

  陆俊的狱友在法庭上为陆俊作证称,陆俊在干活儿时不怕脏,不怕累,“比如我们卫生组负责的各寝室厕所啊,他都带头干。刷洗便池啊,这些工作都很脏累,他也肯干。”

  在最后陈述阶段,陆俊说他感谢管教在服刑期间对他的教育和帮助,如果能减刑,不久就回归社会了,他出去会做一个守法的公民。“不管功过都过去了,黑暗过去剩下的就是光明,我相信自己的能力。”

  最终,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陆俊在刑罚执行期间确有悔改表现,符合法定减刑条件,遂裁定对其减刑1年。

  据介绍,从2012年12月起,陆俊先后获得了5次表扬和一次单项表扬,因此建议对其减刑1年。陆俊原刑期自2010年3月3日起,至2015年9月2日结束,此次减刑1年后,刑期结束日期提前至今年9月2日。这表明,如果不出意外,陆俊将在2个月后刑满释放。

  背景

  北京法院首次公示减刑案

  为规范减刑、假释案件的审理,今年6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减刑、假释案件审理程序的规定》正式实施。按照该规定,刑罚执行机关依据规定,在服刑人员服刑改造期间,获得足够积分后可提请法院减刑,法院将在受理5日内经过审查并予以公示。

  2014年5月30日,执行机关司法部燕城监狱对陆俊提出减刑建议,报送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法院于2014年6月5日立案。6月10日,法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减刑、假释案件审理程序的规定》的相关要求,对司法部燕城监狱报送的包括陆俊减刑案在内的43件减刑案件,首次在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进行了公示。

  陆俊减刑案自6月10日开始公示,至6月14日截止,无人提出异议。

  揭秘

  狱中曾与南勇住同一屋 再不看足球节目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陆俊2012年秋天被移送到燕城监狱,开始被安排在职务犯罪的“特管”队,与局级以上职务犯罪罪犯在一个监区服刑,但后来发现他入狱前的级别并不在“特管”的级别之列,因为“特管”队的罪犯入狱前都是局级以上干部。这些曾经的领导干部,年龄多数都在60岁以上,体力精力都不太好。所以,陆俊在特管队,年龄上算是年轻的。监区里有挖坑栽树之类的体力活儿,都是他去干。去年下半年,监狱对押犯结构进行调整,陆俊被调到普通罪犯监区。在特管监区,每一个监舍住两个人,而在普通监区,一个监舍一般要住6至8人,生活条件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

  在普通罪犯监区,陆俊像其他人一样,参加日常监狱组织的各种劳动,但活儿都不太累。他在罪犯食堂做过,还做过园艺,在监狱里负责浇花养草。目前在监狱里筒道里负责清洁卫生。他还当了罪犯小组长。比较能吃苦受累。

  陆俊狱中写悔罪书错字很多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按监狱的规定,陆俊入狱后必须写认罪悔罪书,写对自己罪行的反思和悔过。这是一项必须完成的任务,如果不完成,就会被扣分。如果被扣分,他就无法获奖,继而无法减刑,就无法提前回家。陆俊入狱后,对自己的罪行及法律的判决,都认可,他自己说,事是他做的,必须而且应该承担后果,这怨不得别人。他认为给他判5年半,法律和政府对他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在当时的涉案人中,他被判得最轻了,他很知足。

  表现虽好,但陆俊的文字水平较差。据说他入狱后写的认罪悔罪书错字很多,甚至很简单的字都会写白字,给警官的感觉文化水平比较低,文字水平太差。尽管陆俊写这些文字的东西有点吃力,但他每每都认真完成任务。

  据他的狱友说,陆俊与周围罪犯相处不错。比较容易接触,带有运动员特有的血性,给人的感觉是条汉子。平常行事比较低调,跟熟悉的人比较爱聊天。入狱使他体会到生活的巨大落差,但他对司法部门的处理毫无怨言,完全接受,在狱中一切都听管教警官的,让干啥就干啥。平常情绪好的时候,还会与身边的狱友分享自己的一些辉煌经历。在狱中这些年,从未因为违纪被扣过分,表现相当不错。

  与南勇住同一监舍

  据了解,陆俊被移送到燕城监狱后,开始与谢亚龙、南勇、杨一民、蔚少辉等足球同行“名人”都在第五监区服刑。他与南勇的关系比较好,在监狱调整监舍的时候,有关人员征求他们意见,两人表示希望住一间屋子里,监狱便安排他们两人住了同一间监舍,直到去年年底,陆俊被调到普通监区,两人才不再同住一监舍。相对于谢亚龙和南勇,陆俊对监狱生活的适应比较快。

  业内人士透露,陆俊从前作为金哨社会身份一旦去掉,马上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名普通的罪犯,对自己身份的认识比较到位,转变比较快。不像谢亚龙一直放不下过去,谢亚龙一直生活在过去,不能正视现实,有一位业内人士说谢亚龙在狱中的情绪只能说稳定,平常寡欢,几乎不跟周边的服刑人员交流,他身体瘦弱,耳朵听力也不太好,谁跟他说话都得大声喊。南勇虽然也没有完全放下,但比谢亚龙要好一些。虽然他在心里对自己的处境压力很大,但表面上也会面带微笑。南勇目前还非常关注足球,关注体育,在狱中还继续搞体育研究,其研究成果还申请了专利。

  陆俊与这几位同在狱中的同行、这些老朋友,都保持着比较好的关系。因为他知道将来他们出狱了,可能还会碰到一起,还会见面,甚至会重叙友情。

  妻儿每月都来探视

  据了解,陆俊入狱服刑后,他的家庭给予他最大的支持、宽容和安慰。他的妻子和儿子,每个月都到狱中探视,他每个月还会给家里打两次电话。他的家庭在他人生的最低谷给了他最有力的支撑和安慰,这是陆俊最欣慰的事,这使得他入狱后的精神状态,一直是比较健康积极的。他的孩子已年过30,自己办公司,生活状态良好。

  据说陆俊目前在狱中,非常注意身体锻炼,他每天都跑步,还经常打羽毛球,身体比以前健壮,还胖了一些。在监狱里提供的有限的体育设施及相关的体育活动中,他都比较积极地参与。他说一方面通过这种方式,排解狱中烦闷等不良情绪,另一方面,他说将来他出狱后,还可以帮着孩子公司做些事情。可能还会从事体育方面,或者跟足球有关的生意吧。

  谈足球神伤 拒绝看球赛

  按照监狱的规定,服刑人员固定的时间可以看电视。新闻联播必看,但一些体育赛事和娱乐节目,也可选择性地获准观看。但陆俊却不看足球了,甚至连体育节目都不愿看。

  陆俊身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对北青报记者说,陆俊入狱后从不看中国足球。据说自从他被抓后就再也没看过足球,他自己说对中国足球彻底灰心了。他入狱后曾经说,足球成就了他,也毁了他,他被足球伤得太重了。

  文/本报记者 刘晓玲

  对话

  我对社会和家庭都有伤害

  在回答检察官的提问时,陆俊表示,他的犯罪活动对社会和家庭都有伤害。

  检察官:你入狱时,是什么身份?

  陆俊:在私企上班,业余做裁判。收入主要是私企上班。

  检察官:对于你的犯罪,你个人有什么悔过认识?

  陆俊:犯罪对社会和家庭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检察官:在监狱的工作是什么?

  陆俊:以前在园林组剪草坪,现在在卫生组。

  检察官:你以后出狱了生活会有困难吗?

  陆俊:我的爱人和孩子都有工资,出狱后没有生活困难。

  回顾

  曾执法世界杯 涉赌球落马

  陆俊曾是亚足联裁委会六大委员之一,19岁便开始足球裁判生涯,1991年成为国际级裁判员,在中国顶级足球赛事中担任主裁场次超过200场。2002年,陆俊曾在韩日世界杯上执法决赛圈的比赛,是中国足坛首位在世界杯决赛阶段执罚的裁判,有“金哨”之称。

  2009年8月25日,公安部 “反赌扫黑”专案组成立,震惊中国足坛的反赌扫黑风暴拉开了序幕。陆俊正是在此次反赌扫黑中东窗事发的。2010年,他涉及足坛涉赌等案件被调查。2012年2月,陆俊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审被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

  2012年9月5日,陆俊被送押燕城监狱服刑改造。

  本版文(除署名外)/本报记者 李铁柱

  本版供图/吴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