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法警方强攻击毙血案嫌犯 两起绑架案折腾巴黎(组图)

2015年01月12日09:0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法警方强攻击毙血案嫌犯

小图为直升机在现场上空巡视。
小图为直升机在现场上空巡视。
小图为直升机在现场上空巡视。
9日,法国警方在巴黎北部小镇与《查理周刊》枪击案嫌犯对峙。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一场惊心动魄的大追捕昨天(注:1月9日)让巴黎北郊小镇达马丁-昂-高埃勒吸引了来自全球的关注。全副武装的法国反恐精英将7日血洗《查理周刊》的嫌犯库阿齐兄弟包围于此,并最终击毙。同日在巴黎东部劫持人质的另一伙嫌犯据称也被击毙。对于恐怖嫌犯的下场,国际上几乎没人怀疑法国有能力将他们绳之以法,但相对于一场血案的结束,国际舆论显然更担心法兰西,乃至全欧洲的前途。600万法国穆斯林会是被人报复的对象吗?“伊斯兰恐惧症”即将蔓延全欧吗?欧洲极右翼会以牙还牙吗?人类又要迎来“宗教战争”吗?9日,西方媒体的连串提问令人感觉阴云密布,西方极端人士对穆斯林的威胁与“伊斯兰国”对库阿齐兄弟的称颂同时出现,则更令人担忧。这一天,法国总理瓦尔斯高呼“我们没与任何宗教爆发战争”,但以色列媒体却说,千万不要以为那些巴黎记者是为捍卫言论自由而死,他们死于伊斯兰极端主义世界观与西方自由主义世界观间的战争。

  两场人质危机考验法国

  “还在逃”“大搜捕”“警方接近了”“包围了”……9日,CNN网站的头条标题完全是随巴黎北郊事态进展而变动的。在8日接警称两名嫌犯抢劫了一个加油站后,法国警方当日发现被嫌犯丢弃的汽车,车内有大量爆炸物及两面“圣战”旗帜。警方怀疑库阿齐兄弟徒步进入巴黎北部树林,随即部署数千警力围捕。9日,一名女性报警称,自己的标致206汽车被抢,她认出抢劫者正是警方要找的人。此后巴黎北部的国家2号公路上传出枪声,法新社称,一场警匪飞车追逐在此展开,枪战后,库阿齐兄弟逃入小镇达马丁-昂-高埃勒一家印刷小企业(距巴黎戴高乐国际机场约12公里),并且劫持一名人质。

  9日上午,法国内政部长卡泽纳夫召开记者会称,法国反恐精英部队—国家宪兵特勤大队正在进行解救人质、逮捕恐怖分子的行动,并称交火中无警方人员伤亡。有法国媒体称,警方与被包围的库阿齐兄弟进行了谈判,但首轮谈判进展不顺利。法国媒体称,法国警方9日下午对嫌犯发动强攻,枪声、爆炸声持续20秒。截至本报截稿时,被劫持人质获救,库阿齐兄弟被击毙。

  “我就不明白了,他们穿得像机械警察,却让我们自由走动,要是真和枪手面对面,该怎么办呢?”9日,名为卡罗尔的巴黎北部居民向采访她的媒体这样表达不安。卡泽纳夫称,法国在全国部署了8.8万名警察,已有9人因巴黎恐怖袭击被捕,但主犯库阿齐兄弟在逃依然令巴黎北部地区居民感到紧张。

  法国销售员迪迪埃9日一段未经证实的经历引起法国媒体关注。他在接受一家电台采访时说,当日他原本有次无聊的“见客户”活动,对方叫米歇尔。但当他见到米歇尔时,他身边还站着一个穿黑衣(包括厚重防弹衣)的蒙面男子,手里拿着一把AK47。“我和米歇尔握了手,也和枪手握了手,他说他是警察。可他后来对我说"走吧,我们不杀平民"。这把我吓坏了,所以我报警,我想他一定是嫌犯之一”。

  就在人们都在关注巴黎北郊时,9日,巴黎东边的第二十区靠近万森门的地方又响起枪声:周四早晨在巴黎南部郊区蒙鲁日杀害一名女警的疑犯抢在警察逮捕他前行动,冲到一个专卖犹太食品的商店里,绑架了5个人,与赶到的警察对峙。有消息称,事件至少已造成两人死亡。法国《费加罗报》称,同一天有两起伊斯兰恐怖分子绑架案,这在法国还是第一次。

  据法新社报道,这个名叫阿梅迪·古利巴利的黑人嫌犯今年32岁,出生在法国,曾多次犯罪。他在监狱里认识了谢里夫·库阿齐。巴黎警方还向美联社透露,古利巴利威胁称,若警方突袭被围困的库阿齐兄弟,他们便会杀死人质。9日下午,法国警方也对该劫持现场发动了强攻。

  法国如何认定凶手是库阿齐兄弟?CNN称,法国警方对此披露的不多,但一个可靠证据是,警方在嫌犯丢弃的汽车中找到了赛义德·库阿齐的身份证,“这是他们犯下的唯一错误”。有美国情报官员8日对媒体说,库阿齐兄弟早就被美国列入“禁止入境的恐怖嫌犯名单”,赛义德2011年曾赴也门,接受“基地”组织也门分支的培训。

  法新社9日称,赛义德的弟弟谢里夫与“圣战”组织接触的历史更早,他很年轻就加入法国一个极端穆斯林青年组织,该组织被破获时他才22岁。法新社援引法国反恐学者的话称,谢里夫通过一个叫哈西姆的人与“伊斯兰国”建立起联系,相信“伊斯兰国”很快会宣布负责。8日,“伊斯兰国”通过广播称赞制造《查理周刊》血案的人是“勇敢的圣战者”。

  作为“基地”组织在非洲重要分支的“索马里青年党”9日也发表声明,赞扬“两位英雄用他们的行动让数百万穆斯林开心”,声明称,“一些人宣称言论自由受到攻击,这不是事实,他们只是砍下了侮辱我们敬爱先知的异教徒的头颅”。

  欧洲爆发“文明的冲突”?

  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来到法国驻美使馆,并写下“法兰西万岁”。英国女王也对遇难者表示哀悼。英国首相卡梅伦说,“在反恐和捍卫新闻自由的斗争中,我们始终与法国人民在一起”。在西方舆论场,类似情绪正形成一种“政治正确”,以至于英国《金融时报》明明在社论中捍卫言论自由,(上接第一版)却因该报编辑巴伯刊文批评《查理周刊》挑衅伊斯兰教先知是“编辑愚蠢”而遭痛批。事实上,巴伯的文章是向法国发出警告,要求后者在《查理周刊》遇袭后,不要屈从于极右翼狂热分子的塞壬之歌。

  欧洲正处在宗教战争之中吗?因法国近来接连出现清真寺遇袭事件,德国也接连出现反伊斯兰游行,美国“不同声音”网站8日提出的这个问题显得不那么突兀了。文章作者、以色列学者杰拉德先是谴责巴黎袭击是对自由表达以及人类笑的权利的“毁灭性罪行”,但他话锋一转,要求法国人民扪心自问,为什么在法国本土生长的人要狠心杀害自己的同胞,法国还需问问自己为什么要借“干预主义战争”的旗号向那么多穆斯林扔下炸弹,“如果欧洲想活得平静,也许该考虑怎么让别人活得平静”。

  “巴黎袭击是流言终结者”,美国评论家鲁宾8日在《华盛顿邮报》刊登以此为题的文章,似乎显示一种“复仇”情绪在像她这样的保守主义者心中蔓延。鲁宾在文中称,巴黎血案证明美国不能和伊朗缓和关系,不能只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漫无目的地扔扔炸弹,努力搜集反恐信息的中情局也不该被捆住手脚,她说,试想一下,如果法国当局在案发前抓住袭击者,通过酷刑挖出可以挽救《查理周刊》事件中12条人命的情报,我们能指责他们犯“战争罪行”吗?

  西方舆论中像鲁宾这样的极端声音不多,但很尖利。BBC称,在欧洲,英法德三个大国各自都有数百万穆斯林,三国主流政党也都在尽力克制人们对外来移民的不满,但三国反伊斯兰情绪仍在上升。文章说,对西方来说巴黎血案无疑敲响了警钟,年轻人对宗教的极端主义解读足以让他们为护教而杀人。

  “如果你以为巴黎恐怖袭击中的记者是为捍卫言论自由而死,那就大错特错了”,以色列YNET新闻9日说,恐怖分子这么做不是为了吓住一家媒体,不要再刊登羞辱先知的内容,他们的目的是要显示,在法兰西共和国的街道上与人的心里,谁说了算,是伊斯兰极端主义还是西方自由主义。文章说,《查理周刊》事件中死难的人,实际上是死于两种世界观之间的战争。

  9日,国际舆论场类似的议论让人想起亨廷顿当年写下的《文明冲突论》。英国《卫报》对于亨廷顿一语成谶相当担忧。该报社论呼吁全欧洲的政治领袖与宗教领袖必须保持冷静,称在法国乃至全欧洲面临的苦难时刻,“愤怒必须更加冷静”。文章称,法国拥有近600万穆斯林,人数在欧洲第一,但高失业率和种族歧视令年轻穆斯林感到不公,也无法融合。文章还批评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后者公开宣称“面对野蛮,文明必须自卫”,称法国正处在“战争”中。但该社论强调,对《查理周刊》的袭击是犯罪,而不是战争行径。

  “我们正处在与恐怖主义的战争中,但我们没有处在与任何一种宗教或任何一种文明的战争中”,当法国警方在巴黎郊区围捕库阿齐兄弟时,法国总理瓦尔斯这样说。萨科齐当政时期的法国司法部长达蒂夫人9日也在法国电台上反驳文明冲突论,“文明冲突?什么文明?"伊斯兰国"是一种文明?纳粹是一种文明?绝对不是!”

  8日,巴黎德朗西清真寺伊玛目哈辛和其他约20名伊玛目一起访问了位于巴黎11区的《查理周刊》办公室。哈辛说,“这些人(凶手)是罪犯,是野蛮人,他们不是穆斯林。他们的仇恨与野蛮与伊斯兰教无关。我们都是法国人,我们都是人,我们必须彼此尊重、包容、团结在一起”。英国《卫报》在报道他上述言论的文章还采访了多名巴黎穆斯林,他们在谴责暴行的同时也都在感慨自己平日受到的歧视,而现在,他们更多为自己会成为极端主义者报复的对象而充满恐惧。与此同时,突尼斯《祖国报》等中东媒体也在担心,生活在法国及西方的穆斯林会像2001年9月11日之后那样,再次成为仇恨犯罪的箭靶。

  伊斯兰世界开始发声

  “不论在本地区、欧洲还是美国,暴力与恐怖主义都应该受到谴责,那些人以圣战、宗教和伊斯兰的名义杀戮,犯下种种暴力极端罪行,不论他们自己是否希望这样,伊斯兰恐惧症正是由他们的行径所挑起。”9日,伊朗总统鲁哈尼这番讲话被法新社认定是对《查理周刊》遇袭事件作出的回应,虽然他没有提及该周刊的名字。同日,伊斯兰世界中谴责恐怖行径的声音并不仅来自伊朗。土耳其最高穆斯林神职人员戈梅兹9日也谴责巴黎血案是对所有宗教的袭击。但他同时表示,言论自由非常重要,但该有限度。他还认为一些暴力袭击与伊斯兰传统无关,而是受伊拉克与阿富汗战争影响,“历史上,不论大马士革还是巴格达,都没有操着流利牛津腔的极端分子砍别人的头”。

  9日,谴责恐怖主义的同时呼吁西方反思,是伊斯兰世界不少媒体的共同做法。俄罗斯媒体也有宣称西方“自食恶果”的文章。8日,与普京关系不睦的俄大亨霍多尔科夫斯基呼吁所有俄媒体都刊登侮辱伊斯兰教先知的漫画以支持《查理周刊》,车臣总统卡德罗夫谴责他与伊斯兰世界为敌。环球时报驻英国、法国、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黄培昭 纪双城 姚蒙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刘洋 陈一 柳玉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