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娱乐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亲,电影票降价你感觉到了么?

2014年12月04日02:0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几年前,小伙伴们还在一致抨击电影票太贵,普通2D票价要60元~80元,IMAX或3D票价要100元以上,票价比美国法国还贵。最近两年,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重庆的电影票价在下降,很多时候20多元就能看电影,观众也有增无减。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票价的下降?重庆晚报记者从重庆市文化委员会电影处拿到的数据显示,重庆的电影票价近年逐步下降,2010年平均为33.59元,2014年为32.7元。看上去只降了几毛钱,但4年前3D、IMAX电影极少,那时的票价几乎就是2D电影的票价,现在如果不是遍地的3D电影拉高了均价,重庆电影票价早就在30元以下了。

  那是什么原因让电影在票房不断上升的大环境下,票价却走低?为此,重庆晚报记者采访了重庆江北UME影城王兴、重庆保利万和院线何影彬、重庆华谊影城陶晓桥等业内相关负责人。

  电商介入拉低电影票价

  据了解,12月1日《一步之遥》在微信预售正式开启,此前预约用户已经超过200万人次。放票首日(12月1日)售出100万张电影票,然而一张价格仅为9.9元。如此低的价格自然引起了网友的追捧,各大电商因此在短时间人气大涨。各大电商还为购买者提供不少便利条件,比如这些电影票还能提前挑场次、选座位,甚至附带打折可乐和爆米花套餐。团购网站、微信预售、微博预售等电商平台的介入,直接拉低了票价。

  为了应对电商的促销,院线们也祭出降价招数。重庆华谊影城相关负责人陶晓桥告诉重庆晚报记者,现在和电商合作比较紧密的还是一些中小型影院,大影院一般都不太愿意和电商合作,“一是因为电商给影院的补贴太低,比如一部电影可能发行价为30元(电影票价不能低于此价格),电商在网络上卖9.9元,补贴影院20多元,几乎接近发行价,让影院根本无力维持。二是我们知道如果为了目前的一些利益选择和电商合作,接下来电影院将再也没有自主权,电商将一手控制电影票价。”因此,为了和电商抗衡,大的影院也大力发展会员制,主动给会员降低票价。重庆江北UME的相关负责人王兴告诉记者,从目前电商的电影票销售额所占比重来看,各大影院似乎逐渐对其产生了依赖,但实际上,大影院有自己鲜明的态度:电商起到的作用依旧是辅助分销,各家影院发展的会员制才是经营的核心,比如UME目前只会与电商偶尔合作,把特殊服务留给会员,由此减弱电商对影院的影响。

  影院增多竞争太激烈

  重庆电影院的增多使得同行竞争激烈,也是票价走低的主要因素之一。2010年底,全市共有影院56家,银幕281张,座位40143个,到今年,全市的影院增加到了121家,银幕769块,98516个座位。重庆保利万和院线的相关负责人何影彬告诉重庆晚报记者,目前一个商圈有三四家影院都很平常,但实际上的需求并没有那么大,那如何能吸引大家来购票呢?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降低票价。

  值得一提的是,重庆的电影院还会根据不同地区的消费能力来制定票价。王兴说,比如江北UME其实一直都没降低票价,只是保证不涨价。虽然江北地区的影院也慢慢多了起来,但是江北UME的影响力还是最大的,并且江北人群的消费能力相对其他地区要高,所以票价也比UME其他店要高一点。“不过我们也会搞特价或者比如早场和晚场电影的优惠,这种方式其实不但可以留住消费者,也能帮市场培养观影习惯。”相对于江北电影院票价的稳定,解放碑的票价就定得较低,王兴坦言,其中的原因就是解放碑一个商圈就有6个电影院,竞争激烈,且年轻人居多,消费能力不足。

  好处

  坏处

  影响

  好处

  片方不再任意定票价

  几年前,最低限价是电影圈的热门词汇。当年,《唐山大地震》投资方向国内各大院线下发提价通知:A类城市(如北京、上海等)最低票价不得低于35元。一时间,大城市的消费者几乎要花费80元来看一部电影,因为影院正常票价一般是最低票价的两倍。但目前,由于低票价使得中小投资的电影也能在市场上立足,这直接导致各大片的片方也不再有能力任意提高票价。另外,王兴表示,低票价的延续也有利于影院的资源整合,比如目前重庆电影院线就有十几条,可能以后院线就两三家领头的能存活下来。

  坏处

  出现低价看烂片现象

  重庆著名影评人“影评老大爷暗夜骑士”在和重庆晚报记者说到目前电影票价越来越低对电影市场的影响时,他表示,“近几年国产片有越来越烂,但票房成绩却越来越高的趋势,这和电商拉低观影门槛促使观影人次粗放增长有一定关系,因为观众可能不会花80元钱去看一部自己认为有烂片潜质的电影,但当票价降到25元钱时,是否有看到烂片的风险已经无所谓了,此时消费的性质已经发生改变。同时,低票价拉动了学生观影,让观众的平均年龄降低。低票价对电影质量的制约效果会失效,片商只要抓对题材和明星阵容,搞定档期,加大营销发行力度,质量再烂的片子都能有所收获,电影的根本环节—制作环节有被边缘化的危险,所以不要鼓吹中国电影的前景有多好,其实我们正处于一个慢性自杀的危险时期。”

  本版稿件由重庆晚报记者 刘宇 钟洲毓 采写

  作者:刘宇 钟洲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