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个论]周俊生专栏:稿酬何必再由政府来定

2014年10月18日08:2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公共政策

  周俊生专栏

  国家版权局和国家发改委近日联合颁发了新的稿酬标准,并将于11月1日起生效。其中规定:实行版税制的版税率,原创类作品为3%—10%,演绎类作品为1%—7%;实行基本稿酬加印数稿酬制的基本稿酬标准,每千字原创类作品为80—300元,改编类作品为20—100元,汇编类作品为10—20元,翻译类作品为50—200元。另外,报刊的稿酬标准则统一为每千字100元。

  说实话,要是“一局一委”不发布这个文件,我还真不知道现在还需要由国家来制定稿酬标准。我也算是一个勤奋写作的人,经常能收到一些稿酬,有的比较高,有的比较低,如果把各种报刊的稿酬跟我在那里发表稿子的字数进行一个比较,可以发现相差很大。对此,我并没有往深处想,如果一定要给出一个答案,我只能认为,这是各家报刊社的编辑根据其报社制订的标准开出的,假如这个报刊社的经济效益比较好,可能稿费就会给得高一点;但假如这个报刊社的经济效益不够好,我的稿子写得再好,编辑即使开出了高稿费,估计也会被领导砍下来的。

  这种高低不一的稿酬,我觉得在市场经济社会里是正常的。作者和出版社、报刊社之间是一种买卖关系,作者向出版社、报刊社投稿,自然是同意了对方的稿酬标准,当然,如果作者的能量足够大,就可以向出版社、报刊社提出自己的稿酬要求,这就看双方是否谈得拢了。一般来说,只要买卖双方认可,就不需要第三方插足干预。我国绝大多数的出版社和报刊社早已实现市场化,其稿酬标准也早已突破了国家的规定标准。事实上,现在很多图书实行的版税制就是在国家尚未对此作出规定之前建立起来的一项制度,由于它相比基本稿酬制更好地实现了出版社和作者的利益和风险共担,因此已经在业内推广。此次“一局一委”出台的版税制规定最高版税率为10%,可是现实中一些名家的作品早已高于这个标准。

  由国家规定稿酬,这是计划经济时期的一种做法。那个时候,无论是出版社还是报刊社,都由政府安排设立,从数量上来看并不多,而且一律由财政拨款养活,出版社与报刊社可以不讲经济效益,只要完成政府交办的事情就行了。在这种体制之下,稿酬由政府规定倒是有其逻辑依据的。必须看到的一个现实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之下,国家规定的稿酬标准是极为低廉的,到了“文革”时期则干脆取消,当然那个时候也很少有人写作。“文革”以后,虽然稿酬得到了恢复,但由于深受计划经济时期的影响,国家规定的稿酬仍然是偏低的,正是由于这个缘故,在出版社、报刊社走向市场化之后,这一制度逐渐瓦解了。

  当然,“一局一委”出台的这个规定,并不是强制性的,而是供各个出版社、报刊社参考。对于一些已经市场化的行业,国家确实可以出台产品定价标准,比如未来银行储蓄利率实现完全市场化以后,央行仍然需要出台基准利率作为商业银行确定利率时的一个参考杠杆。但是,政府制定产品定价的对象,只能是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的行业,就银行利率来说,对于国家的经济运行至关重要,也关涉到几乎所有国民的利益,因此央行不仅仍需要出台基准利率,而且还需要对可能出现的利用利率定价进行恶性竞争的行为进行监管。而稿酬显然不属于这样的范畴,一个出版社给某位作者支付的稿酬再高,也不可能对整个行业产生颠覆性影响。如果政府对不管什么产品都出台一个参考定价,那是政府职能的严重错位。

  就目前我国的图书和报刊出版行业来说,文稿作者大多还处于弱势地位,在稿酬方面还缺乏与用稿方博弈的基本条件,因此其利益还很难得到充分保障。目前,我国出版的图书已经不再在版权页上公布印数,这不仅给版本研究带来了不便,而且使作者根本不知道自己著作发行量的真实情况,给出版社偷瞒印数稿酬提供了方便。因此,政府部门更需要做的是强制规定出版社必须如实公布图书印数,以保障作者的基本知情权。这就需要政府部门强化事中事后监管,而不是以为公布一个稿酬标准就万事大吉了。

  另外,就出版社、报刊社来说,在其经营过程当中,向作者支付的稿酬只是它作为文稿购买方所支付的成本,但事实上,出版社、报刊社还向读者出售它的产品,这是它的利润主要来源,而其牵涉的产品用户,也就是我们平常说的读者远比文稿作者要多得多。但是,目前在图书和报刊方面的定价却基本上是由出版社一方说了算,读者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条件,由于图书产品都是唯一性的,读者只能被动接受对方开出的价格。近几年图书涨价速度已经远超一般民生类产品,但却一直未能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目前,一本二十来万字的图书定价高达四五十元已是常见现象,图书出版已经成为暴利行业,这严重影响了文化消费的增长。因此,政府部门与其花费精力制定并无实用价值的稿酬标准,还不如对图书的定价进行一番切实的调查研究,采取有力措施遏制住图书涨价风潮。(作者系财经评论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