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举报“贪官”的边界及保障

2015年03月30日02:2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一周政情

  把脉城市发展

  不放过一个贪官,不冤枉一个清官。不管官场反腐如何深入,这一原则始终务必坚守。媒体报道,日前召开的惠州市直有关单位落实2015年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任务分工会议透露,今年惠州将继续推进作风常态化长效化建设以及保持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

  毋庸置疑,官方治贪惩腐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包括开通多种渠道,鼓励群众实名举报等等。然而,在自由举报“贪官”的环境下,是否意味着可以无视证据、揣测造谣呢?“网帖举报仲恺区委书记被诉寻衅滋事”案将有利于界定这一自由的边界。

  “网帖举报仲恺区委书记钟一尔拥有多处豪宅”的发帖人李红安和出资人代表魏云新上周第二次在惠城区法院开庭。惠城区人民检察院公诉人称,根据惠州市纪委调查结论,帖子所称钟一尔贪污受贿、钟本人及家人在上海、海口、湛江的房产信息均为虚假内容。公诉人表示,此案以寻衅滋事而非诽谤起诉,是因为相关网帖严重扰乱社会公共秩序。

  此案还未判决,舆论不应过早发表观点。从目前庭审的情况看,有几点需要厘清:第一,寻衅滋事罪的法律适应有一个“公共场所”的界定,后续的司法解释延伸为,“利用信息网络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破坏社会秩序的”,“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均囊括在内。这应是此案公诉机关认为适用于寻衅滋事罪的法律依据。但是,如何将父母官的声誉等同于社会公共秩序呢?第二,网络反腐信息的发布者是否应当承担举证责任?这一点目前法律似无强制规定,但相关司法解释同时明确,言论自由必须有底线,不得有主观恶意诽谤他人,越界必须承担刑责。从此案来看,公诉机关若已坐实了举报起因是仲恺一些采石场经营者不满政府整顿而“雇凶”捏造虚假信息并在网上散布,则无疑胜算在握。至于判决捏造者、出资人等何种罪名,犹值得商榷。

  网络举报有边界,理应成为共识;而司法机关在案件面前的中立态度,则确保了最后的公平。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胡鹰上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院正在制定《非职务行为过问案件登记处理制度》。要逐步建立主审法官和合议庭办案责任制,划清各主体的权力边界,除正常的职务监督、指导外,不允许内部干预、过问案件。推行《非职务行为过问案件登记处理制度》,就是划分权力边界,厘清正常职务行为与干扰办案的情况。

  上周值得关注的惠州本地政闻还有:市政府印发实施的《广东惠州环大亚湾新区低碳生态专项规划(2014- 2030年)》提出,要建设惠东和惠阳县区级通用机场、大亚湾区石化直升机场和巽寮湾旅游通用机场等,形成覆盖县区级行政单元、重要商务区、重点产业区和重点旅游休闲区的通用航空服务网络。官方公布了今年1-2月的经济运行简况,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进出口,增幅“一升两降”。而在央行两次降息一次降准后,惠州楼市并未迎来预期的触底反弹,销售、投资双双下降。诗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