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克林斯曼,你胆敢不让我们当老大!

2014年07月09日07:4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薛涌

  7月4日是美国国庆,到处是烟火、游行,按说这应该是美国人自我感觉最好的日子。可惜,美国队在世界杯上的表现不给力,在加时赛中被比利时淘汰,顿时引起了舆论风波。

  其实,美国乃足球后进国家,输了一场世界杯并不应该是新闻,赢了才是新闻。如今输球却成新闻,说明了美国足球的进步。首先,在过去十几年中,美国从“足球沙漠”成为足球相当普及的国家,足球已经是美国青少年最喜好的运动之一。于是,足球有人看了,美国人也在乎足球的输赢了。第二,随着水平的提高,美国队已经不是每战必败的菜鸟,能对大部分强队形成真实的威胁。对付荷兰、德国、巴西、阿根廷当然得创造奇迹才能取胜,但是搞定比利时算不上爆冷门。美国至少属于世界的中等强队。

  然而,我在这里谈的,不是足球本身,而是美国的文化和社会心态。一次世界杯,不仅搅得球迷们坐立不安,甚至政界、文化界的人士也都摩拳擦掌,为了足球掀起了一场文化战争。这对我们了解美国文化与社会,颇有些意义。

  7月6日,《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 Maureen

  Down 在周末版上发表一篇文章 《Who

  Do We Think We Are?》,我姑且翻译成《我们觉得自己算老几?》—称世界杯对美国是非常难得的经验,世界杯帮助美国认识到:美国不能主宰世界,美国不可能一马当先、赢得所有的战争,美国不过是许多国家中平等的一员。

  这位专栏作家并非“懂球帝”,不过,她的社会观察却相当敏锐。世界杯逼着美国接受自己的“凡人”地位,但是,当惯了老大的美国人,接受这一点并不容易。

  不信,看看世界杯前后美国队的德国籍主教练克林斯曼引来的种种麻烦。

  大家知道,克林斯曼曾是捧过世界杯的超级巨星;即使在德国这样的足球王国,也当过国家队的主教练。他娶了个美国人,故而移居加州,这多少等于放弃了在欧洲的足球野心。我在过去的世界杯中,常看他在电视上发表评论,其分析和预测鞭辟入里,而且往往非常准确,你不能不服。另外,他为人特别谦和。我侄子几年前来美国时到加州访友,回来说:“美国人可真神,我去加州一个社区,孩子们都说:有个德国来的大叔课后义务教大家踢球,特棒!于是去学的孩子越来越多。结果赶去一看,这大叔原来就是克林斯曼!”可以说,某位美国女性嫁得好,美国才摊上克林斯曼这么一块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他不仅懂足球,更了解美国社会。所以,让他出任美国队教练的呼声一直就非常高。

  克林斯曼如愿以偿地执掌美国队的教鞭,但美国队在世界杯上抽到“死亡之组”,不仅要面对德国、葡萄牙这两支实力远强于自己的队,还有加纳这个传统克星。赛前国际足球界的人士预料,美国队出线的可能微乎其微。克林斯曼赛前则说,有能力和信心杀出“死亡之组”;但是出线之后,“天空是有限的”。意思是不要期望美国队能走多远。同时,他还特别强调:指望美国队去争冠军恐怕不切实际。

  这些话,凡是有理性的人都不会有什么疑问。况且,克林斯曼执掌美国队前,经常在电视上分析美国足球的种种问题,指出瓶颈在哪里。当教练后也是一如既往,相当冷静。但是,如此入情入理的话,居然引起美国舆论的大哗,说他未战即言败,太看不起美国了。“美国精神”就是把不可能的变成可能。克林斯曼顶不住压力,开始委婉地改口,说赛前不应该给队员增加太大压力,赢当然还是能赢的。

  美国队输给比利时后,舆论就更有不饶人的。有位评论家称,堂堂美国,人才济济,为什么要用外国人执教国家队,并比前任的本土教练工资高三倍?他成绩并没有更好呀!特别是他大肆重用德裔美国人。那些不能算是纯粹的美国人。看看人家哥斯达黎加表现多好!人家就用自己的人。这位论者最后不得不承认哥斯达黎加也是外国教练,但仍坚持人家更加纯粹。舆论还另有指责:为什么不大胆进攻?怎么那么缺乏自信?一点都没有“美国精神”!

  在一个足球文化不普及的国度听到这些议论,你也许不会感到奇怪。懂球的对这些不懂球的妄言自可一笑置之。然而,我们不是讨论足球本身,而是足球背后的社会文化心理。从这个角度看,这些议论就颇有些分析价值了。美国人老大当惯了,当你告诉他不能当老大时,他就会暴怒。

  这,也算是一种“美国精神”。(作者为美国萨福克大学副教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