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昆明:学车考驾照遇“八十一难”

2014年07月14日06:0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昆明规定驾校收费最高不超过4685元,但现在几乎没有低于6500元的,最高的甚至超2万元。”近日,记者采访到的许多昆明市民和正在学车的贺璐一样,对驾校的高收费颇多怨言。

  今年以来,随着号称“史上最严”驾考新规的实施,垄断驾考市场的驾校培训费普遍上涨。面对驾校的高收费,和学车过程中的“九九八十一难”,学员想要绕过驾校直考驾照的愿望却因为相关法律法规和现实条件的限制,只能成为一个美好的愿望。

  “不给教练买烟、送红包,他根本不理你”

  对于驾校收费最高不超过4685元的规定,昆明市客运管理局解释,机动车驾驶培训收费,是以学员实际学时计费,由学员实际学时决定, “最高限价”是最低学时内的培训费、考试费和杂费。由此,驾校学费高于最高限价似乎顺理成章:因为很多学员在驾校学习,要历经重重难关,很难以最低学时学满通过。

  学员经历的第一难便是“约车难”。石宏在2013年就报名昆明某驾校,但直到今年3月份才上车。他对记者说:“每次给驾校打电话约学车,驾校总说已经约满了,上车很难。每考完一科,驾校又让你等上几个月再考下一科。”

  “报名的时候,驾校态度很好,承诺短期内即可上车,但等到报名成功后,能摸到车就变得遥遥无期了。每次驾校都以人多约满为由延期,但既然人多短期内安排不过来,为什么在报名的时候不明确告知学员呢?”和石宏有着类似经历的张勤也认为,驾校一旦吸引学员报名缴费成功,对于学员什么时候能学满毕业并不关心。

  让石宏感到更烦心的是,“教我的那个教练不给买烟、送红包,根本不理你,如果通过了一科,他还直接问你要红包。”记者了解到,学车过程中驾校教练的“吃拿卡要”已经成为行业普遍现象。这是学员们要经历的又一难关。

  刚刚拿到驾照的高志翔告诉记者,自己花了一年多时间、一万多元才考完所有科目。“驾校乱收费太普遍了,你投诉驾校或者教练,他们就拖着不让你考试,给你各种小鞋穿,那你花的时间、金钱就更多。”

  据记者了解,这些弊端并非昆明特色,在全国都很普遍。

  直考驾照“是个美丽的愿望”

  有人萌生过绕过驾校直考驾照的想法,但“这只是个美丽的愿望” ,曾经做过这方面努力的昆明市民周军生这样评价。

  虽然根据公安部交通管理部门公布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只要符合规定的年龄和身体条件,持本人身份证和医疗机构出具的有关身体条件的证明,都可以到车管所进行申领驾照的考试。

  但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二十条中规定,在道路上学习驾驶,应当按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指定的路线、时间进行。在道路上学习机动车驾驶技能应当使用教练车,在教练员随车指导下进行,与教学无关的人员不得乘坐教练车。

  昆明雄霸驾校一位杨姓教练认为,交通管理局提及的三个必要条件都需要在驾校内才可行,“首先,驾校报名人数一直人满为患,教练也难以抽出空去到外面单独教学。其次,驾校的教练车属于驾校名下,教练不得私自驾车出去带学生。”

  周军生也说,即便你找到了有资质的教练,教练车也不是随便可以获得的,到时候还是得找驾校才行,而驾校一般都没有私教,最后考试还是得到驾校报名才行。

  在这些考驾照的学员看来,考驾照必须上驾校是一种巨额培训利润驱动下的垄断行为。不少地方为了庇护驾校行业的巨大利益,出台的一些驾驶学习的“限制性规定”,让申领驾照的人只有 “自古华山一条路”。

  但业内人士持不同观点,他们认为驾照考试之所以设置了层层条件并将学员最终引向驾校,最根本的原因是涉及道路交通安全。

  昆明某驾校负责人黄崇华表示, “驾驶员培训的技术含量虽然并不很高,但事关公众交通安全,如果完全放开驾培市场,安全教学、管理、保险以及后继责任追究等问题就可能出现混乱,于公共利益不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