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让光伏发电走得更远(样本·观察经济一线)

2014年09月04日05:2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制图:宋 嵩

  无人料到,前两年经历过疯狂扩张、行业危机、大批企业倒闭的光伏产业,能这么快重新站立起来。

  浙江省嘉兴市作为省光伏产业“五位一体”创新综合试点,已有越来越多的企业、个人加入自建光伏电站行列,分布式光伏是否已经迎来行业春天?

  农家便利 企业受益

  阳光下,嘉兴市沙家浜村一幢幢农家小别墅的楼顶熠熠生辉,太阳的光能正源源不断地转化成电能。

  村会计张桂荣家是第一家安装光伏发电设备的。“我家屋顶装有8块光伏组件,装机容量是2000瓦。一家6口人,平均每天的用电量不超过3度,但屋顶的发电装置每天可以发6度电,3度自用,3度卖给电网。”

  2013年9月,沙家浜农村社区集中连片户用光伏发电项目正式启动,首期100户,每户年发电量为2000千瓦时。这是浙江省首个光伏发电村。

  分布式光伏发电不仅可民用,企业热情也十分高涨。作为薄膜太阳能领域的佼佼者,嘉兴秀洲区的上澎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产品绝大部分出口美国和印度。目前业界公认的新一代光伏技术有3项,上澎公司就占有其中两项。

  上澎公司总裁赖磊平说,过去采用旧技术,太阳能转化率仅为17%,现在,转化率提高到21%以上。就光伏转换率而言,提高一个百分点就很了不起。

  “今年盛夏,我们再也不担心高峰限电而影响生产。”福莱特光伏玻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办常务副主任苑飞说。墙上的电子屏幕,实时播报着企业屋顶光伏电站的发电情况:企业投资6000万元,厂区12.3万平方米屋顶上,装有8.364兆瓦的太阳能电板,今年6月30日并网发电后,短短一个月,屋顶电站发电量接近100万千瓦时,自身用电需求得到缓解,更看到了光伏行业的前景。

  嘉兴的分布式光伏发电,一般建在用户场地附近,自发自用或就近并网使用。2012年底,嘉兴市开展光伏产业“五位一体”创新综合试点工作,即光伏产业基地建设、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智能电网局域网建设和政策集成创新,累计光伏发电6573万千瓦时,等于节约发电燃煤2.62万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1962.9吨,减少温室气体二氧化碳排放6.55万吨,相当于造林52.5万亩。

  成本下降 利润上升

  2012年是嘉兴光伏的低谷期。全市60多家光伏企业集体过冬,部分小企业不得已转入半停产状态,电池片的单位价格从2010年底的9元跌到5元,全行业利润总额下降16.1%。

  部分企业在寒冬中坚持了转型升级。上澎科技正是在严冬中,秉持“高科技引领”的理念进入光伏市场;昱辉阳光则将研发人员由20多名增加到80多名,成功将产品由多晶硅转向类单晶硅片,成本低于单晶硅,转换效率却不输给单晶硅,技术水平国内领先。

  如今,分布式光伏迅速崛起,除了技术上取得突破外,政府支持是让光伏企业迅速走出低谷、实现盈利的关键。

  赖磊平算了一笔账:按一兆瓦投资850万元计算,嘉兴年日照时间1100—1200个小时,所投资的设备每年能发电100万千瓦时。目前,国家补贴为0.42元/千瓦时,浙江省在项目建成后前三年每年补0.3元/千瓦时,嘉兴补贴0.1元/千瓦时。加上自发自用节约的0.9元左右/千瓦时的电费以及卖给国家电网的电费,6年多就能收回成本。之后每年发电100万千瓦时的所得是净收益。

  在嘉兴市光伏办常务副主任杨河看来,今后,分布式光伏发电会更多进入民用领域,不仅节能减排,改变传统观念、形成环保意识,更是难得的收获。

  一组数据可以说明问题:今年上半年,嘉兴规模以上光伏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94.59亿元,同比增长31.1%,利润3.2亿元,同比增长9.3倍。

  政府主导 发展有序

  政府主导,由园区统一征集屋顶,有序分配;补贴力度较大,并在融资等难题上予以突破,嘉兴的分布式光伏发电取得长足进展,主要原因在此。

  市长肖培生介绍,目前全市有350万平方米的有效屋顶在用于光伏发电,光伏发电累计装机容量达到260兆瓦,相当于秦山核电一期的装机容量,累计发电量达6573万千瓦时。嘉兴市行政中心、秀洲区行政中心、海宁皮革城等屋顶都实现了光伏发电,电量主要用于办公照明。

  如今,嘉兴市的屋顶成了稀缺资源,企业、医院、学校、大型市场,直至农民家的屋顶,都被有效地征集起来,统一配置。

  “企业最关心怎么拿到屋顶资源,哪些屋顶可以建,哪些屋顶适合建?现在不同屋顶的类型、结构一目了然,为项目建设指明了方向。”中广核太阳能(嘉兴)有限公司总经理杜文源很满意。

  记者手记

  当前,嘉兴分布式光伏产业的崛起令人欢欣,但要可持续发展,则需要将眼光放远,做出有远见的部署。

  比如继续鼓励技术突破—目前,白天的发电难以储存到夜间使用,关键是储能问题得不到突破;让光伏走进更多百姓家,产品能不能有始有终实现20年保修?很多企业在屋顶建电站,万一企业倒闭,怎么保证电站一直应用?20年后,产品报废了,怎么回收?

  这些,都是产业设计时要考虑的成本。而目前无论政府还是企业,眼光还在关注销售、赚钱,对产业研究显得不足。光伏装置需要的衰竭评估、评判标准怎么制定,回收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已经摆在眼前。

  《 人民日报 》( 2014年09月04日 10 版)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