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黄全生:扎根后勤基地22年的“庄稼兵”(组图)

2014年08月27日14:1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黄全生:扎根后勤基地22年的“庄稼兵”

  主人翁小传:黄全生,湖北云梦人,1973年10月出生,1991年12月入伍,历任生产连战士、学员、生产排长、生产助理员、农场主任、后勤基地农艺师等职,现为武警北京总队后勤部后勤基地副主任。

  他很平凡,黝黑的脸庞,矮矮的个子,墩实的身材,即便是身着军装,也一点不显眼,若是着便装,第一次见面,你准会以为他是一位农民;他很朴实,面目和善,对人亲切,说话和蔼,为人厚道,但公私分明、原则性强,一旦认起真来,身边官兵都有点“怵”他;他很敬业,田间地头、棚上圈下每天有他劳作的身影,乡村农市、仓库作坊常常见他奔忙的脚步;他很执着,从生产战士到生产排长、从生产助理到分管生产的副主任,入伍22年,天天跟农活打交道,从未“挪过窝”。他就是北京总队后勤基地副主任黄全生。

  22年前,他入伍刚到农场时,从上到下都叫他“小黄”;22年后的今天,从上到下都叫他“老黄”。对于“老黄”这个称呼,他不仅感到满意,而且有一种幸福感。问他为啥,他淡淡一笑,说自己也不清楚,可能就是一种满足吧!正是这种满足感,让他在这北京远郊这片土地上,一干就是22个年头,谁也没听他说过苦与累、亏与欠、得与失。

  “22年的警营生活告诉我,幸福就是知足常乐,对得失要始终保持平和之心。”

  “作为一名服役22年、已到最高任职年限的干部,组织却给予我极大的关怀照顾,破格给我提了职,继续把我放在农副业生产岗位上,再一次将温暖化为我的幸福……”2013年11月7日下午,总队后勤部隆重召开黄全生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后勤基地政委许振杰、生产排班长罗晓志分别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讲述了黄全生的先进事迹,黄全生怀着一颗感恩组织、激情满怀的心,深情地讲述自己扎根后勤基地敬业奉献的工作历程。事迹报告生动感人、催人奋进,不时赢得阵阵掌声。

  在宣布晋升副团之前,提职是黄全生想都不敢多想的事。去年半年的时候,后勤部正营职干部满任职年限的干部就有6人,而且工作出色,表现都比较优秀,但只空缺一个副团编制,最后总队党委先考虑了他,直到宣传命令的那一刻,他才相信提职是真的。不是他没有这个自信,前年年底,一年一度的干部转业工作开始,当时他正营任职已满5年,而且年龄也接近最高任职年限,在拟转业干部调查摸底时,后勤部党委考虑到了他,还派了一名副部长找他谈话,他没过多说什么,表态进退走留听从组织安排,而且没有因此分心走神,跟往常一样踏踏实实干工作。后勤部党委常委会上,领导们一致认为黄全生是一个老黄牛式的好干部,后勤战线就缺这样的干部,不能让这样的干部吃亏。他不仅没有安排转业,而且还被列入后备干部推荐对象。

  “今天来基地,最大的收获是了解了黄全生同志的事迹。他扎根基地22年很不容易,是对思想、品质、思想境界不平凡的考验,现在能经受这样考验的干部越来越少……”2013年7月24日,总队政委程伟到后勤基地检查调研,黄全生扎根基地22年如一日的事迹让他倍感欣慰。

  “有的基层干部刚干3年就说老!”“这就是清廉为民务实的最好典型!”……他的事迹引起总队党委高度重视。

  “提不提走不走,做人做事都要一贯。”当记者见到他时,他还是那句话。

  1991年12月,黄全生离开湖北云梦老家,踏上北上的火车,走进火热的警营,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在新兵连,他要求严格,积极上进,工作、学习、训练样样都表现优秀,是龙虎榜上出现次数较多的新兵,还获得新训大队的嘉奖,深受新训干部骨干喜欢。

  命运有时故意捉弄人。新兵下连时,一切表现优秀的他抽兵时被抽到总队农场生产连,从一名农村青年到农场士兵,还是没摆脱一个“农”字。

  看着同批战友都分在繁华的北京城区,在霓虹灯下站岗执勤,再看看自己,整天在农场喂猪、种地,心里不是滋味儿,失落过好一阵子。老班长看出了他的心思,对他说:“养猪种地看起来不起眼儿,但把猪养好、地种好,同样能有作为。”在老班长的言传身教下,他慢慢对农场有了感情。

  “祖辈都是种庄稼的农民,我在部队养猪种菜也不丢人!”一段时间后,他安心下来,铆足了劲儿,精心养猪种地。不久,总队军械修理所要选调军械修理骨干苗子去培训,他从生产连第一个被选中,培训结束后他留在了农场。没过多久,他又因表现出色被选送到北京市汽车制动泵厂学习汽车制动泵总成流水线生产工艺,接着又跟随一名老志愿兵学习装配钳工。他头脑灵活加上勤奋好学,干什么像什么,学什么成什么,身边的战友们都对他刮目相看。

  入伍第二年,由于军政素质过硬、工作成绩突出,他成为总队原农场金属铸件厂模具、轧管车间的技术骨干。第三年,尽管农场技术骨干紧缺,考虑到他文化素质好,而且农场已连续三年没有人考上军校了,农场党委第一个推荐他考学,希望也能为农场争光。那一年,农场生产任务重,他几乎没有复习时间,凭借他在家高中学习的“老底子”一举中榜,成为一名战友们羡慕的“警校学员”,并且还在学校光荣入了党,农场上下都以他为骄傲。

  毕业后他又回到农场,按所学专业他可以接替服役到期的司务长,但工厂正值老志愿兵退伍,技术骨干力量青黄不接,领导一开口,他二话不说直接下到车间当生产排长,当时市场需求旺盛,为赶工和试制新模具,他和当战士时一样卖力工作,天天加班加点,甚至通宵达旦,但从没喊过苦累。夜间加班生产,经常碰上出现机械故障和产品质量问题,不论几点,随叫随到,随到随修,成为大家眼中的“能人”。

  离开农场到别的单位,黄全生并不是没有机会。军校毕业就是一次好机会,他没有刻意去争取,他觉得没必要,因为他信任组织、信任部队、信任领导,觉得只要自己愿意干,在哪里都能干好,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

  从农村青年到农村藉战士,从农村藉战士到农场生产干部,他自嘲为“三农干部”。战友也拿他开玩笑,说他在农场种了22年的菜,养了22年的猪,当兵不是跟枪打交道,而跟地打了22年的交道,提职也像黄牛拉车一样慢。当年跟他一起入伍的战友,有的早都是正团职了,而且走上了领导岗位。现任后勤基地主任杨滨川,当年黄全生任农场主任的时候还是下面运输大队的大队长,现在已经是他的领导了,政委许振杰是他军校时一个队的同学。

  这些他并不太在意,而是每次探亲回老家时,乡邻乡里见他被太阳晒黑的成那样,怀疑他在北京当民工,不敢相信他是部队里的“官”,确实让他有一种难言之痛。

  尴尬和困惑常常有。2001年,他还是农场生产助理,后勤部领导到猪场检查,刚到猪舍门口就被刺鼻的臭味熏得直掉眼泪,迎面撞上从猪舍出来的黄全生,一脸惊愕地问道:“你竟然受得了?”他嘿嘿一笑说:“时间长了就习惯了”。有几次老乡聚会,没人愿意挨着他坐,就是因为他身上有一股猪臊味。这些,他也都是淡淡一笑,从来不往心里去。

  “奉献即是修行,安心即是成就。我原是农村出生,本是农民子弟,在部队从事农副业生产,继承的是农民朴素的品质,传承的是父辈踏实的作风,我心安理得、无怨无悔……”报告会上,他的真情倾述感动了现场所有人。

  他经常对战士讲:“知足,最幸福的保鲜剂;珍惜,是情感的保温瓶。看到战友进步,不要嫉妒;看到别人潇洒,不要追从;看到他人富有,不要羡慕。忌妒别人,不会给自己增加任何的好处,也不可能减少别人任何的成就”、“好的生活就是不瞎想,做得多,要得少,常微笑,懂知足。烦恼是自己想出来的,痛苦是与人比出来的,快乐是知足养出来的”……他跟战士说的看似道理,表露的却是自己的心态。

  他也比,但不是跟提职快的战友比。他跟那些常年坚守在执勤一线,没有休息日、没有节假日,长时间回不了家的基层干部比;跟那些面临“走也走不了、提也提不了”,仍然在本职岗位上默默无闻奉献的干部比;跟总队历史上为革命、为国家、为人民而牲牺的张思德、霍山生、李晓红、鲁洋等英模人物比。

  他越比越知足,越比越幸福。

黄全生:扎根后勤基地22年的“庄稼兵”

  “22年的部队历练告诉我,幸福就是知责奋进,对事业要始终保持有为之志。”

  天地生人,有一人当有一人之业;人生在世,生一日当尽一日之勤。黄全生从小就知道这句古训。当新兵时,他立志当一名好兵。在新兵连,他是第一个上龙虎榜的新兵,是中队最先打下擒敌拳的新兵,也是第一个受到嘉奖的新兵。下连分到农场成为一名“庄稼兵”,他没有抱怨、没有气馁,而是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始终保持一颗进取心,刚一个月就被选为技术骨干苗子参加培训。无论是学习汽车制动泵总成流水线生产工艺,还是在金属铸件车间学习装配钳工,他总是抢在先、干在前,达不到标准要求决不放弃、决不罢休,凭着自己不服输、爱钻研的劲头,很快成为技术骨干。

  当车间生产排长时,当时市场需求旺盛,生产任务量非常大,为赶工和试制新模具,就与战士一起加班加点,通宵达旦不休息,每天从头到脚都是泥和土,从里到外都是汗和油,困了累了打个盹,渴了饿了在车间吃喝,出了故障随时抢修,生怕耽误一点工时,但从未感到苦和累。战士们都劝他:“排长,你是干部,没必要像我们一样”,他还是习惯性地嘿嘿一笑:“没有战士,那来干部,跟大家一起干活,心里踏实!”

  1998年,部队不让搞生产经营,金属铸件厂撤销,这个刚刚干出点“名堂”的生产排长就“失业”了。他重操旧业,又干起了养猪种菜的老本行。

  当生产排长累是累,但还算体面,养猪种菜除了脏和累,还是脏和累。这个时候,他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党员,是农副业生产的带头人,身后还有几十名看着他的战士,怎么能撂挑子呢?他迅速调整心态,带头积极投入农副业生产,与大家一同劳动吃住在田间地头、牛羊圈舍。

  在这段时间里,他自费买来《蔬菜高品质栽培》、《日光温室蔬菜高产栽培》、《养猪大全》、《猪的疾病与预防》等书籍,利用晚上等业余时间潜心研读,从中吸取生产技术知识,从书本到实践,从实践到书本,慢慢地他越来越痴迷农副业生产,创收和增产给他带来了快乐,也带来了激情,让他明白科学知识对农副业生产的重要性。信心大动力足。他决心当一名有所作为的“农场人”,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干出成绩。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调动大家的积极性,他把自己当成普通一兵,每天与战士一同劳动在田间猪舍。好几次,刚到后勤部机关工作的同志来农场检查,都把他当成了一名老兵而闹出笑话。时间长了,大家都习惯叫他“猪官”。就这样,他一干就是5年。

  2003年,农场调整为副食品生产基地,他成为专职生产助理,负责带领生产中队搞好种植养殖及副食品生产等工作,编制调整使他信心和动力更足,决心把这次调整当成全面提高的好机会,主动与官兵打成一片,认真组织生产劳动,积极摸索提高生产效益的方法路子。

  2005年正式成立后勤基地,他分管农副业生产,成为一名农艺师。由于基地建设刚刚起步,各方面都比较落后,他变压力为动力,主动学习充电,注重全面提高。在他办公室的书柜里,塞满了《实用种子学》、《大田管理》、《农业经济研究》等各种各样农副业生产的书籍,报架上摆满了《北京蔬菜》和《北京农业》等多种种养类书刊。他废寝忘食、如饥似渴,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刻苦钻研现代化农业生产,悉心掌握农业科技领域的最新动态和应用技术。在他的带领下,大田种植、蔬菜种植、农畜养殖连年丰收增产,农副产品保障水平进一步提高。

  近年来,在大田种植上,他灵活掌握种植结构,突出加强冬小麦和青储饲料的田间管理,每年小麦产量近20万斤,青储玉米产量达到260万斤。在蔬菜种植上,他注重科学管理,努力提高科技含量,采取预防在先的对策,减少虫病的危害和药物的使用,保证蔬菜生产实现“无公害”,让部队官兵吃上了新鲜放心的绿色蔬菜,年产蔬菜 30余万斤。在养殖工作上,他着重抓好防病治病工作,做到科学饲养,年出栏仔猪300头,肥猪200头,实现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基地成立以来的数年间,粮食、蔬菜产量和养殖效益年年都达到历史最好水平,农副业生产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保障能力和水平进一步提高。

  2008年,他提升为基地副主任,不但要负责农副业生产,还要抓基地的全面管理。结合自己多年基地工作经历,他总结出安全工作“五抓”措施,即建章立制抓规范,建立健全各类安全组织,明确各级职责,对安全责任进行条块式分解,确保安全管理无死角、安全责任无盲区。关口前移抓预防,在任务、季度转换等时期,积极预测可能发生的问题,研究应对措施,抓好预防工作。注重经常性安全教育和训练,提高官兵的自我保护、避险和救助能力。突出重点抓治理,定期开展安全隐患大排查、作风纪律整顿、车辆运行秩序整顿、枪弹五个一遍等活动,分阶段、有重点进行专项治理,确保安全重点防范有效。检查督导抓落实,值班领导每天采取监控抽查、实地检查、夜间巡查等方法,确保领导到位、检查到位、抓末端落实到位。改进作风抓养成,不良养成是部队管理顽疾,也是安全管理隐患,可能成为压倒安全“骆驼”的“稻草”。他不怕麻烦,不怕得罪人,抓养成不解决问题不撒手,不见成效不罢休。他抓管理7年,基地7年安全无事故。 “安全是最舒服的枕头!”这是他抓安全管理常说的一句话。

  2013年,总队推进全面建设现代后勤试点建设,基地担负农副业生产示范基地试点观摩任务。黄全生重任在身,既要抓生产,又要抓管理,还要负责日光温室、养殖场改造两项工程建设。他一边带队组织农副业生产,每天从早上五点忙到晚上十点。为了赶抢时间,他带领官兵连夜修道路铺地砖,铺草皮安路灯,鏖战了一个通宵没合眼,让第二天早早赶来的后勤部领导格外惊喜,直夸基地官兵能战斗、能吃苦、能奉献。

  新建日光温室融合了“生产设施设备一流、现代科技应用普及”现代生产理念,技术含量达到国内先进水平,8栋日光温室年产蔬菜可达30余万斤;养殖场采用漏粪地板、自动刮粪,紫外消毒、自动喷洒,空气对流、自动换气等现代养殖技术,实现了无污染、无异味、零排放,可存栏生猪400余头,年出栏生猪可达900余头,产肉10万余斤。现场观摩那天,总部首长给予高度评价,参观人员赞口不绝。

  乘风破浪,续力前行。如今,基地步入向现代后勤奋进的行列,黄全生与其他“基地人”没有满足已有的成绩,多次派人到地方单位参观见学,邀请农科院专家实地论证,确立起“科技引领、规模集约、美观实用、绿色生态”建设思路,拟制了《现代后勤示范基地三年建设规划》,为基地建设绘制出一张崭新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兵龄增加热情不减,发展受限干劲不降,他把对基地的爱、对基地的情,转化为知责奋进的行动。从报告席上走下来,黄全生就向领导表态:继续守好阵地、尽好本分。

黄全生:扎根后勤基地22年的“庄稼兵”

  “22年的组织培养告诉我,幸福就是知恩图报,对组织要始终保持感激之情。”

  “不管身处顺境逆境,人都要懂得感恩、学会感恩、真正感恩。”这是基地一位老领导对黄全生说过的一句话,他时时铭记在心。奉献部队22年,组织培养22年。黄全生深切地感受到,个人永远离不开组织,感恩组织是对党员干部党性觉悟的基本要求。

  近些年,不时有人对他说:“正营都五年多了,还那么卖力,图个啥呀?”“陪了三任主官,干了6年副职,还有意思吗?”听着这些“关心话”,他徬彷过、犹豫过、动摇过,但他想到组织的培养之恩,想到家人的默默付出,想到基地的发展变化,内心慢慢平静下来。每当他遇到困难的时候,都是组织给予及时的帮助;每当他思想困惑的时候,都有领导春雨般的关怀。每每这个时候,他都会不由地扪心自问:是不是只有职务晋升了、发展如愿了才懂得感恩组织,如果党性觉悟轻易被个人利益得失突破,那么组织悉心培养我22年的初衷又是什么?每每这个时候,他都会想起入伍时面对军旗庄严宣誓的心潮澎湃,想起入党时面对党旗表达忠心的热血沸腾,想起提干后面对岗位挑战的昂扬斗志。

  入伍22年,组织给他留下不少幸福的记忆。2004年底,他家属随军进京后没有工作,基地领导看到他的难处,就想方设法帮助他爱人联系工作,办事交通不便还安排车辆保障,直到找到工作单位;没有住房,家属孩子住临时宿舍,上下班不方便,基地领导找总队分管领导和业务部门汇报,为他解决了一套公寓房;孩子办理入学,也是基地领导出面找共建单位给予特事特办。黄全生心里最清楚,从农村青年到武警战士、从普通战士到技术骨干、从技术骨干到军校学员、从军校学员到生产排长、从生产排长到专职助理、从专职助理到农场主任,尔后又到基地副主任,到现在提副团,哪一步都离不开组织的培养和关怀。

  朴实憨厚的父母从小就教育黄全生要学会知恩图报。到了部队,考了学、提了干、入了党,怎么能够为了提职晋升而丢党性、忘党恩呢?回顾父母的教诲,想着组织的关怀,他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坚守自己的判断、恪守军人的价值,即便组织不给晋职,或安排转业,也要做人做事坚持一贯,绝不能做背根忘本的事。每次晋升落空,他都自我调整心态、稳心定神,以更加昂扬的精神状态投入到工作之中。在物质利益和职务待遇方面,从没向组织伸过一次手、开过一次口。

  “我没觉得组织上亏欠我什么。”正是因为对组织始终怀有无怨无悔的感恩之情,22年他坚定执着,22年他难舍难弃,22年他默默坚守。1996年,最疼自己的奶奶去世,因为在校学习没有回去;2000年,有着养育之恩的姑母去世,因为工作忙没有回去;2003年,妻子分娩,正值三秋抢种没有回去;2012年,父亲病危,因为十八大战备没有回去,任务结束后回去时父亲已经被癌症折磨得说不了话,父子俩只能用泪眼交流,一直守在床前为父亲送了终,父亲无憾,儿子无悔。

  要说亏欠,他感到最亏欠的是家人。入伍22年,只有去年和前年回老家过春节,去年春节回老家还是遇上父亲病危,算是回去送终加处理后事。结婚后,妻子就来过北京一回,可是没住几天就因暴发非典疫情,不得不离开北京。妻子怀孕没回去过,直到孩子出生三天后才回到老家。那一年他刚刚任生产助理,又是第一年组织生产,责任大担子重,当时正忙“三夏”,抢收后马上忙着整地,整完地又马上忙着抢种,谁让孩子在这个时候跟自己抢时间呢!

  家属随军后,他天天铆在基地回不了家。通常情况下一周回家一次,最多两次。现在孩子九岁上三年级了,他没有时间辅导,有时连开家长都去不了。他去开过两次家长会,可孩子却高兴不起来。为啥?他跟其他家长坐在一起,显得特别另类,私下同学们都问孩子:你爸爸是不是农民啊?

  他没有自卑,相反,别人叫他“老黄”,他反而感到自豪。不光是基地官兵叫他“老黄”,附近村民也叫他“老黄”,而且“老黄”的名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他待人热情,为人踏实,乐于助人,喜欢为村民办实事、做好事。基地附近有马村、商马房村、西大营村、六合庄村等好几个村,基地每年都要跟当地村镇开展共建互助活动,定期到村里送农业科技图书,定期开放基地澡堂让村民免费洗澡,定期救济慰问村里的军烈属、老红军、特困户。村民家里有人生病,基地派车送医院,村民堆大棚出工出力帮忙干活,每年都要派兵帮助村里清理垃圾、美化环境。总之,所有跟村民打交道的事基本上都是老黄带头。

  “有困难,找老黄!”黄全生在当地老百姓中赢得了好口碑。

  时间一长,“老黄”就成“名人”了,参加双拥活动少不了他,表彰双拥个人也少不了他。基地每年都被大兴区表彰为双拥共建模范单位,与马村一直是北京市双拥共建标兵对子,黄全生到大兴区作过两次事迹报告,还上了区电视台。

  真正幸福的人善于忘记自己给过别人什么,却永远记得别人给过自己什么。入伍22年来,组织给他的荣誉和褒奖,他如数家珍:三次荣立三等功,两次被总队评为安全稳定工作先进个人,8次被评为优秀党员,5次被评为大兴区双拥模范先进个人。2007年,被武警总部评为五好文明家庭。2012年,妻子被表彰为朝阳区百名孝星。“这些荣誉,是我们全家的幸福因子!”说话间,他黝黑的脸膛洋溢着幸福。

  “只要组织需要、部队需要、基地需要,我就要义无反顾地把这一份已经书写22年的答卷,继续默默无闻、无怨无悔地书写下去、永远合格!”事迹报告会上,黄全生再一次向组织敞开自己的心扉。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