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娱乐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策划:“伯乐”王昆与她提携过的大牌歌手(组图)

2014年11月23日10:2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著名歌唱艺术家王昆(资料图)
著名歌唱艺术家王昆(资料图)

  11月21日,著名歌唱艺术家王昆去世,享年89岁。今年12月7日,89岁的她本打算在人民大会堂举办“把歌声留给未来”—王昆和她的朋友们专场音乐会。如今,麦架前永远地失去了主角。10月2日,在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上的《农友歌》,成为了这位从艺70多年的老艺术家最后的绝唱。

  人们认识王昆,源自于一部脍炙人口的作品《白毛女》。她积极探索中国民族唱法规律,在民间唱法基础上,吸收西洋发声的长处,发展了自己音乐明朗、感情质朴、处理细腻的演唱风格,代表作有《南泥湾》《翻身道情》《秋收》等,在国内外享有很高声誉。

  可是对于音乐界的很多人来说,王昆的音乐成就,不仅仅在于她自己演唱过的作品。上世纪80年代初,当时的流行音乐招致了很多激烈的批评,但王昆却表现出一位艺术家的宽广胸怀,她意识到一个新时代的来临,歌唱艺术应该百花齐放。唱了几十年革命歌曲的王昆,在流行歌曲还被很多人认为是“靡靡之音”的时候,就勇敢地站出来支持流行音乐的发展。在流行音乐歌坛,王昆有着音乐“伯乐”的美称。1982年,王昆被任命为东方歌舞团团长。在东方歌舞团时,她培养了成方圆、郭峰、朱明瑛、程琳等一大批优秀音乐人才和歌唱家。

  成方圆:王昆老师力排众议把我招进东方歌舞团

  在10月25日播出的《春妮的周末时光》里,成方圆在接受春妮采访时,提到了自己进入东方歌舞团的经历:当时,王昆听说有成方圆这么一个歌手以后,就问:听说你会唱歌,想不想到我们团来。成方圆想也没想,就毫不犹豫地说:想来啊。于是就进入了东方歌舞团。

  进到团里以后,成方圆才发现,原来自己进入东方歌舞团的背后,会有那么多的压力。由于成方圆的本专业是二胡,当时有很多人都在议论说:这成何体统,怎么连个拉二胡的唱起歌来了,那要我们音乐学院还干什么用。当时发出这种声音的,还有很多是一些有权威的前辈,所以造成的压力可想而知。但王昆还是力排众议,把成方圆留在了团里。也正是在东方歌舞团,沿着王昆铺好的路,成方圆逐渐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专业歌手。进入到东方团以后,成方圆先是抱着吉他弹唱,又在团里学会了边唱边跳亚非拉歌曲,这段经历也成就了后来风格前卫多变的歌手成方圆。

  彭康亮:来东方歌舞团就拥有世界五分之一舞台

  彭康亮这个名字,在后来的华语乐坛并没大红大紫,但是提到《龙的传人》,大家都耳熟能详。旅日歌手彭康亮,早年曾在王昆领导下的东方歌舞团工作,也是在这里担任了《龙的传人》在大陆的首唱者。

  说到自己进入东方歌舞团的经过,彭康亮印象非常深的是,当年他面临毕业,正在犹豫是要去中央歌剧院还是中国歌剧院。这个时候王昆老师说,你来我这儿吧,我这儿有十亿观众,世界五分之一的舞台。“当时把我震撼了,我一听这几句话,觉得太有力量了。”大学毕业的时候,学校会当众宣读所有学生的去向,当“东方歌舞团”念出来的时候,所有同学都笑了。因为在那个年代,大家都认为,唱流行歌曲是根本不用学的。科班出身,学了五年美声唱法的彭康亮做出的选择,在毕业典礼上让所有同学都觉得很好笑。但是在东方歌舞团里,彭康亮恰恰是用美声和流行结合的方式,演唱了这首《龙的传人》。后来虽然很多观众都不算熟悉彭康亮这个名字,但是《龙的传人》这首歌深深地留在了一代人的记忆里。

  当彭康亮再说起王昆当时所做的工作,还记忆犹新的是,他当年到了团里,放下书包,就去参加了王昆所组织的一场晚会的排练。这场晚会,不但有民族的,有中国的,又有西洋的因素。“她不是去迎合观众,她是在引领那个时代的观众。”

王昆与韦唯(资料图)
王昆与韦唯(资料图)

  韦唯:因为王昆老师看上我我成了香饽饽

  韦唯刚刚出道的时候,唱功一直不错,也被周围专业的朋友们所认可,就是一直苦于无人发现。终于有一天,有圈内朋友将韦唯介绍给了王昆。为了发掘韦唯,王昆好几次专门跑到各种演出现场观看韦唯演出。她们两人在后来的电视访谈中,曾经提到这段经历。王昆称之为“跑了好几趟,事儿没办成”。

  韦唯至今记忆犹新的是,当年王昆老师已经是文艺界泰斗,手里已经培养出了二十多个大腕儿。可是在听说韦唯唱得不错以后,专门跑到演出现场去看她演出。到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只看到了韦唯领唱的小合唱,没能看见韦唯的独唱。王昆到后台交代人说,已经看过韦唯的演出。结果,这一句交代,在后台被传为“韦唯被王昆看上了”。从这以后,知道韦唯的人,都在传说,她已经被王昆看上了。没想到时隔不久,王昆为了看看韦唯的独唱,又专程赶到国际俱乐部一场专门为外事嘉宾组织的乐会。于是乎,在北京文艺圈里,更多的人知道了,韦唯被王昆老师看上了。“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成了北京特香特香的饽饽,各个单位都开始抢我,就因为听说王昆老师看上我了。”

  可是最有意思的是,最终王昆老师也没能把韦唯挖走。王昆老师当年各处挖人,已经被大家所知。韦唯的老领导,与王昆老师也是老朋友。为了阻止韦唯被挖走,就开了辆汽车,蹲在韦唯的家门口,才让王昆知难而退。可是即便如此,王昆对韦唯的关注,还是帮韦唯打开了局面。在此后的很多年里,王昆依旧经常观看韦唯的演出。韦唯也因此受益匪浅。

  郭峰:王昆老师是当年唯一力挺流行音乐的干部

  歌手郭峰, 1986年为国际和平年所作了《让世界充满爱》。“轻轻地捧着你的脸”的歌声一响起,不知触动多少人的心。

  说起当年在王昆领导下的东方歌舞团,郭峰回忆,那个时候流行音乐在乐坛上非常受排斥,而王昆老师是当时唯一一位力挺流行音乐的干部。正因为这个缘故,当时流行音乐的整个基地都好像在东方歌舞团一样。让郭峰至今记忆犹新的是,到了东方歌舞团工作以后,拿着团里的工作证,上火车都可以不用买票—当时东方歌舞团就是那么受欢迎,因为它带来了太多好听的音乐,好看的节目。

  《让世界充满爱》改变了郭峰一生的命运,郭峰被王昆破格调到了东方歌舞团,成为正职工。郭峰在进入东方歌舞团以后,担任作曲的工作,可以自由地进行创作。据韦唯回忆,当时去团里找郭峰取歌的时候,惊讶地发现,郭峰在团里不但有自己的琴房,还有独立的宿舍。韦唯说:真是羡慕坏了我们这些在外面跟朋友凑着住的外地小孩儿。

  在东方歌舞团的宿舍里,韦唯把迈克尔·杰克逊带领大家合唱的《We are theworld》拿给了郭峰看。于是郭峰产生了关于《让世界充满爱》这首歌可以改编成为大合唱的想法。在这里,韦唯和郭峰两人“合谋”,邀请王昆老师为这场演出招募人马,才有了后来“让世界充满爱—百名歌星演唱会”这样一台集当时的流行音乐之大成的演出。

  当时的媒体曾经这样报道那场有里程碑意义的演出:1986年5月里的一天,首都体育馆座无虚席,大家把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由篮球场地改造的舞台。被一盆盆鲜花围绕,由一幅幅水粉画印衬的舞台,构成了当时最时髦的演出现场。在这种氛围中,《让世界充满爱》的前奏音乐响了起来。韦唯、程琳、杭天琪、付笛声、蔡国庆、崔健、孙国庆、常宽等当时最出名的一百名歌星从两侧登上舞台。他们手拉手,肩并肩,本来偌大的舞台在他们的身影中消逝。这场震撼当时乐坛的百人合唱,在内地流行音乐史上写下了极为重要的一笔。尽管现在看来,那时候的服装太土气,那时候的舞台太过时,那时候的演出动作太干涩,然而我们大陆的流行歌坛就是这样一路走来的。

  1986年,全国最流行的装束就是上身皮夹克、下身牛仔裤。当时比较时髦的男女都以这个打扮为荣。“让世界充满爱—百名歌星演唱会”作为代表那时最高流行音乐水平的演唱会,自然也把这个装扮作为了演出服装。结果,包括韦唯、程琳、崔健在内的一百名当时最出色的演员上身均着夹克,下身大都穿牛仔裤。红、黄两种颜色的夹克整齐地铺满本就不大的舞台。时隔多年,还有不少歌手还保留着那天演出的这套服装。

  崔健:有王昆的支持《一无所有》才得以面世

  除了把很多优秀的流行歌手招进东方歌舞团,王昆在“让世界充满爱—百名歌星演唱会”上还推出了一个重要的人物,就是在后来成为中国“摇滚教父”的崔健。

  上世纪80年代初的崔健,正在北京交响乐团担任小号演奏的工作。在这个时期,他已经接触到了一些摇滚乐,并且组建了自己的乐队开始创作。1985年,崔健带着《不是我不明白》和《最后的抱怨》这两首歌参加了当年的流行歌曲比赛,结果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之后崔健还是坚持参加各种比赛,终于积累了一点点名气。

  就在这一年,东方歌舞团策划并推出了一台名为“让世界充满爱—百名歌星演唱会”的演出,崔健也被人介绍给王昆,希望能够参加这次演出。在这场演唱会上,崔健演唱了后来成为中国摇滚经典的《一无所有》。当时为了让崔健这首歌能上台,王昆把这首歌强调成是一首爱情歌曲,“不管它音乐是什么样的,至少它的歌词探讨的是爱情,这没有什么不对。”王昆曾经说。

  当年为了让崔健的这首歌能够通过审查,王昆顶住了不少压力。当时有人认为,不应该让这样的歌曲上台。即便是在崔健已经上台以后,还是有权威人士对这首歌产生了相当大的质疑。王昆在电视访谈上回忆那天的时候曾经讲起:“我看在看台上,体育场里的观众的反应,就跟咱们几辈子没赢过外国一个足球反应差不多,一下子都起来了。但是首长席上马上就有人说,王昆,你怎么允许他们唱这个歌!还有人因为担心自己会因为台上正在演唱的歌曲被追责,提前就退场了。”王昆为此究竟承担了多大的压力,可想而知。

  也正是因为这样,王昆的肯定,对崔健来说,也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崔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是这样回忆的:“那次是大合唱为主,独唱的只有20人,我有幸是其中的一个,而且我能够唱《一无所有》,还能够基本上原封不动地、没有任何修改地唱出来,主要是因为王昆老师看我走台的时候给了我一点鼓励,我对这个印象特别深,这对我后来的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后来,也有人说,如果不是王昆给了崔健一个机会,也许摇滚到了今天,在中国还是半地下的状态。

王昆与程琳合影(资料图)
王昆与程琳合影(资料图)

  程琳:到了美国才知道王昆老师当年免费教的唱法有多超前

  刚到东方歌舞团的时候,程琳还只是个小孩子。“她总是想办法把那些她认为有前途的小孩子,带到北京来。她是一个伯乐。”程琳的音乐生涯被王昆介入得太早了,“我13岁就当了王昆老师的学生,是一个姓曹的阿姨在火车上介绍我认识的王昆老师。”

  小的时候,程琳特别贪玩。一到上课的时候,程琳就要装作头疼、肚子疼,逃避上课。心里有数的王昆老师,总要把程琳抓回来。直到后来去了美国,程琳才发现自己错过了什么。“我去了美国之后,去上一个声乐老师的课,学费很贵,要开很远的车去上课。可是学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他的方法跟王昆老师的这个方法是非常接近的,甚至王昆老师的唱法还是要更超前的。这时候我才知道,王昆老师是一个多么无私的艺术家,她从来没有因为教我们这些收过我们的学费,还总是拉着我们去上课。”

  朱明瑛:从牛棚挖掘出的小看守唱红《回娘家》

  朱明瑛也是王昆“挖掘”出来的。“文革”时期,王昆住牛棚,有一个小看守,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个小女孩声音甜美,乐感极好。王昆就告诉她,有机会出去,就教她唱歌。后来,朱明瑛果然找到她,要求学唱歌,王昆也没食言,设法把她招入了东方歌舞团,也就有了《回娘家》这首家喻户晓的民歌。

  朱明瑛称王昆是自己音乐道路上的“伯乐”与恩师。朱明瑛在接受采访时说:“当时我刚开始学唱歌,王昆从没介意我不是音乐学院科班出身,常常鼓励我、教导我不仅要唱好外国歌,还要唱好中国歌,这样才能成为一名真正优秀的中国歌唱家。这些话一直指引着我在艺术道路上的奋斗。”

  艾静:把王昆和东方歌舞团写进自己的歌词

  在所有曾经在东方歌舞团工作过的歌手里,艾静也许是唯一一个把那段生活写进歌里的人。在她的作品《我的1997》里,有这样一段歌词,“我十七岁那年离开了家乡沈阳 / 因为感觉那里没有我的梦想 / 我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北京城 / 还进了著名的王昆领导下的东方 / 其实我最怀念艺校的那段时光 / 可是我的老师们并不这么想 / 凭着一副能唱歌的喉咙啊 / 生活过得不是那么紧张”。用青涩的笔触,真实地记录了那一段刚来到东方歌舞团的时光。

  费翔:因王昆推选登上87春晚演唱《故乡的云》

  1987年,当时春晚总导演邓在军正在挑选一名台湾歌手上当年的春晚。时任东方歌舞团团长的王昆请人交给她一盘盒带,是费翔在太平洋影音公司录制的《跨越四海的歌声》以及一张费翔的宣传照,而费翔也正是由此机缘,登上了当年春晚的舞台。凭借着一首抒发两岸同胞情的《故乡的云》一举成名。同时,还在春晚上演唱了《冬天里的一把火》,显示了自己活力的一面。

  当时,春晚剧组向领导请示,是否可以让费翔一人演唱两首歌曲。当时的审批部门同意了。后来差点因为在电视直播上,费翔大尺度的舞蹈动作,受到处罚。

  正是因为这一次登上春晚的演出,使得费翔成为内地流行歌坛第一位全民偶像,也成就了两首央视春晚经典歌曲。

  后记

  在整理王昆老师多年资料的过程中,记者采访到了一位生于70年代的录音师魏国,他的回忆代表了一代人。“我记得小的时候,家里住的是筒子楼。我们那个楼道里,只要一到做饭的时候,就老有人一边听磁带一边做饭,老是能听见《让世界充满爱》这盘磁带在楼道里响起。平均三四个年轻人,怎么也得有一盘这个磁带,还有人去翻录。当时有很多人,因为喜欢这首歌,还把报纸上的歌词剪下来压在玻璃板底下。”这样的描述,是整整一代人关于那个时代流行音乐的集体回忆。

  魏国说,想起王昆老师所带来的音乐,总是觉得三观特别正,永远充满了情感,永远让人感到很欣慰。对于王昆老师,魏国不能说是特别了解,也讲不出什么故事。但是他关于个人的音乐记忆,以及深深地刻上了王昆老师的印记。这样的印记,也刻在了中国每一个在上世纪80年代爱好过流行音乐的人心里。来源人民网-娱乐频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