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卖虚假保险理财产品套现10亿余元

2014年07月10日22:2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泛鑫美女高管诈骗案昨开庭审理
庭审中,陈怡认为她的罪名应是“职务侵占”而不是“集资诈骗罪”。陈永良/摄影

  去年8月,泛鑫美女高管陈怡与情人江杰携5亿潜逃一事轰动全国。昨天上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

  公诉机关指控,陈怡与泛鑫公司顾问江杰招募销售团队,向消费者销售13亿余元的虚假保险理财产品,从中套现10亿余元,造成3000余名被害人直接损失达8亿余元,涉嫌集资诈骗罪。法庭上,这位一直被外界解读为美女高管的陈怡,虽然身陷牢狱大半年,但仍很注意形象,脸庞清瘦的她讲话声音温婉轻柔。整个庭审过程中,陈怡对情人江杰维护之情溢于言表,强调江杰一开始并不知情。

  三年创造保险销售神话

  今年35岁的陈怡原是太平洋安泰(现建信人寿)保险代理人,2009年与谭某等人以挂靠的形式加盟泛鑫,并成为泛鑫实际控制人,此后又成为浙江两家保险公司的实际控制人。49岁的江杰原是光大永明人寿分管中介的总经理助理及光大永明浙江分公司负责人,2012年由陈怡引进到泛鑫公司,负责战略运营工作。

  据了解,上海泛鑫最初只是一家从事财险业务代理、名不见经传的地方性保险代理公司,但它却一度成为中介行业的“神话”。2007年7月,泛鑫公司在崇明注册成立。2010年,陈怡加盟上海泛鑫,次年,上海泛鑫江苏路营业部成立,公司业绩进入增长“快车道”。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泛鑫保费收入1500余万元,2011年达1.5亿元,2012年就增长至近5亿元。而根据2012年全国保险中介市场报告,上海的保险代理机构共115家,保险代理机构实现保费收入28.17亿元。2012年上海泛鑫近5亿元的保费收入占据寿险保费总额的近二成。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上海泛鑫“神话”将延续下去的时候,网上一则“上海泛鑫美女高管携5亿元巨款外逃”的微博在坊间流传。随即,公安部证实,2013年8月12日,上海公安局接到报案,上海泛鑫保险代理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怡涉嫌经济犯罪且已逃往斐济。

  一夜之间,上海泛鑫的“神话”彻底破灭。

  与情人携款出逃国外

  根据检察机关指控,2010年1月至2012年12月,被告人陈怡伙同被告人江杰等先后控制了泛鑫保险、浙江永力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湖州分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永力)和杭州中海盛邦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海盛邦)。陈怡还与他人合谋,将20年期寿险产品虚构成年收益10%左右的1至3年期保险理财产品,骗取投资人资金,并将骗得的资金以返还保险公司手续费的方式套现。

  2010年2月至2013年7月,陈怡、江杰先后以泛鑫保险、浙江永力、中海盛邦的名义,与昆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沪、浙分公司、幸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沪、浙分公司等签订了保险代理协议,并在沪、浙两地招聘400多名保险代理人,由代理人或通过银行员工在江、浙、沪等地向他人推销虚假保险理财产品计13亿余元,并套取资金10亿余元。截至案发,造成3000多人实际损失8亿余元人民币。

  陈怡表示,2013年7月28日,她与江杰在将近5000万元港币转至香港后,携带83万余欧元现金和首饰、奢侈品等财物潜逃境外,并非外界所传的5亿人民币。

  为情人辩白“他不知情”

  对于公诉人的指控,陈怡与江杰对事件过程和事实部分认同,但均不同意指控“集资诈骗罪”。陈怡认为,她的问题应该属于“职务侵占”。

  庭审中,陈怡对本案的另一被告人江杰十分维护,她坦言自己与江杰是情人关系。陈怡称,2011年两人相识,2012年,江杰被陈怡以100多万元的年薪招募进泛鑫公司,担任顾问,并负责战略和运营。按照陈怡的说法,最初,她将江杰招进公司是为了使公司的制度更为规范,并希望江杰能为公司找来风投以长远发展。

  陈怡明确表示,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与公司内的其他管理人员操作的,而江杰根本不知情。直到2013年的五六月份出逃前夕,江杰才知道了一些公司的“隐秘”盈利方式—“长险短做”。

  陈怡表示,长险短做的方式是当初的合伙人谭某做的决定,她只是听说,但并不直接了解。谭某表示可以通过这些资金做其他业务获取利益,但她本人一直希望通过表面优秀的业绩来吸引风投。2013年6月,她发现公司的情况已经无法挽回,于是决定外逃,并与男友江杰一起经香港离境。两人带走了泛鑫公司账户上5000多万元资产,此时,泛鑫公司共支付本息3亿多元,需要支付给客户的到期本息已达7000多万元。

  公诉人质疑江杰不知情

  虽然江杰也坚持称自己一开始并不知道内情,直到2013年3月找会计事务所对公司财务资料进行统计分析后才首次知道公司的财务状况。

  不过公诉人和审判长却对两人上述的说法产生疑问,因为作为一名从事保险业近30年的精英人士,又加上公司高级顾问的身份,理应知道公司运作的内幕。而且,陈怡出逃时独独带上江杰,如果江杰事先不知情,没有违法犯罪的事实,却不惜抛弃妻子,毅然跟随陈怡出逃,从逻辑上也很难讲得通。

  目前,本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法院将择日宣判。

  作者:应一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