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从李琪的“好声音”说起

2014年09月15日06:0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文/杨道立

  连着几天听人讲李琪,说她是“好声音”汪峰组最后胜出的四强之一。就像香港人为生在香江的叶晴晴兴奋。不同的是,后者乃已故中共元老叶帅孙女;前者呢,新闻点在“求学地”。大连本地影响力最大的报纸,用大号黑体字刊出:“李琪系大连艺术学院毕业”。

  这让我想起《开演前后》一书提到的大连往事:

  “1985年,在作曲家郑建春、郑述诚倡导下,邀请指挥家谭利华,并从天津借调乐手,排演了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唤起大连观众的交响乐情结。”

  其实,演出仅是那次活动宏大构想的一部分,深层目标,是希望城市惟一的一所艺术中专“大连艺校”,由文化局移交高校管理;以期按比例分批招收管弦乐专业的大学生,通过经年努力,最终成立一支编制齐备、有较高水准的交响乐团。

  然,受体制之囿,美好的动议打了水漂。可喜的是,它助推了辽宁师范大学成立音乐学院,改变了大连地区无高等艺术教育的格局。即便如此,高等艺术教育在大连仍然是困窘的。

  眨眼十几年过去。某天,突然听到摄影家朋友说,他被医科大学请去担任摄影系主任,我一面替朋友高兴,一面觉得怪怪的:医科大学怎么还设美术、摄影专业?比这更令人讶异,他们真的是一本正经办起了艺术学院。不久发现,学播音的进出理工大学,爱唱歌的考到外语学院学习音乐,由轻工学院易名的大连工业大学,也以服装和模特专业名噪一时。

  进入21世纪,官办,私立,各类艺术院校在各种招牌下,把大连的地利优势发挥到极致。

  这让人不禁感慨:原本只能为专业文艺团体提供俊男靓女的城市,因市场和机制魔力,倏然间,由艺术“苗圃”变为人才“森林”。

  兼有北国粗犷和滨海浪漫的大连,对想吃艺术饭的孩子具有挡不住的诱惑。当年秦咏诚等人呼吁把沈音搬到大连差点被打成右派。斗转星移,30年后,高等艺术教育在大连,可谓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人们开始正视,艺术教育在大连,比展览、会议等无烟工业,似乎有着更好的发展态势。

  没有“总部经济”依赖的教育事业,或许更贪恋自然与人文资源的品质。美国的欧柏林和德国的海德堡都是远离首都。这些年,竞相成立的高校交响乐团,不仅把郑建春他们做交响乐的梦想变成现实,还以对高素质艺术人才的需求,让大连对海归及各大艺术院校毕业生,格外具有了磁引力。“漂”在大连的,真不在少数!

  近些年,大连大学交响乐团赴法等国做交流,大连艺术学院交响乐团在哈尔滨之夏引起轰动······必须承认,这几所大学的乐团都得济于大家、名人,他们有的来做短期辅导,有的干脆落户此地。

  理智地说,中国的“大学扩招”是不成功的。但,就像超生的孩子必须享受平等人权,不能因时事之殇而迁怒任何一个莘莘学子。

  对我们这样连物质审美力都曾遭到破坏的民族来说,多些人学习艺术,不管将来做什么,都利大于弊。更何况还有天才,等待老师去发现和开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