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喋血黄海 六位福州舰长的1894(组图)

2014年08月01日13:0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北洋水师舰艇的老照片
喋血黄海 六位福州舰长的1894
喋血黄海 六位福州舰长的1894
喋血黄海 六位福州舰长的1894
喋血黄海 六位福州舰长的1894
喋血黄海 六位福州舰长的1894
北洋水师舰艇的老照片

  保卫刘公岛:舰亡人亡,3闽籍管带愤恨自杀

  萨镇冰是中国近代著名的海军将领,甲午之役时,为“康济”舰管带。刘公岛鏖战时,他奉命镇守日岛。

  昨天,在福州,萨镇冰的侄孙萨本敦告诉记者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驻守日岛期间,萨镇冰身患疾病,数月未愈。夫人陈氏知道后,带着孩子从福州赶到威海探望。可为了稳定军心,他坚决不见,“这是什么地方,今天是什么日子(大战在即)?怎么能让她来?告诉她,权当我已死,叫她快快回去!”

  夫人垂泪而归。甲午战败后,萨镇冰被罢职回到福州,夫人陈氏已病故。别人劝他续弦,其说:“天下若再有一个女子,和我夫人一样,我就娶。”此后,萨镇冰终身没有再娶。

  其实,“舰亡人亡”是不少闽籍海军将领的信条。在刘公岛保卫战期间,“镇远”舰管带林泰曾,因船舰不慎触礁,极度自责后自杀。“定远”舰被炸毁后,管带刘步蟾在极度悲愤中自杀。而“镇远”舰继任管带杨用霖严词拒绝投降建议后,口诵“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用手枪自戕。

  他们三人,都是福州人,其中,刘步蟾与林泰曾为马尾船政学堂驾驶一期同窗,曾同赴英国地中海舰队实习。

  甲午后人:从船政学堂到海军世家

  81岁的萨本辉,是福州闽侯六中的数学老师。退休在家后,老人业余时间多在研究外祖父叶祖珪和叔公萨镇冰。

  “我父母的婚事,就是两位老人促成的。”萨本辉说,甲午战败后,为挽救危局,叶祖珪和萨镇冰两人担负起重组北洋水师的重任,而私交甚笃的两人,便商量将叶祖珪三女儿叶朗辉许给萨镇冰之侄萨君豫。

  因各种原因,萨本辉对两位先祖的人生经历,特别是外祖父叶祖珪只有个模糊的印象,直到约20年前,家族编撰了一本《叶祖珪传》。

  萨本辉告诉记者,外祖父是福州人,生于现在的鼓楼区达明路附近。1866年考入求是堂艺局(马尾船政学堂前身),同为驾驶第一期学生。黄海海战时,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因旗身桅折断而指挥失灵。战至当天下午5时许,身为“靖远”舰管带的外祖父,在大副的建议下,代替旗舰升起队旗,发出集结信号,使舰队重新列阵,与日舰激战。

  “刘公岛保卫战期间,"靖远"中跑搁浅,外祖父想和船同沉,却被船上水手拥上小轮船。”萨本辉说。

  “甲午对福州的影响很深,萨、叶两家几代都有多人服役于海军。”萨本辉说,他的父亲萨君豫,曾任国民党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参谋长,而堂兄萨师俊则是鼎鼎大名的抗日英雄。1938年,武汉保卫战中,“中山”舰被日军击沉,萨师俊殉职。

  记者了解到,在福州,海军和船政世家,除了萨家,还有沈葆桢家族、魏瀚家族、方伯谦家族等。他们与马尾船政学堂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甲午闽籍英烈榜

  刘步蟾

  (1852—1895)

  字子香,福建侯官人(今福州市),马尾船政学堂驾驶第一期,“定远”舰管带,为北洋海军右翼总兵。

  林泰曾

  (1851—1894)

  字凯仕,福建侯官人(今福州市),系林则徐侄孙,马尾船政学堂驾驶第一期,“镇远”舰管带,为北洋海军左翼总兵。

  林履中

  (1852—1894)

  字少谷,福建侯官人(今福州市),马尾船政学堂驾驶第三期,“扬威”舰管带,为北洋海军右翼右营参将。

  黄建勋

  (1852—1894)

  字菊人,福建永福人(今福州市永泰县),马尾船政学堂驾驶第一期,“超勇”舰管带,为北洋海军左翼右营参将。

  林永升

  (1853—1894)

  字钟卿,福建侯官人(今福州市),马尾船政学堂驾驶第一期,“经远”舰管带,为北洋海军左翼左营副将。

  杨用霖

  (1854—1895)

  字雨臣,福建闽县人,北洋海军中唯一未经学堂正规培养而从基层成长起来的高级军官。林泰曾自杀后,升护理左翼总兵兼署“镇远”舰管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