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美媒:国际社会的短视酿成埃博拉疫情蔓延悲剧(图)

2014年09月26日09:2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安理会9月18日就埃博拉疫情召开紧急会议并一致通过第2177号决议,呼吁联合国会员国向遭受疫情影响的国家提供紧急援助。李洋 摄
  安理会9月18日就埃博拉疫情召开紧急会议并一致通过第2177号决议,呼吁联合国会员国向遭受疫情影响的国家提供紧急援助。李洋 摄

  中新网9月26日电  埃博拉疫情继续肆虐,迄今为止,西非共有2900多人埃博拉患者死亡,近6300人感染。美国《纽约时报》26日发表评论文章指出,埃博拉疫情在西非的蔓延是个悲剧。但更重要的是,全球对它做出的反应已经成为一大败笔。正是国际社会的短视,酿成埃博拉悲剧。

  分析称,这是一个经典案例,说明及早采取行动本来可以挽救生命、节约资金。然而国际社会却犹豫不决。现在在利比里亚,每过两、三周,病例数量就会增加一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对最坏情况做出了最新估计,称到明年1月,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病例数量可能将升至140万例。

  在个人生活中,我们倒永远不会容忍这种短视行为。如果家里的屋顶漏水了,我们会在整所房子所被毁掉之前修好它。如果买了一辆车,我们就会给它加油,让发动机能够运行。然而,在公共政策方面—从教育到全球健康—我们经常拒绝在早期投入努力,结果拖到事态变得严重,我们不得不付出大得多的代价。

  我们并非不知道该如何控制埃博拉的蔓延。在乌干达,美国资助了一个出色的预防项目,训练当地卫生工作者识别这种病毒,并阻止它的蔓延,因此,在2011年,那里仅仅出现了一个埃博拉病例,它的蔓延就被阻断了。

  二三十年之前,我们用错误的方式应对艾滋病,带来了灾难;后来面对海地的霍乱疫情,我们也应对不当,从这些教训中,我们已经了解到,及早阻断传染性疾病的蔓延很有必要。然而对于去年12月在几内亚出现的埃博拉疫情,全球各国却都无动于衷:受灾国家和世界上其他国家都对此应对不当,因此,本来只会损失少量金钱和生命的疫情,将让我们付出巨大代价。

  西非如果出现最糟糕的局面,埃博拉可能会成为该地区的流行病,并影响到西方。埃博拉的死亡率很高,但感染性并不是特别强,所以在拥有现代卫生体系的国家中,它大概不会成为一种流行病。这个悲剧是全人类的失败。

  一些国家开始争相响应,提供援助(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未来六个月可能将耗费10亿美元,不过没人知道到底需要多少),问题是,他们可能会把本来将投入其他重要解困济贫项目上的钱抽出来。慈善组织One campaign的杰米·德拉蒙德(Jamie Drummond)表示,他担心,一些政府可能会抽出钱来支援抗击埃博拉疫情,而这些钱本来是用于购买儿童疫苗,或缓解索马里和苏丹南部正在出现的饥荒的。

  为儿童接种疫苗有很高的性价比。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资料显示,1990年以来,疫苗和其他一些简单干预方式(比如对痢疾的治疗)挽救了近1亿名儿童的生命。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现在正在努力筹集额外的75亿美元,以使全球各地的其他3亿儿童可以接种疫苗。全球疫苗免疫联盟说,加上它现有的20亿美元,这些钱可以挽救500万到600万儿童的生命,并产生800亿到1000亿美元的经济效益。

  我们当然应该进行这种投资,这是明摆着的事。在21世纪,我们有扑灭多场火灾的资源。

  “我很担心,”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的首席执行官塞思·伯克利博士(Seth Berkley)说,“就算是为了应对埃博拉疫情这样严重的紧急事件,你也不应该削减全球儿童的免疫投入。”

  对于具有军事性质的国家安全风险,我们会投入巨额资金来应对,就像奥巴马决定翻新美国的核武库,30年内的花费可能会高达1万亿美元。因此,我们不要忘记了,传染性疾病也可以对国家构成安全威胁。

  我们的短视行为,给众多公共政策领域造成了不良影响。如今我们花费数十亿美元来打击极端分子,但却没有在儿童教育或妇女赋权上投入哪怕是微不足道的金额,尽管从中期来看,后者在减少极端主义方面会取得可观的成功,而且在过去有着极其良好的记录。此外,我们在海外部署一名士兵一年的费用,至少可以资助20所学校。

  这种市场失灵如此严重,以至于出现了旨在解决该问题的新型金融工具—社会影响债券。这些债券为职业培训或早期教育项目提供资金,当政府开始节省资金,它们就能为投资者赚取财务上的回报。

  但是,我们的短视行为导致的最坏结果并不是钱财上的浪费,而是让埃博拉夺去了本不该损失的生命,是让美国的一些孩子成为半文盲成人,是让无法接种疫苗的孩子,去承担领导者们对埃博拉疫情应对不当的风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