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泛鑫保险涉集资诈骗案在沪开庭

2014年07月10日17:5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法制网记者 孟伟阳 通讯员 潘静波

  曾被誉为上海滩保险中介市场的老大,也曾被传携款5亿元潜逃至国外,30多岁的陈怡不乏传说。不可否认,这位“美女高管”曾带领泛鑫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泛鑫保险)成功跻身中国保险代理公司十强。但2013年夏天,她开始从神坛上跌落,而这一切都源自泛鑫保险所推行的“长线短做”营销模式。

  今日,上海市一中院开庭审理泛鑫保险实际控制人陈怡等涉嫌集资诈骗案。和她一起走上被告席的还有其恋人、泛鑫保险顾问江杰。法庭上,陈怡对公诉机关指控犯罪的事实过程没有异议,但对罪名有异议。

  


  几千万的资金漏洞


  2013年8月14日,泛鑫保险被推上风口浪尖还要从这天说起,当时一则消息震惊保险市场:由于资金链断裂,陈怡携款5亿元出逃国外。

  翌日,上海保监局调查后表示,泛鑫保险擅自销售自制的固定收益理财协议,通过分期缴纳变一次性缴纳、高额佣金、佣金再投保等手段,形成一个连环“黑洞”,迅速做大保费规模,套取保险公司资金。这基本上就是后来公诉机关总结出的“长线短做”模式。

  8月19日,中国警方与斐济执法部门通力合作抓获陈怡,并将其押解回国。对于业界携款5亿元潜逃的说法,陈怡此后在看守所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真有五个亿我也不用走了。”

  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2013年7月28日,陈怡、江杰在将4999.8万元港币转至香港后,携带83万余欧元等巨额现金和首饰、奢侈品等财物潜逃境外。陈怡今日亦在法庭上承认了以上事实。

  陈怡表示,之所以要选择出逃,是因为在2013年6月开始发现泛鑫的业务员(保险代理员)已经做了伪造客户签名等很多违规的事情,并且审计后的公司账面上出现了几千万元的资金漏洞需要填补,具体有多少自己并不清楚。

  与此同时,没有从风投公司拉来资金给泛鑫“输血”的窘况,也使她她意识到已回天乏术。


  长线短做无法持续


  根据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1月至2012年12月,陈怡分别伙同江杰和谭睿(另案处理)以挂靠、收购等方式先后实际控制了泛鑫保险、浙江永力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湖州分公司和杭州中海盛邦保险代理有限公司。陈怡还与谭睿合谋,将保险公司的20年期寿险产品虚构成年收益10%左右的1年至3年期保险理财产品,骗取投资人资金,并将骗得的资金谎称为泛鑫保险代理销售的20年寿险产品的保费,通过保险公司手续费返还的方式套现。

  由此可见,在泛鑫保险的“长线短做”营销模式中,保险中介面向保险公司时是分期缴纳保费,而客户在面对保险中介的时候却又变成了趸缴,即一次性缴费。

  “"长线短做"肯定不具有长期性和持续性。”同时受审的江杰对泛鑫保险这种发展模式在法庭上作出如是评价。

  记者在法庭上了解到,为了吸引客户,泛鑫在保险合同之外与客户签订一个 “自制固定收益理财协议”,其实质就是返利给客户,而客户返利的来源就是保险公司对中介渠道佣金的一部分。佣金的其余部分则主要用于发放代理人员薪金和“制造”新客户购买新保单,由此便滋生了伪造客户签名等一系列违规问题。一旦保费规模上去了,泛鑫保险和保险公司合作时就可以索取更高的佣金。

  但根据陈怡在法庭上的陈述,本案中保险公司给泛鑫保险的渠道佣金只是在第一年能够达到保费的105%至110%,之后佣金比例会逐渐降低,总体也就只有所有保费的10%。

  由此可见,泛鑫保险的保费只能大规模规模膨胀,风险也会越来越大。随着佣金比例的逐渐降低,而保费规模却没有增长到足以支付到期返利、薪金等,资金就开始捉襟见肘。


  当庭否认诈骗罪名

  由于已经意识到“大厦将倾”, 陈怡、江杰最终选择了“跑路”。

  根据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2月至2013年7月,陈怡、江杰先后以泛鑫保险、浙江永力和中海盛邦名义,与昆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和浙江分公司、幸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和浙江分公司等多家保险公司签订了销售保险产品的“保险代理协议”,并招聘400多名保险代理人或通过银行员工在江、浙、沪等地向4433人推销上述虚假的保险理财产品计人民币13亿余元,并利用上述手续费返还方式套取资金10亿余元;至案发,造成3000多名被害人实际损失8亿余元。

  公诉机关认为,陈怡、江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并且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其行为均触犯了《刑法》,应以集资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庭审中,陈怡承认从泛鑫保险的账户中划出5000余万元到自己的个人账户,并通过地下钱庄转到在香港的个人账户中,并联系移民。陈怡对公诉机关指控犯罪的事实过程没有异议,但对罪名有异议,认为自己不是诈骗,而是职务侵占。对于“长线短做”的营销模式,她认为并非蓄意诈骗,而是希望通过引进风投、上市等方式补上资金“漏洞”。

  而江杰则认为罪名的指控与事实不相符,自己对于泛鑫保险“长线短做”的情况自己听说过但并清楚,也并未参与后续的联系移民、开设(香港)账户及兑换外币。

  截至记者发稿时,本案尚在审理之中。有关后续审理情况,本报将继续关注。(本报上海7月10日电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