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娱乐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麦家世界杯专栏:饮中八仙歌(续)

2014年07月07日03:0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桑巴风声

  麦家世界杯专栏

  我们视觉的核心,于今渐渐倾注于大浪淘沙之后的白热:带着坚定的信仰,带着殉道者的危险,带着焦灼的气味。乱花迷人眼的晋级后,短暂的休战,不过是持戈以待更令人窒息、更欲罢不能的鏖战。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的是法国。醉中的岁月是一艘飘行于云端的船,旷达豪放的胸怀则如大水浩渺,生态和生命于此做着至高至美的绽放。

  法德之战,我想分享你泛红的前额,那里有金龟换酒的快乐。

  “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麴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的则是比利时。

  李琎备受叔父李隆基的宠爱,而欧盟则将心脏种在了布鲁塞尔。醉中曙光和晚霞没有什么差异,尊贵者的尊贵超越了宽厚和冷静。等待是摇篮曲,也是庄重的圆号。所以,审判时刻无论如何都并非目录的最后一个条目。拭目以待。

  阿根廷犹似“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有一种永恒的面庞,他们无法想到,谁也无法想到,只有酒精大致可以企及。衔杯避贤的天真可爱,并不令人感到新鲜,反倒写满了长达几个世纪的悔恨。每一场盛宴都是一个需要解答的里程碑,而梅西孤独的鲸饮,不过是发黄的历史手记,不是策略。

  如若哥伦比亚是“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那么,德国就是“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

  巴西犹有“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之精魂。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李白的诗歌在眼前流淌而过,无论那是中文、英文、法文、西班牙文还是象形文字,我就可以推测到景观奇绝、体温分明的祖国。

  今日,斯科拉里的哲学与斗酒百篇的传统之间需要一个智勇皆备的翻译,但图书馆深处窖藏的知识,是跨越了生死的通联。我们可以斥责除开内马尔和蒂亚戈·席尔瓦之外那恍如隔世的贫瘠,但你不能低估了战士的决心。

  请谨记,水低成海,人低成王。

  荷兰仿佛是“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蘸墨狂书的头发如离弦之箭一去不复返,但“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的世界,依旧在小飞侠脚下神彩丰逸,光芒闪烁。

  对于这个郁金香王国,四年前心乱如麻的剧痛能否换来今日打开房门的钥匙?听,午夜三声钟响正清澈。

  而“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的,不正是哥斯达黎加么。

  意大利和英格兰两大老牌帝国主义的溃灭,是一个不朽的象征。有的人活着只是为了拖延死亡,更多的人活着是为了被遗忘,只有尖锐的不速之客,才能在必要的某个黄昏,贸然闯入魅影驳杂的花园,在亲手炮制的荒草废墟中留下足够丰富的音符和文学素材,塑造出另一个生命。倘若身体不能支撑,就用智慧压过对手;倘若丢失了航海书上的线条,就用梦中天空的繁星取而代之。

  如果郁金香的浓郁无法跨越,那么,请退回来揣摩一些诗句。挂满勋章的海盗,早已不是形影相吊的孑然之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