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教育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湾边新花鸟市场仅过渡5年?(组图)

2014年09月04日08:5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今日热点
计划10月搬迁的鳌峰洲花鸟市场
计划10月搬迁的鳌峰洲花鸟市场

  鳌峰洲花鸟市场将于10月10日前整体搬迁至湾边的福州国艺花鸟工艺品综合市场。如今,距离搬迁大限还有36天,整整走过了10个年头的鳌峰洲花鸟市场的发展进程可能画上句号,然而一个“新市场仅作为过渡使用”的传言让不少准备搬迁的商户感到纠结与茫然。

  这一传闻并非空穴来风,东南快报记者拿到一份福州市政府的会议纪要中,确实议定了“五年过渡期”这一事项。让很多商户担心的是,搬走之后,面临的不仅是新一轮的市场培育期,五年时间的努力,是否又会付之东流?

  “5年过渡期”传言让商户举棋不定

  昨日凌晨6点多,在鳌峰路的花鸟市场开了一家水族店的老孙打开了店门,开始给鱼儿换水,对于老孙而言这样起早摸黑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十多个年头。

  老孙和很多商户一样听到要搬迁的风声之后,专程打车去位于齐安路的新市场—福州国艺花鸟工艺品综合市场进行了一番考察。“那地方太偏了,搬过去估计要忍受很长一段时间的亏损期。”老孙说,不过最让他纠结的是听说新市场是政府临时找到厂房改造的,仅仅是作为过渡使用。

  “过渡,也就意味着没几年后又得折腾着搬迁。”同样在鳌峰洲花鸟市场经营水族生意的潘生(化名)说,一间店面包括装修投资就得四五十万元,搬到新的市场至少要准备2-3年的亏损期,听说过渡期最多不过5年,剩下的一两年想要赚回数十万元的投资成本,对他这种“赚点工钱”的小店几乎不可能。

  在市场里经营红木的张兰英(化名)说,传言大家都有耳闻,这让很多商户举棋不定。张兰英告诉东南快报记者,包括他在内的一些商户还亲眼看到了一份政府会议纪要。

  “仅为临时过渡使用,过渡期不超过五年。”虽然搬迁大限之日越发临近,商户们却愈发不知所措。

  


  今日热点
位于齐安路的金飞鱼旧厂房正在改造成花鸟综合市场
位于齐安路的金飞鱼旧厂房正在改造成花鸟综合市场

  市政府会议纪要明确过渡期时限

  东南快报记者从7月9日印发的福州市人民政府专题会议纪要中找到了上述商户所说的“过渡期”。

  上述会议纪要提到了关于鳌峰洲花鸟市场搬迁工作,明确“在不改变工业厂房用地性质、整体功能以及符合消防、建筑质量安全的前提下,同意金飞鱼公司齐安路厂房进行适当改造装修后作为鳌峰洲花鸟市场搬迁临时过渡使用,过渡期原则上不超过五年。”东南快报记者注意到,该份会议纪要分送到了富闽基金会、民天集团、台江区政府、鼓楼区政府、福州市商贸服务业局、国土资源局、规划局、土地发展中心等单位。

  随后,东南快报记者就“过渡期”的说法向相关主管部门进行求证,相关负责人证实说:“五年的过渡期确实存在,而原先选定的地块拆迁工作已停滞,如今选定的地块也算是解决目前的困局。”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08年11月,福州土地发展中心就签约收储了民天集团下属的蔬菜批发市场(含花鸟市场)82.91亩用地。2012年1月16日,原花鸟市场地块由福州市国土资源局公开拍卖出让,出让面积28.14亩,福建富闽基金会以28200万元竞得该地块使用权。

  昨日,富闽基金会负责人季先生告诉东南快报记者,按照原先的约定,交地期限是2年时间,目前距离1月份的交地时间已经过了8个月。据季先生透露,开发商原计划在此地块建起一座迷你商业综合体,一再拖延的交地时间也拖慢了整个计划的进程,给公司增加了不少成本费用。

  “鳌峰洲的地块早已拍出,再不交出,政府每天的滞纳金就高达25万元。”上述主管部门负责人称,金飞鱼公司恰好有空闲的厂房可以作为过渡搬迁,解决了目前用地的燃眉之急。

  


  今日热点

  招商部招商时有意避开“过渡期”

  由于搬迁期限即将临近,位于齐安路的福州国艺花鸟工艺品综合市场也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旧厂房的改造。在新市场四周,大幅的招商广告贴满了马路边围挡墙。

  虽然“过渡期”一事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证实,但是,国艺市场招商部在向商户推广时,却在“过渡期”问题上闪烁其词。

  东南快报记者以搬迁商户身份咨询了招商部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已确定租金为每月每平方米65元,关于免租期还有待进一步商定。为了提醒商家尽早预订,该工作人员称一层总共仅两万平方米,目前需求量已超过五万平方米。

  当东南快报记者问及五年期限时,该工作人员立刻表示“是谣传”,公司投入上亿元打造新市场,接下来还会有二期项目,配套酒店,不可能只有五年时间。“我们公司也是有背景的。”并一再表示对此大可放心。

  昨日下午,东南快报记者联系到了福州国艺花鸟工艺品综合市场的法定代表人林飞。他坦诚,国艺花鸟工艺品综合市场地块原先为福州金飞鱼采油机有限公司,土地性质为工业用地。根据国家的相关法规,工业用地作为商服用地时必须有明确的使用期限,这才会有“原则上不超过5年”的说法。

  不过,林飞认为,待5年使用期满后,可再向政府申请新的过渡期。“可以有第二个五年,第三个五年……”

  五年后搬不搬主管部门不确定

  虽然新市场的管理方认为“过渡期”一事解决起来并不难,但8月27日福州金山投资区管委会关于金飞鱼公司申请临时建设宠物区构筑物的批复中却提到,金飞鱼公司临时建设的宠物区构筑物如果在过渡使用期限已满时,还未能获得福州市规划局批准,则须无条件拆除该构筑物。

  “至于5年后是否需要再搬,这事谁也无法给出答案。”上述主管部门有关负责人也表示,过渡期满后,相信政府会制订妥善的方案。至于这个方案是怎么样的,现在无法明确。对于市场搬迁太远的问题,该负责人称,同样在湾边,西营里市场搬迁之后一个月曾进行回访,商户对经营状况满意,对市场未来发展有信心。现在来看,已经完全恢复了原先的交易规模。

  该负责人称,一旦市场搬迁过去了,没有特别情况,应该是不会轻易要求再搬迁。毕竟商户和金飞鱼都有所投入,商户可以放心经营。也鼓励他们自寻店面,没有强制要求一定要搬迁至湾边。

  据了解,原先选定的搬迁地块,政府是计划建成“花园式”市场,既是花鸟市场又是休闲公园,例如销售的花卉跟观赏的花卉连成一片,宠物区域也规划有楼台水榭,定位休闲功能。不过,这些都还仅仅停留在设想阶段,目前无法实现。

  


  今日热点

  业内人士

  市场规模的形成需时间培育和沉淀

  对于花鸟市场未来的发展“轨迹”,目前谁也无法给出定论。毋庸置疑的是,做好市场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也需要对市场的精心培育。

  “市场的培育期一般要长达3-5年,花鸟市场的客流特点决定其选址的重要性,会直接影响到市场形成的进度。”长期关注商业的福州大学管理学院教授陈章旺表示,花鸟市场搬至湾边,既不利于市场规模的形成,也缺乏生态环境,3-5年的培育期肯定不够,要真正成长起来也要依托城市的发展,至少也是十几二十年的事。

  陈章旺表示,花鸟市场作为市民生活的点缀,是城市文化的一部分,就像是城市的会所,特点就是“闲、慢、静”。原先位于鳌峰洲的花鸟市场,经过多年的沉淀,已经形成一定的客流量和购物习惯。搬迁的新址,若要形成商业中心,无论从交通、还是固定人口而言都没有优势。

  “花鸟市场的定位就是休闲性,市民得闲可以去溜达的地方。”陈章旺认为,福州的城市半径无论如何扩大,湾边对于市民前去消费,时间成本太大。其他大型批发市场虽然搬得比较远,但由于不是零售,主要依靠物流,问题不大。

  “在外地,花鸟市场都是分布在市中心,甚至会在老城区,新城区的很少。”业内表示,花鸟市场迁至湾边,希望不是权宜之计,而应该有长远的考虑。无论哪个城市,最早的花鸟市场都不是政府方面事先规划的,而是经过时间和商业氛围的积淀。

  有专家表示,花鸟市场客流属于见缝插针、零散、休闲类,消费需求层次较高,可以尝试向高尚社区周边延伸,其实现在很多人都喜欢对家里进行装点,市场需求量还是很大的。但遗憾的是,其实政府从意识上并没有特别重视这块。

  而记者注意到,由于规划的更改,旧市场原先热闹的场面,最后仅成为回忆的并不是没有先例。

  同样是花鸟市场,如今的左海花鸟市场内,开门营业的店铺不到5家,绝大多数店面都关着。

  1994年,左海花鸟市场开始出现,之后陆续进行了翻新、改造、扩大,大约在上个世纪末达到了规模的最大化。但在2011年,有关部门将多数店铺的集中地,改造成停车场,花鸟市场也由此衰弱,地位很是尴尬。

  延伸

  福州花鸟市场的前世今生

  10月10日即将面临的这次搬迁,并不是福州花鸟市场的首次搬迁。

  上世纪80年代,福州花鸟市场挤在台江小桥边上一条狭长的便道里,后来改到达道路、南公园等地。1991年建成台江花鸟市场,位于六一中路光明桥畔,由临时占用旧防洪堤坝兴建的简易市场、晋安河旁露天圩市及花鸟艺术城三部分组成。

  2004年10月,福州花鸟市场搬迁至鳌峰路68号,占地53亩,面积是原来的3倍,大部分商家是从原六一中路花鸟市场搬过来的,涵盖花卉、宠物、鱼虫、古玩、寿山石等。

  随着附近的副食品批发市场陆续搬迁,鳌峰洲仅剩花鸟市场留守。福州市规划部门相关人士曾表示,各类批发市场搬迁后,包括花鸟市场在内的该地块将定位为金融、商务中心区。

  东快记者文来源新华网福建频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