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今天,有人上门装空调请给他们递上一杯水(组图)

2014年07月13日01:3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徐师傅正在高空作业,看得旁人胆战心惊。
徐师傅正在高空作业,看得旁人胆战心惊。
这是昨天两人安装的第8台空调,安装好后,已是晚上7点了。
这是昨天两人安装的第8台空调,安装好后,已是晚上7点了。
徐师傅和他的搭档范师傅正在安装空调
徐师傅和他的搭档范师傅正在安装空调
客户递来一杯水,徐师傅感到很欣慰。
客户递来一杯水,徐师傅感到很欣慰。
徐师傅他们每天就这样在高楼间爬上爬下,仿佛就是真人版的蜘蛛侠。
徐师傅他们每天就这样在高楼间爬上爬下,仿佛就是真人版的蜘蛛侠。

  作为长期在高空、高温、高风险“三高”条件下作业的空调安装工人们,他们的一天是如何度过的?对于自己的工作有何看法?昨日,重庆晚报记者跟随两名空调安装工一起,体验了他们的“三高”工作。

  重庆晚报记者 方向 陈林 实习生 马筱语 摄影报道

  今天撞一下明天刮一下

  iPhone4屏幕全是裂痕

  昨日下午1点,重庆晚报记者来到位于杨家坪商圈的重庆商社家电售后服务部。总经理萧波称,服务部共有20多名员工,负责各个品牌的空调售后服务。日常工作时间是早晨8点,所有员工需准时到办公室,领取当天的上门安装或维修单据,然后两人一组出发作业。

  萧波说,7月份后,商社电器杨家坪网点每日空调销售量达80台以上,平均每一对工人每天需安装5台左右,其中家用空调占90%。“因为楼层高,房间面积小等原因,家用空调比商用空调安装难度大得多。”萧波说,重庆夏天炎热,空调安装和维修量均大,空调安装工很累,更应重视安全问题。

  下午3时许,安装工范小亮和徐安保回服务部拿工具。范小亮30岁,徐安保29岁,两人均是忠县人,搭档1年多了。徐师傅打开背包整理工具,范师傅则在一边玩手机。记者看见,范师傅拿的是一部iPhone手机,屏幕全是裂痕,阳光下几乎无法看清屏幕文字。

  “这刚好见证我的两个职业。”范师傅说,5年前他只身去广州打工,赚了点小钱,买了这部iPhone4。两年前他回到重庆,做起空调维修工。“我回来时手机是新的。自从做了这个工作,今天撞一下明天刮一下,几个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完全见证了我职业的改变。”范师傅自我打趣说。

  范师傅说,他1年前已结婚,因工作强度较大,目前还不打算生孩子。

  随后,重庆晚报记者跟随徐师傅两人一起,开始跑他们今天的第3单业务。一个绿色大布包挂在摩托车后座上,里面全是安装工具,每次出发前都要检查。记者上前一掂,竟然单手无法提起。徐师傅说,这个包约50来斤,里面有安全绳、电钻、绝缘胶布……他每天都背着这个包出门。遇到没有电梯或停电,只能硬着头皮爬楼。

  室外冒险装空调

  滴汗如雨湿衣服

  下午4点20分左右,范师傅和徐师傅骑摩托来到大公馆隆鑫国际4栋6-7室。进门后,两位师傅出示了工作证件,便忙碌起来。

  年轻房主曹女士,与丈夫刘先生是去年才搬进这间3室1厅的新房。她对记者说,装空调属高空作业,非常危险。她对于这些工人一向都比较理解,不会刻意难为他们。“我唯一要求就是,你给我说定时间就一定要来,我们都是上班族,都是请假在屋里等他们,实在很讨厌被放鸽子。”

  范师傅将空调排水管道和电线缠上绝缘胶布。徐师傅利用书房窗边的梯子,在墙上装好室内机固定钢架。然后二人合力将空调慢慢举起,由徐师傅挂上了固定架,拧紧了螺丝。

  接下来的工作,的确让在场的人都为他们捏了一把汗。室外机的安装,徐师傅迅速地把安全绳套在上半身,将绳的一头用钢制圆环固定在窗沿上。一头绳子交给范师傅牢牢抓住,自己则翻出窗外,踩上室外机钢架。曹女士母亲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惊呼了一声:“慢点哟!”

  虽然昨日并不太热,但窗外的徐师傅滴汗如雨,蓝色工作服被迅速浸湿。“他在外面你紧张吗?”记者问。范师傅说,不紧张。他会反复检查,避免意外发生。

  一小时后,安装顺利完成。曹女士给两位师傅递去水和饼干。此时,两位师傅早已浑身是汗,他们接过水来一饮而尽,双方互道谢谢。

  下午三四点才吃午饭

  太渴了直接喝自来水

  二人离开曹女士家时已是傍晚,重庆晚报记者问他们何时去吃饭。徐师傅说,后面还有3个单子,跑完之前他们一般都不会吃饭。

  “我们基本是下午三四点钟吃中午饭。”范师傅说,晚饭一般都是下了班再回家吃,不然心里总觉得有个事,客户也会催不停。徐师傅说,夏天来了,他们工作量加大,热得遭不住时,家里人会准备些金银花水解暑。实在太渴,就直接找自来水喝。“有很多客户会给我们递一杯水,那一刻觉得很满足。”范师傅说。

  说完,他们骑上摩托,准备去下一客户家。记者注意到,徐师傅的摩托车坐垫,已经被那个工具包压得变了形,一些地方都开了口子。两位师傅介绍,摩托车是他们自己买的,平日公司也不会报销油费。“只能自己买摩托车,夏天来了,浑身都汗巴巴的。如果去挤公交车,会弄脏其他乘客,不好得。”

  下午5点55分,重庆晚报记者跟随他们来到袁家岗文化3村48幢3-1。二人工作服后面已经出现了一圈圈白色印记,额头上的汗还在不停往下落。进入房内后,业主董先生对他们说了安装要求。

  19点10分,天空已露出半个月亮。“还有一家做完就可以吃饭了。”范师傅抬起肩膀,用衣衫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又骑上了摩托车……

  干体力活是很累

  更累的是不被人理解

  谈及工作感受,徐师傅说:“很累,不仅仅是体力上,很多时候是不被人理解。”

  徐师傅说,两年前的一天,他来到黄桷坪一所老房子安一部柜式空调。客户家客厅旁离地约20厘米处有个装修时就打好的排水孔,他就准备直接用这个排水孔安装。不料客户要求重新打孔,新孔就在原孔下方20厘米处,几乎贴进地面。徐师傅认为,完全贴地不利于排水,而且两个孔隔这么近,不需要特意重打。

  这时客户提高音调吼道:“谁是客户?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徐师傅觉得客户不太讲理,但不想与他正面冲突,于是他建议客户换一对安装工人,问问他们的意见。这时,客户直接将他推倒在地,并高声质问:“喊你装你不装,你想干撒子嘛?”最后,以徐师傅妥协告终。

  “总的来说,客户都很友好,但也不免遇到这种时候,心里还是觉得很憋屈。”徐师傅苦笑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