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湾头花甲老人痴迷搞发明 20年拿到10多项国家专利(图)

2014年07月14日10:2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湾头花甲老人痴迷搞发明 20年拿到10多项国家专利

  年过六旬,这个年纪的老人在家里开始颐养天年那很正常。但是家住湾头镇的耿玉顺老人却不想停下来,他钻研物理研究与发明20多年,痴心于无数张图纸和计算各种数据,经历了无数次的成败实验,如今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上输入“耿玉顺”这名字,就可以查询到他获得的各种国家专利。

  昨日,记者在耿老家中看到摞起的厚厚一叠“专利证明”,其中有4项发明专利,10多项实用新型专利。为了能够继续研究发明,他创办过公司,也给这些发明找过“婆家”,不过大部分专利转化都以没有资金或收不回成本而失败。但即使是屡战屡败,却没有阻止这位老人对各种研发的不断追求。

  爱学物理爱追问“为什么”

  20年前发明多功能肥皂盒

  耿玉顺今年61岁,高中毕业后,在家乡一家机械制造公司工作。昨日,记者在耿老家中看到了他发明的物件,从多功能肥皂盒到高端的太阳能,不一而足。

  耿老说,他年轻时就热爱自然科学的研究,后来学了物理就喜欢上物理学的研究,遇到一些难题他喜欢刨根问底钻研。

  谈起第一项发明,耿老笑着说,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多功能肥皂盒。“1993年,一次在家用过肥皂后发现,盒子里一旦积上水,很容易把肥皂泡烂了。”苦思冥想了几天,他突然想到如果在肥皂盒中间放置一块海绵,是不是就能将皂盒内积水吸走。

  海绵装进肥皂盒子后,不仅吸收了肥皂水,也能在再次使用时,将海绵当作泡沫球来擦身子。耿玉顺利用老本行—机械制造,开始设计这一肥皂盒,他特意开了一个塑料模具,经过多次试验,多功能肥皂盒终于打造成功,并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

  对于这样的一个小发明,耿老十分喜悦,那时候他在家生产了大约300多个多功能肥皂盒,并且全部被订走了。可惜的是,在一家商场里销售后却没有拿回成本。

  几年时间一发不可收

  连续拿下多项国家专利

  接下来几年,他又发明了一种电凉暖风调节保健台灯、多功能照明电话机、新型饮用容器,这些都获得了新型发明专利,另外一种路灯、外景射灯、广告灯的控制器也获得了发明专利。由于资金原因,这些专利都没有进入生产过程。

  谈起耿老最骄傲的发明,那自然是至今家中还有的一些成品太阳能热水器了。在上世纪90年代,并非人人家中都能用上太阳能热水器。看到熟悉的人家太阳能水管在冬天总是被冻坏,耿玉顺开始运用物理原理思考。

  一直到下岗后,他仍然在专心研究太阳能热水器,用一点积蓄以及失业金进一步钻研。没有助手,只一个人整日埋头在家中看各种书,做各种实验,画图做数据对比,经过几年没日没夜的研究,终于有了喜讯,“一种速效加热高温真空集热管”、“一种设置有动态快速节能加热器的热水器”、“一种初高温水箱连接二次光照加热式太阳能热水器”、“一种新型混水龙头阀”、“太阳能空调热水器”、“自动上下水调温排空超保温承压机械阀的太阳能热水器及盆”等项研究成果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

  “一般太阳能只有上水和下水两个管道,而我的有三个管道。”耿玉顺介绍,水阀控制的三条管道分别是进水、上水、下水。多出来的一个管道,能实现自动上水功能,不需要每天早上或晚上特意上水,他的太阳能能实现洗澡的时候就能上水。他发明的北方型太阳能的功能就是能自动排空管道内水,保证防冻功能。

  为实现专利成果转化

  耗尽所有积蓄开公司

  钻研发明,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和精力投入,耿玉顺把几乎所有空闲时间都用来搞研究。可是将这些发明专利生产出来,并非易事。“光是寻找水龙头中的核心部件阀芯,就跑遍浙江、广东等地。”他回忆,当时吃的苦真的是吓死人,大约耗时大半年,才将理想中的模具开出来。“有时候研发一项产品大约需要上百次试验。”他笑着说,他这种不顾一切的做法,也曾遭到家人的反对。

  有了产品,还得有企业销售才行,耿老瞒着家人,掏出了全部积蓄,还借了不少钱,终于成立了一家太阳能生产公司。“一开始信心满满,我不停跑太阳能企业推销专利,后来还去了大型的太阳能展会。”他还记得,在一次展会上,他就获得了百十来台的太阳能订单。

  “虽然有了订单,但是产品利润很薄。”他估算了一下,因为产品性能更好,他的成本要比普通太阳能热水器高出300多元,可是售价仅比普通的高出100多元。不会推销,不擅经营,最终他的公司不得不在几年前停产,此次创业以失败而告终。

  在耿老家中,存放着他生产的太阳能产品和万用水龙头产品,“其实市场是有的,环保多功能太阳能热水器的前景很多人都看好。”他无奈地摇摇头说,他真的是只适合搞研究,不适合做生意。

  壮志未酬苦寻“伯乐”

  期盼多项专利造福社会

  耿老说,专利只有实现了成果转化,才能造福社会,因为资金原因,他的很多项研究和国家专利都没有能够转化成实际产品。现在这位怀揣梦想的花甲老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就是想给这些国家专利找个好婆家。

  现在,耿老依旧痴心不改地继续着他的发明创造。“这一辈子没有其他爱好,就是愿意琢磨这些东西,现在虽然老了,但还是愿意搞下去。”耿老说,他并不后悔。来源扬州网-扬州晚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