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弟弟要拿“跪来的”救命钱给哥补心(图)

2014年10月29日08:0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消息


  兄弟俩同患重症,先心病哥哥想给尿毒症弟弟捐肾

  本报讯 (记者 刘迅 通讯员 吕惠)一对亲兄弟,在而立之年不得不面临一道人生难题:哥哥身患先天性心脏瓣膜病多年,现在病情严重亟须手术。弟弟患尿毒症4年,靠透析维持生命,也等钱换肾。原本好心人捐来的数万元救命钱,弟弟说:我缓缓,先把钱给哥哥治好心脏病。病床上,哥哥愿意拿出自己的肾给弟弟,可两场大手术的治疗费却成了大难题。

  而立之年的兄弟俩同患病

  在亚心医院11楼病房,哥哥郑海洋正躺着休息,弟弟郑海冰刚从一家医院做完血液透析赶回,照顾病重的哥哥。老父亲郑明华眉头紧锁:两个儿子一个34岁,一个32岁,却连连遭遇生命的厄运。

  郑明华说,老大郑海洋自小身体差,时常感冒高烧,还有一点智力残疾,小学一年级没读完就辍学在家,生活无法自理,靠父母照顾。一次重感冒,家人才知道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瓣膜病,要做手术。

  “家里仅有4亩薄田,大几万的,实在拿不出来。”郑明华说,农闲时他到武汉、东莞等地打零工挣钱,想慢慢攒钱给大儿子做手术,留下小儿子照顾哥哥。

  好在弟弟学习刻苦,顺利考上大学,靠自己兼职、助学贷款读完大学。2007年,他到东莞一家中学教书,一个月2000多元。眼看着家庭状况慢慢好转,不想,2009年下半年开始,郑海冰总觉得身体不舒服,经常头疼、浑身无力,且症状更加严重。

  2010年8月,郑海冰来到武汉协和医院检查,被确诊为尿毒症。医生建议,要么换肾,要么透析维持。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父亲郑明华老泪纵横。

  治病要紧,郑海冰只得辞职回家,远赴北京、湖南等地求医问药,耗尽家里的积蓄,女友也离开了他。看到父母因为自己和哥哥四处打工、求助,郑海冰想到了放弃生命,“那段时间我们整天盯着他,生怕他想不开轻生。”郑明华说。

  弟弟拿出救命钱先让哥哥治病

  近两年来,郑海洋病情也越来越严重,嘴唇明显乌紫,每天捂着胸口喊疼。看到哥哥如此痛苦,郑海冰心中难过。2012年底,他写了封求助信,到村委会、村民家,一家一户下跪求助,引起当地电视台的关注。到去年底,他陆续收到善款近10万元。

  给郑海洋看病,加上郑海冰每周至少两次透析,每次500元,连同吃药打针,一个月的治疗费至少6000元,到目前全家所有积蓄仅剩6万余元。

  10月9日,哥哥郑海洋胸痛加剧,住进亚心医院。该院副院长、心外科陶凉教授介绍,郑海洋患严重的心脏瓣膜病,亟须手术治疗,费用约10万元。

  “我的病先缓缓,先凑钱给哥哥做手术。”郑海冰说,即便加上亚心医院帮助申请的2万元救助基金,哥哥心脏手术的费用还有缺口。

  当记者问起郑海冰自己的病怎么办时,一旁的哥哥抢着说,我愿意捐肾给弟弟。父亲抹了把泪说:“虽然老大智力不太好,但多次说愿意捐肾给弟弟,庆幸的是,兄弟俩的配型也已成功。”

  但肾脏移植至少需要30万元,费用还差得很远。“现在哥哥病情也不能拖了,先把钱拿出来给哥哥做心脏手术。哥哥身体好了,父母也少了一个负担。”郑海冰眼眶湿润地期盼,有一天,好心人能帮帮他们兄弟俩。

  无奈的郑海冰(弟弟)将跪求来的救命钱一笔笔记在本子上,希望有一天能靠自己的力量还上。通讯员 吕惠 摄

  搜索更多新闻:

  作者:刘迅 吕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