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信托、P2P进军浙江农村金融 专家称应给其空间发展

2014年10月11日11:2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中新网杭州10月11日电  (见习记者 倪晨琪)2012年5月浙江丽水农村金融改革试点正式启动,2年多来,伴随着浙江农村金融的探索发展以及现今互联网金融的大发展,除却传统商业银行,在浙江,P2P农业贷款、农林信托、土地流转信托等金融创新模式亦进军农村金融,拓深农村金融服务渠道。

  对此,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教授徐旭初对中新网记者表示,浙江林权信托、土地流转信托及P2P网贷等金融模式服务“三农”经济,目前还看不清其发展。但是存在即有一定的合理性,应该“放水养鱼”,让市场去判断和检验。这些创新在拓宽为农服务金融渠道的同时,也有利于打破传统对“三农”的“金融歧视”。

  土地流转与林权信托 创新先行

  2013年,三中全会《决议》明确提出,在坚持和完善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前提下,赋予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允许农民以承包经营权入股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

  浙江省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沙虎居教授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何改善当前农村金融的信用环境、如何实现“小服务、大民生”是现在浙江农村金融改革探索的重点。怎样将农民的土地承包权、宅基地的流转权以及土地的经营权等通过金融创新,盘活农民资产,让农民享受平等的经济成果是现在农村金融的主要探索目标。

  根据浙江统计信息网的数据表明,2013年,浙江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6106元,连续29年位居全国各省(区)首位。至2013年,集体土地所有权确权登记率97.0%,宅基地跨社置换、有偿退出和有偿使用试点稳妥开展。

  数据显示,全省已有小贷公司314家、农村商业银行19家、村镇银行64家;已有541家融资性担保机构,亿元以上担保机构上升到117家。农房抵押贷款余额达到108亿元。

  浙江农村金融改革的成效渐显,同时,据记者了解,在浙江农村金融改革的探索过程中,除却传统银行及担保机构,信托也已经开始进入农村金融领域。信托—往往是高收益和高风险,其进入“三农”领域值得关注。

  据记者了解,全国首个林权信托项目—“绿色摇篮1号”,目前在丽水开展。当地镇政府为委托人,村民为受益人,万向信托为受托人。信托标的是公益林,由于耕种有收益,通过信托模式将收益凭证化,万向信托相当于担保人,与其他金融机构协作,对未来权益的契约凭证化,从而将远期收益逐步释放出来。农民以此做抵押做贷款,获得附加值更高的收益。

  万向信托方面向中新网记者表示,林权与土地流转信托还是有吸引力的。土地流转是承包的形式,所有权、使用权不发生本质性的变化,也有很多规划上的限制,地产开发商其他机构对流转的土地兴趣不是很大,但是将未来权益凭证化后产生额外的收益,对当地的农民及政府会有一定利益的收获。

  万向信托相关负责人向中新网记者指出,林权是政府专项资金保证的,通过信托账户进行保管,防止资金被挪用。通过此账户来发放给村民,保证一定的时效性。农民如果贷款,经营困难,一时还不了款,则用信托账户里的资金优先还款,由另外一家金融机构—信托,对贷款模式会有一定的帮助。

  “做服务"三农"的信托项目是将未来的林权收益凭证化,盘活现有经济活动下的资金流。目前模式下,信托公司不赚钱,仍是在探索阶段,没有明确的利益,若有利益则会有很多公司进入,而现阶段进入这些项目的信托公司很少。主要是信托回归本源的探索和履行社会责任。”该负责人说到。

  据记者了解,林权信托和土地流转信托是万向信托有限公司在浙江省政府和银监局的共同支持下首次试水农村金融,而林权信托则是全国第一家。截止目前,万向信托在浙江省共试水1单林权信托,2单土地流转信托。由于农村土地和林地的特殊性,以做长期项目为主。

  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教授徐旭初对此向中新网记者表示,做土地流转信托和林权信托的在浙江省内的情况还不多见,就浙江来说土地没有太多的撂荒,利用效率还是较高的。但是通过信托创新将林权收益凭证化,盘活农民现金流等还是一件好事情。关键是收益是多少,有多少土地可以做,同时农民愿不愿意做这个事情。

  “将土地的经营做信托,可以尝试也应该允许尝试,虽然现在看不清楚其未来的发展,但是应该由时常自我调节,政府、专家都不妄下结论。深化改革,应该慢慢推进,给金融创新一定的空间,注意观察,帮助其成长和解决问题。”徐旭初说到。

  P2P涉足农村金融 利于破除“金融抑制”

  除却上述土地流转信托和林权信托进军浙江农村金融,记者也发现,在互联网金融浪潮的大发展下,在浙江多地P2P平台进入农村乡镇小微企业以及给农林生产进行融资方面也已呈点面状发展。

  据记者了解,以浙江鑫合汇网贷平台为例,此前,其利用其网贷平台开发“鑫农贷”产品给杭州临安山核桃农民提供贷款。客户经理通过走访当地农户,采集各个信用村、自然村农户信息,由其担保公司—中新力合担保公司和临安当地的小担保公司合作,核实农户资产情况以及融资用途,出具保函。最后由鑫合汇进行募资、放款。

  鑫合汇董事长兼总裁胡德华向中新网记者表示,这次农民贷款,一共做了10单左右,大致授信1000万,但这只是一个开始,是验证性的试探。农民资金来源从银行转变为网贷平台,大大改善了融资的便捷性,此次探索的融资成本在同业中也是很低的。

  “后续会在横向和纵向扩大临安农民贷款的模式,依赖于线上线下团队的高效协同,在浙江、江苏、上海有分公司的地方都慢慢开展,给实体经济,给投资者提供安全可靠的收益平台。”胡德华说到。

  但是,众所周知,从2013年起,网贷平台茁壮成长的同时,也伴随着不断的跑路风潮。据不完全统计,截止目前,已有122家网贷平台出现提现困难、诈骗、歇业、跑路,被套资金超20多亿。其中在浙江,包括浙商贷、好想贷、帮你贷等20多家网贷平台出现不同程度的经营困境。

  P2P网贷平台乱象丛生,而农村金融相对其他金融体系来说无论是金融环境还是农民金融知识水平都更显脆弱。那对于此种农村金融的创新形式,又该如何看待?

  胡德华对此向中新网记者表示,P2P乱象、跑路,本质上来讲,做资金池是源头,也有行业经营的风险。现在是一个行业的整合期,来自国家,行业与机构的监管的完善,最终结果是规范的行业状态。后期基于信用之上的基础,多家竞争,掌握资产质量和平台拼品牌以及投资者的收益,最终形成一个平衡。

  对于P2P涉足农村金融,胡德华也表示,涉及农户贷款与别的投融资体验完全不同,与农民现场签合同,农民知道这个钱是从网络平台上来的,信息是透明的,但农民对于钱需求的迫切性大于追踪钱到底哪里来。对农民来说,他信任的是担保公司,中间会有一个解释的过程,此外长时间的交流,农民对客户经理也是比较信任的。

  胡德华同时指出,农民从以前不了解网络平台到开始使用和信任它,是一个质的变化,间接也起到了教育投资者的一个过程。如今农民也知道现在互联网金融的兴起以及线下风控的扎实,所以本质上不会有所排斥。

  对于网贷平台涉足“三农”的相关风险,胡德华也认为,研发此种产品,前后几个月,风险控制比较复杂,毕竟是一个产品的诞生。客户经理和农民签合同可能是批量,这个过程是比较长时间,产品化风控做好后,进行批量授信,线上募集资金,后期贷款就会很快。

  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教授徐旭初也向中新网记者表示,P2P现在是乱,但是也是一种金融创新。对于“三农”来说,其获得银行信贷是比较困难的,抵押是关键。且在农村地区活跃的小微企业贷款需求也很大。互联网金融模式对于打破长期存在的对“三农”及小微企业的“金融歧视”打开了一个新渠道。

  “当然,对于银行对“三农”贷款的一些政策,也不能一味的苛责银行,银行也有其经营的原则。但是,互联网金融的出现并涉足农村金融,这对于打破"金融抑制",促进农村金融更灵活的发展其存在的意义。”徐旭初说到。

  农村金融创新或促进市场多元化

  进入21世纪以来,浙江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大决策,着力统筹城乡发展,紧紧围绕农业转型升级、农民持续增收的目标,认真落实强农惠农富农政策,进一步加大对农业的扶持力度,全省农村经济社会持续稳定发展。

  农村金融的改革试验使浙江农村经济迈向新阶段,而多元化的金融服务模式的出现也有力地盘活了农村金融这一庞大市场。

  对于企业在农村金融领域进行金融创新,助力农村经济发展的情况,专家也纷纷向中新网记者表示,无论是传统银行助农还是信托项目还是互联网金融,都是一种趋势,有利于农村金融的多元化发展。

  徐旭初认为,农村金融本来就处于探索之中,一些金融创新的举措值得尝试。现在深化改革的道路中,一些政策推得太快,不发应该稍微慢一些,给创新一些空间,注意观察,政府帮助企业、农民和相关金融机构共同解决问题。

  沙虎居也指出,现在不能用传统的金融监管来看待互联网等金融创新,对于每一种模式应该看到其特殊之处,政府应该优化环境、正确引导,做到诚实资源和农村资源的共享,让农民平等地享受经济果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