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娱乐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金铁霖雷佳助阵《伤逝》首演 王莹莫华伦现场泪崩(组图)

2014年12月12日16:0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王莹、莫华伦做客人民网视频演播室
王莹、莫华伦做客人民网视频演播室

  人民网北京12月12日电(李岩)昨晚,尘封33年的经典歌剧《伤逝》在北京天桥剧场举办了首演,引起了不小轰动。中国著名女高音歌唱家王莹、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莫华伦分饰其中的男女主角“涓生”和“子君”。金铁霖、雷佳、甲丁、程志等老艺术家齐聚于此,对新版《伤逝》赞不绝口。“这是我第一次登上歌剧舞台,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我觉得,我就是"子君"就像附体了一样”王莹在今天下午做客人民网视频演播室时激动地说。

  作为《伤逝》中“涓生”的扮演者莫华伦,作为歌剧舞台上的“老戏骨”,他告诉记者这回也是拼上了老命,“有一场抱戏,你都不知道她有多重(王莹)”莫华伦大吐苦水。对此王莹也有苦衷,“为了练习这场戏,我的胳膊内侧因为要用力,都肿了好几天”。

  在采访现场,中国歌剧舞剧院歌剧团副团长朱亚林坦言:“希望更多人可以走进剧院欣赏歌剧,《伤逝》将成为经典复排歌剧,成为常规剧目经常出现在老百姓的"视野"中。”

  王莹歌剧舞台首饰“子君” 自“曝难以自拔”

  主持人:先问下两位主演,这幕歌剧首演如此成功,现在三位感觉如何?

  王莹:我觉得我沉浸在《伤逝》的音乐里,沉浸在“子君”这个角色里还没有出来,昨天晚上对我来说是非常难忘的晚上,因为多年的梦想在昨晚圆了它,并且我觉得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在诠释她,在今后的演艺当中我可能会刻画的更深刻一点,昨天真的是我的难忘之夜,现在还没有自拔出来。

  主持人:从眼睛里可以看出来特别的陶醉,不过您也透露出一个信息,就是我们还会在这个歌剧里看到您。

  王莹:我想会的。

金铁霖雷佳助阵《伤逝》首演 王莹莫华伦现场泪崩

  莫华伦一天排练12个小时 现场变“教授”普及知识

  主持人:我们一起期待着。莫华伦老师呢?您是男主角,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莫华伦:这部歌剧是33年之后是重演,33年之前是首演,施光南还在世,昨天晚上他夫人来了,33年之后这部歌剧原汁原味的再次搬上舞台,33年之间有很多片断演出删减的也有,我们昨天晚上没有任何删减搬到舞台上,整个效果非常好,观众的掌声是最好的回报,你也在现场,大幕一关上沸腾的叫声、掌声,就证明我们这次的复排很成功,台前幕後所有的人,中国歌剧舞剧院、乐队、合唱、导演,王莹我的好搭档,也是她的歌剧处女作,所以有机会跟她同台演出她的处女作歌剧非常有意义,我跟她我们两个认识很久了,在大小的晚会,很多一起唱,唱了很多次,但是歌剧我跟她合作还是第一次,而且这个歌剧对我来说蛮有意义的,是鲁迅的一个作品改编的,著名的作曲家施光南作曲,我跟同行说,改革开放以后,他是第一个把中国歌剧用宣叙调写出来的,以前都没有,以前都是白话加唱,对白说出了。

  有的网友可能要问了,什么叫宣叙调呢?宣叙调是西方歌剧里的一种表现形式,就是用唱的把台词说出来,比如,“今天晚上你吃饭了吗,这个水很好喝”,这就叫宣叙调,不这样唱“你今天晚上吃饭了吗?喝水了吗?”那就叫对白了,所以《伤逝》这个歌剧里又有宣叙调,又有对白,很丰富的,而且还有合唱。

  而且里面的人物,(其实主人公就两个),有两个歌者,一共四个人,不多,合唱在乐池里跟乐队一起,也可以说有点像chamber opera,什么叫“chamber opera”呢?就是有交流的,就是室内歌剧。有Indoor opera,有chamber opera,有大歌剧,有很多的大型歌剧,有小型歌剧,有室内歌剧,这个就叫中国原创的抒情歌剧吧,对我也是一个挑战,我演了60部歌剧,中国歌剧昨天演的是第四部而已,我在全世界还是唱外国歌剧为主。

  为什么接这部歌剧?第一王莹打电话来盛邀我,我看了谱子,听了以后觉得特好听,但时间很短,一个月时间要学下来,同时另外一部戏《卡门》也在排练过程中,两部戏同时进行,我脑子都大。很辛苦,有时候一天工作12个小时,昨天晚上演完之后也睡不着,还在兴奋过渡。今天来到人民网等一下我会打瞌睡,别介意啊。但是上你们人民网挺有意思,我经常上网上搜搜你们的资料等等,用的挺多的,但是来做客是第一次。

  王莹:刚才普及了很多歌剧的知识,在这儿不收网友们学费了。

  主持人:我们可以拍一个莫老师的专栏栏目,您说打瞌睡我可不相信,说的那么亢奋,还没有从昨天的氛围中出来。

  莫华伦:因为在人民网,有点亢奋起来了。

  王莹:他只是身体觉得有点疲惫,但是他的精神是兴奋的,又睡不着。

  主持人:我还想问问三位老师,对昨天的首演三位满意吗?

  莫华伦:百分制。

  王莹:我觉得还算合格吧,我总觉得还有很多地方可以更好。

  莫华伦:永远可以再好,我们是没有满足,你要满足就歇菜,就退休了,还没满足永远可以再好。

  王莹:在目前这个状态下,我觉得台前幕后的每个人,真的是大家都非常的努力,都尽了最大的努力了,都做到了一个全力的呈现,所以我觉得对于昨天晚上来说,还是合格的。但是至于今后,我觉得每次都会更好,以后还会更好的,这是我坚信的。

金铁霖雷佳助阵《伤逝》首演 王莹莫华伦现场泪崩

  莫华伦台上台下换装忙晕头 朱亚林等经典等了30年

  主持人:王老师还是很低调的保守的评价,朱团呢?

  朱亚林:我觉得我们剧院在30多年之后复排这部歌剧,我们这30多年这么好的剧为什么没有排呢?其实真实的想法是我们在等待机会,我们在等待像莫华伦先生、王莹女士非常非常棒的歌唱家,来诠释这部经典的戏,我们等了30多年啊!

  王莹:包括我的老师,包括圈里非常权威的专家,都说涓生就是为他写的,他就是为涓生而生的,说他特别合适。

  莫华伦:中国歌剧舞剧院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其实也还有另外一名年轻组,就是他们自己院的人,毋攀、王一凤、高鹏、周原他们四个,我看了他们从排练第一天到演出,看着他们进步,很高兴,后继有人。中国年轻一代歌唱家,我很敬佩他们,他们很努力在学习,在舞台上的锻炼,比你在课堂学校好得多,而且每个人只有在舞台上找自己的出路,找自己的感觉,找经验,这是没人教的,什么大师教你瞎扯,必须自己在舞台上找自己的路,说大师教你会演,瞎掰,什么大师是狗屁,自己努力最有用,我说话很直,这句话不许剪啊。

  主持人:咱们是直播。您放心。

  莫华伦:太好了。

  主持人:上次采访您,您说当时感觉压力挺大,因为里面有大段的选段,比原来您在外国歌剧里唱的还多,比如像《茶花女》,是吗?

  莫华伦:那个角色特别长,说实话基本上就是两个人涓生和子君,在舞台上从头到尾不走的,可能大歌剧中间有大段合唱中间可以歇10分钟,有两个二重唱男中音、女中音大段的我又可以歇一下,昨天就是换服装歇一下,3分钟就跑上来了,两次换服装跑着上来的,这个剧情的关系吧,就是两个人为主,所以从头到尾都没有休息,主要是它的剧本的词也很多,词非常多。包括宣叙调一个音一个字,一个挑战吧,人少戏大。

  主持人:昨天感觉真的是挺累的。

  王莹:对于我来说第一次歌剧的体验就这样大的挑战。

  莫华伦:不错,你也够胆量。

  王莹:非常感谢莫老师能够饰演“涓生”,无论从舞台上还是中都能向他学习很多东西,他的这种努力,演了那么多,在舞台上摔打了那么多年,拿到一个新的东西的时候真的下功夫。

  莫华伦:还要陪你,陪她练、陪她说,还要抱她,多重啊。

  主持人:那还有很甜蜜的瞬间您怎么不说呢?

  莫华伦:我留给她说。

  王莹:我觉得真的,他在舞台上他就能够很快地带动我,我是属于慢热型的人,但是我觉得跟他在一起搭戏就会很快进入到角色里,他的努力,他的敬业,对音乐对艺术上的严谨,都是很值得我学习和敬佩的。

  朱亚林:莫老师在整个剧中的感染力,是我们整个创作团队、工作团队都能感受到的,他的热情,在舞台上的激情,其实是刺激着我们每个人,即便我们的一些乐手、合唱队,虽然他们在乐池里,虽然他不能去看台上演员的表演,但是从听上都能感觉到那份激情那种冲击力,就是对台下演出的乐手歌手都特别有冲击力,所以大家在按不住的要叫号,这是我们这个戏的特色,经过这么多年之后复排,能请到这么两位这么棒的歌唱家,我们剧院觉得特别欣慰。

金铁霖雷佳助阵《伤逝》首演 王莹莫华伦现场泪崩

  排演时老艺术家支招 王莹莫华伦很默契

  主持人:但是这个剧真的是特别经典,从81年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昨天看的时候满场在中间鼓掌的时候都能听得见叫王莹老师的名字,但是不知道声音从哪儿发出来的,一直从背后传出来的声音。在排练的过程中王莹老师是第一次演歌剧,莫华伦老师感染性这么强,你们在排练的过程中有遇到一些什么小的困难两个人需要沟通共同解决,然后达到一个特别好的效果呢?

  莫华伦:没什么困难。

  朱亚林:因为两个人原来就是朋友。

  莫华伦:一开始不知道怎么抱,就站在那里抱,觉得她很重,后来导演教她一招,就是跳舞的时候自己蹦起来,她一下就学会了,这样,我一抱她就很轻松了,所以是有技巧的,一开始时我就觉得她好重啊,就觉得好辛苦,后来就没事儿了,感觉很轻松了。

  王莹:这就是技巧。我也付出努力了,不光是蹦,还要掌握力量,我这个胳膊,因为你在演的时候要跨着他的脖子,你给他压一个劲儿,然后再往上一蹿,就起来了,刚开始我为了怕他累,我就架着他,这个胳膊因此都疼过好几天。

  主持人:都没跟您说过,这回您知道了吧,别老说人家“重”。

  王莹:我怕他感觉我太沉。

  莫华伦:其实演歌剧就是体力活儿,我们唱歌剧的跟运动员一模一样,必须经常练,一不练,嗓子肌肉就松驰了,比如一个月不练,就要花两个月时间来恢复。

  朱亚林:这个呼吸就跟运动员更一样了,要不靠呼吸盯下来,根本撑不下来的。

  王莹:还有大幅度的肢体上的动作,在这同时还要演唱,对气息的要求和演唱基本功要求更高了,和我站在这静静唱一个歌剧还真不是一回事,这次很有体会。

  朱亚林:尤其这个戏的量之大,应该是说在中国歌剧当中的量是最大的,因为只有两个人。

  王莹:不是唱就是演。

  朱亚林:即使这段不用他们唱的时候还得在台上演,因为台上不能空着。

金铁霖雷佳助阵《伤逝》首演 王莹莫华伦现场泪崩

  唯美的芭蕾舞者震场 心理戏最难演

  主持人:除了后面有一大段的芭蕾舞演员那一段伴舞。

  王莹:那段我们两人都唱完了。

  主持人:就感觉那段给大家另外的感觉,那段有很多的网友看完了之后会问,为什么要加到整个剧里?

  莫华伦:这就是作曲家本来的意图,西洋歌剧,特别是法国大型歌剧,一百年前、两百年前的, Chamber Opera里面一定有一段芭蕾,一般五幕歌剧里面,大概中间第3幕的时候就插一段芭蕾,缓冲一下大概20分钟,那个时候没有电视,没有人民网,都没有,就是看歌剧,一看看四个小时,看两个小时听唱累了,插播芭蕾缓冲一下,然后再来一段,都是这样。

  王莹:你看他那两段,他刺痛了我的心,还有告诉我吧,太沉重了。

  莫华伦:那是一种歌剧的手法。

  朱亚林:没有插在你最需要休息的地方。

  莫华伦:对,我唱完了才插进来了,应该是我没唱之前,“子君”走了之后,把那个舞蹈放在那,再来我唱就好了。

  主持人:但是芭蕾舞还是有它特殊表现意义的。

  王莹:对,包括那个位置安排芭蕾舞。

  朱亚林:这个首演是在81年演过,之后没有再演。

  主持人:但是没有这版特别美,加上灯光电的效果,很多人特别感叹效果简直让人忘记了处在什么年代。

  王莹:当时没有留下录影,所以这次都是重新拍的录影。

  主持人:当时演这个剧的时候也没有资料参考?

  王莹:对,都是我们副导演编的。

  朱亚林:这段场景只是写了几十个字,是什么样的舞蹈,描述了一下,作曲家施光南先生写了30几页的组谱,但是整个没有留下任何的影像以及其他形式,完全是这次场内导演和执行导演梁羽先生编出来的,从头到尾,把“子君”和“涓生”两个人的情感,从一开始到最后,重新用舞蹈的方式又演了一遍,非常非常感人。

  主持人:特别的唯美,很多人看到那段的时候,自己在脑海里又把整个故事穿了一遍。

  王莹:他的很多调度都是把我们两个的故事再一次重现。

  朱亚林:就是歌与舞的融合,13分钟的双人舞,赶上一个小舞剧了,尤其最后,很多细碎的纸片从空中哗一下子落下来,让大家眼前一亮。

  莫华伦:排练的时候只是告诉舞者上面有东西要下来,但是没排过,第一次她就仰着,一下子压下来,都呼吸不过了,现在,聪明了,纸屑一下来的时候,就把脸侧过去。

金铁霖雷佳助阵《伤逝》首演 王莹莫华伦现场泪崩

  舞美创新重现81版《伤逝》经典 金铁霖雷佳现场助阵

  主持人:我在现场还碰到了很多老艺术家,有第一版的主演程志,金铁霖老师也去了,我们也看到了雷佳老师,包括甲丁老师也去了,我随机采访了一下老艺术家,大家就觉得特别好,就觉得33年后,这个剧再一次搬到舞台上又给了人们全新的感受,有一些人问,在排练的过程中这些老师有去观摩过吗?都是昨天看的第一稿吗?

  朱亚林:有个别去的,我们剧院的老演员曾经参加过好几版的那个。

  主持人:他们会提出一些意见吗,比如说你这边是不是需要进行一些调整。

  朱亚林:他们就觉得很新,其实音乐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因为完全都是以前的那什么,只是在舞台的调度上,因为来到剧院来看是在下的合成厅,没有看完全呈现舞台上的样式,但是他们看到了新的舞台的结构搭什么的,还有演员戏之间的交流,他们觉得很新,因为以前那版只是男歌者女歌者在边幕上出了一下唱完这段就回去了,新的这次我们排的这一版,他跟这两个主要演员是既进入又脱离开,又像在两个空间又像是一个空间内交融,都是随时若即若离的感觉。

  主持人:背景设置的特别好,我昨天晚上在现场没有发现,但我拍了很多照片,回家整理的时候,我发现,在背景上,紫色和黑色的对比非常的漂亮,最后的成片,每个镜头都如此经典,原来我看有些歌剧,包括看莫老师的《赵氏孤儿》,那时候拍下来,从照片上看,感觉场面非常的宏大,但这次不一样,每张照片都特别的唯美。完全可以说它是一种教科书式的呈现,这是让我感觉特别激动的地方。

  朱亚林:其实舞台设计的初衷就是一卷书稿,因为这个作品是源于鲁迅先生的《彷徨》,以及后来的作曲家再把它创作出来,跟导演、舞美设计一块构思,就把它做成更有品位的展现,比如,整个舞美的背景是卷回来的书稿。

  主持人:所以我这种感觉是对的。

  朱亚林:所以你是文化人,要不到我们台吧。

金铁霖雷佳助阵《伤逝》首演 王莹莫华伦现场泪崩

  王莹莫华伦泪撒现场 低票价被黄牛炒到1800

  主持人:我听说在排练过程中莫老师曾经流过泪,就是被这个剧感动了,昨天我不知道您是演艺还是真的流泪?

  莫华伦:也是流泪,最后她在二楼唱,对着我唱那段。

  主持人:好像天人相隔。

  莫华伦:绝对。

  朱亚林:脑海里的声音再现。

  主持人:特别没有想到那个画面会那样的形式。

  莫华伦:处理的非常好。

  王莹:我也觉得特别感动。

  朱亚林:而且台上的紫荆花走到观众群里,就像在身边一样。

  主持人:而且这个故事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虽然可能年代跟我们有些距离,但是对于爱来说或者对于感情来说大家都不遥远,而且这个有很多人的共鸣,我看网友在贴吧里反映就说,现在的社会也许就缺少执着的爱情,所以很多网友都觉得昨天就演了一场特别的不过瘾,所以这边也希望我们人民网问一下朱团、两位主演,这个剧以后会不会经常的出现在爱情的视野里,或者变成常规的剧目,让我们经常被这种优秀的剧目来吸引?

  朱亚林:当然了,歌剧应该是艺术当中最精华,也是集大成的吧,应该说是艺术王冠当中的那颗明珠,它需要动用的人力、物力、财力以及艺术家的心血,相当相当之大!所以你提到了,这么好的剧为什么只演一场两场,觉得很可惜,其实我们在这里通过媒体通过人民网也呼吁一下,我们需要建立我们自己的观众群,真真实实的,我们现在可能生活都慢慢好起来了,都富裕起来了,要说花一点钱走进剧场应该是可以的。

  主持人:这次咱们票价最高才680。

  朱亚林:虽然黄牛党把它炒到了1800,但是因为我们真的需要大量的基础观众群来看我们的剧场艺术,剧场艺术跟电影、电视不一样,它是可以重复放的,我们这就一次,成功也好,失败也好。所以我们真的是希望媒体呼吁呼吁,关注这种凝聚人类各种情感的艺术形式的最高表现形式、艺术形态,多关注这些东西。

金铁霖雷佳助阵《伤逝》首演 王莹莫华伦现场泪崩

  莫华伦:歌剧离我们并不遥远 带着心听就好

  主持人:我们原来总感觉歌剧离我们有一段距离,好像离我们很遥远。

  朱亚林:你看不懂吗?

  主持人:我昨天是看懂了,但是有的时候,有很多朋友就会跟我反映,说高雅的艺术,我现在也许还看不懂它,所以他们就会问有一些行内人士,如果我看一场歌剧的话,我要做一些功课吗,我要看一些背景资料吗。

  莫华伦:一般的歌剧你就早到5分钟、10分钟,拿个节目单把故事大纲看一遍,都有字幕,你就跟着字幕走,最主要的是听现场的美声、乐队,还有舞台整个的美感,你就可以享受到歌剧的魅力,其实歌剧一点不深奥,当时的歌剧也就是那个时代的时代曲,那个时候哪有什么摇滚、流行,没有的,就是歌剧,两三百年以前,现在发展成很多不同类型的。所以歌剧我觉得不要看成是高不可攀、那么高雅的东西,就好像看芭蕾舞、交响乐一样的,跟芭蕾舞一样的心态去看就可以了,早到一点看看故事大纲,因为一般歌剧的故事内容都是很简单的,故事的内容其实大部分都很简单的,大部分都说爱情,都是爱情,不管是外国歌剧也好、中国歌剧也好,在某个故事或者跟政治有关系的,到最后还是转到爱情里面。

  王莹:还有很经典的中外歌剧,它的故事的来源其实都是在每个人身边,都是来源于生活的,像《茶花女》《艺术家生涯》,其实都是我们身边的一些,可能我身边就有这么一个人,有这样的故事,你看我们昨天的《伤逝》也是,我觉得每个人对感情的感受和理解都会,可能这个故事就在你的身边,其实真的并不遥远,只不过它的呈现方式,让大家觉得可能比起看电视剧看电影,或者听话剧稍微有所不同,因为它有音乐、有艺术,有在里面的另外的艺术感染,一种表现。

  主持人:您跟《伤逝》这个剧渊源其实还挺深的。

  王莹:对,来源于我自己小时候的梦想。

  莫华伦:可以说一下。

  王莹:小的时候就看过《伤逝》的小说,但是我真正的喜欢这个剧就是因为我上大学的时候,第一次演唱了《一抹夕阳》,后来随着演唱成果,又演唱了《风箫瑟》和《不幸的人生》,从那一刻起,这颗种子在我心里深深的埋下了,如果有一天我能去演是多么幸福的事儿啊,所以我在前面说了,昨天晚上真的是我难忘的一件事,对于我的第一个歌剧来说您也是一个让我很难忘的人。

  莫华伦:谢谢。

  主持人:所以昨天看到您谢幕时很多人也不愿意走。

  王莹:肯定我的那种感觉和状态和他们还不太一样,他是一个老戏骨,在台上和他配戏的人那么多。

  莫华伦:跟我配戏的几个女高音都来看了,孙秀苇、王庆爽都在舞台下坐着。

  主持人:大家怎么评价呢?

  莫华伦:都说好,羡慕、嫉妒、恨。

金铁霖雷佳助阵《伤逝》首演 王莹莫华伦现场泪崩

  《伤逝》将成为常规剧目 莫华伦王莹将再携手

  主持人:昨天是一个爱情剧,有一个网友还挺有意思的,特别想知道两位老师在剧中诠释至深至情这种爱,在日常生活中两位老师是什么样的人呢?有点八卦了。

  莫华伦:我舞台上什么样,我基本上生活上就是什么样的人。

  主持人:所以说您不会串角。

  莫华伦:不会串角。舞台上演的是爱情,我在人生里也走了很长的路了,对于爱情的体验有很多,对人生的体验也有很多,所以演起角色来,我就把我自己人生的经验,再演艺到我要唱的那个角色里,在舞台上我就彻底把我自己忘掉,我就融入到当天晚上唱的角色,我昨天晚上是涓生,我就是涓生,从头到尾,从音乐一开始我就是涓生,那两个小时我什么都不想,就想里面的故事内容,塑造。前几天我演《卡门》,我就把涓生全忘掉,我开始就是汤豪森,你那个戏还想另外一个那完了,当你演那个戏的时候集中精力就想那个角色,其他什么都不需要想,技巧就更不要想了,如果在舞台上还想技巧那歇菜了,那就不会演戏了,全部要放下。当然要理性的,昨天好像我要唱那个开调之前,她走了,我就哭了,哭的要有技巧,如果太用感情全哭的没有声音的,唱不下去,也不行的,哭的要收了我就开始收了,然后我就准备唱,最后她在上面唱的时候我没戏唱,那我可以放声哭了,我就透彻的哭一场,这都是技巧,又有真感情但也有技巧,这就是舞台的美妙。

  王莹:这个度的把握很重要。但是不哭也不行。

  朱亚林:作为艺术家来说如果你就不敏感你就感染不了,如果感动不了自己就感动不了别人,你的真情实感的投入,必定会让你在那个时候不能说泪雨滂沱吧,因为毕竟还有一个理智要控制,因为你毕竟在舞台上,你不能唱不下去。

  莫华伦:唱不下去那不行的,因为还在走,不能停。

  王莹:其实我捧着花瓶的时候他说不爱我了以后,我摔了花瓶以后,我真的觉得太想哭了,但是我想我后面还要唱大半个人生,我一定要控制住,不能哭,真的是他说的这个度的把握,但是我觉得演戏吗,就是戏如人生,虽然是我们在演这个角色的时候,置身到这个角色里,但是实际上有时候那种言谈、那种感觉,其实我觉得还是和人生活中是很相似的,就是同样的角色,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演艺他的时候,呈现出来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莫华伦:没有对与错就是不同。

  王莹:每个人对这个角色的理解,每个人在生活中的性格都不一样。

  朱亚林:这也是一种魅力,为什么那么多好演员眷恋舞台就在这儿,除了他过好自己的生活之外还能诠释别人的人生。

  王莹:但是在别人的人生里他投入的时候,肯定要把自己的感受融入进去。

  朱亚林:他那时候是忘我的,他不知道自己是自我还是那个角色,因为那个眼泪流下来的时候可以说是他自己的眼泪,也可以说是这个角色的眼泪。

  王莹:我有的时候就会觉得我到底是子君还是王莹呢?我有时候会有这个迷茫。

  主持人:有一种被子君附体的感觉。

  王莹:对,再一个就是我生活中性格和这个任务还是很接近的,我觉得对待感情那种专一,那种执着,然后包括她在剧中和涓生的对话,还有她的演唱、内心的独白,我都特别理解她,我觉得我有过她的感受,所以我在演的时候真的是全身心的,我觉得就像是在诉说我自己一样。

  主持人:所以说这部剧很多人感觉难,它是一个抒情心理剧,这个心理怎么演出来特别难,说我们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可以说出来,但是怎么表现出来,这个真的是特别难的。还有一些人想知道,通过这次合作了,我们今年也是快过完了,明年还有机会合作吗?除了这样的《伤逝》的剧,以后还有没有计划两个人再走到一起。

  莫华伦:除了歌剧之外,我们其实经常很多晚会也会碰到一起,我们1月1号又有一个晚会,晚会、很多电视剧目会出现的。《伤逝》明年会继续再演,一定会再演。

  主持人:两位老师一起演是吗?

  王莹:肯定我们两个一起演。

  朱亚林:只要两位老师有档期,我们中国歌剧舞剧院肯定是大力支持的,因为这个戏毕竟是诞生在我们剧院,搞这个中国的民族歌剧是离不开跨越不了中国歌剧舞剧院这个单位的,也就是说,几部经典的,去年中央电视台评了十大经典中国歌剧、外国歌剧,我看了十部当中有五部是我们剧院的,《白毛女》、《小二黑结婚》、《伤逝》、《原野》,都是我们剧院的。我们今年把《伤逝》重新复排出来,在这之前我们还复排了《白毛女》,今年真是我们经典复排年,带着《白毛女》去了第二届武汉的歌剧节作为参演节目,大家都去看,说中国歌剧舞剧院又把《白毛女》复排了,大家也都去看,还有这次,虽然只有一场,那么多人来看,就是因为这个戏诞生在这个剧院,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戏,所以又有这么好的歌唱家重新诠释它,应该说在歌剧圈是很轰动的事情。

  主持人:就是说明年我们还有很多经典的剧可以去选择,可以去看,走到中国歌剧舞剧院里的话。

  朱亚林:我们在创作新戏的同时还要传承曾经经典的剧目,这也算是我们国家院团的责任跟使命吧。

  主持人:这样的话我们就想明年我们还有很多选择,精神世界也丰富了很多。

  朱亚林:现在民国戏好像特别流行,无论是电影、电视剧。

  主持人:刮起了民国风。

  莫华伦:留意人民网,要看戏看人民网。

  主持人:不错。莫老师一直给我们人民网宣传,在节目的最后,2014年马上就要过去了,我们希望借着三位嘉宾的口,给我们人民网网友送一个祝福。

  莫华伦:人民网的网友们,祝你们在2015年里万事如意、身体健康、样样顺顺利利。

  朱亚林:人民网的网友们,希望大家多关注艺术,多关注歌剧,多关注我们的民族歌剧。

  莫华伦:这说的好,说到点子上了,多关注中国歌剧舞剧院。

  朱亚林:没错。

  王莹:这次肯定有很多的网友朋友们没有在现场看到《伤逝》,没有能够感受到子君和涓生的凄美爱情故事,我相信明年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伤逝》,多多支持莫老师,支持王莹,还有中国歌剧舞剧院和中国歌剧,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三位老师今天做客人民网,我们希望2015年中国歌剧舞剧院推出他们新的剧的时候,还能来到这里和我们网友进行零距离的交流,因为艺术的确像刚才朱团说的这样,我们需要传承、需要热情、需要热爱、更需要我们网友和所有人真真切切的走到剧院里去支持。来源人民网-娱乐频道)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