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图文:江夏3男童水库溺亡

2015年05月11日03:4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爷爷捧着遇难孙子的照片楚天都市报记者曲严摄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爷爷捧着遇难孙子的照片楚天都市报记者曲严摄

  图为:本报2013年7月1日报道

  图为:本报2013年7月12日报道

  图为:本报2014年8月20日报道

  图为:本报2015年5月5日报道

  图为:小林在学校成绩很不错,这是他所得的奖状

  楚天都市报记者林永俊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曲严通讯员王夫之周虹

  昨日,母亲节。武汉市江夏区3名男童却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将锥心的伤痛留给他们的母亲。

  事情还得从前日下午说起,这3名男童结伴到江夏区湖泗街七海水库边游玩,随后失踪。昨日上午,2名男童遗体从水库边浮了上来被人发现,搜救人员随后又打捞起另1名男童遗体。

  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获悉,这3名男童,两人10岁,一人11岁。其中,有两人为留守儿童。

  目前,当地教育部门已再次发出学生安全预警,相关善后事宜正在进行中。

  清晨水库边浮起2具遗体

  10岁的小帅,紧闭上了双眼,他幼小的身子泡得发白,爷爷含泪擦拭着他的脸。年迈的奶奶,俯身抱着孙子,久久不肯离去……昨日上午10时许,楚天都市报记者赶到现场时,嚎啕哭声没有停过。

  七海水库管理员祝恒柱今年65岁了,住在水库边的一栋楼房内。昨日上午7时许,他起床后沿着水库边例行巡视,突然发现岸边有3堆孩子的衣物,而离岸边七八米远的水中漂浮着两具光着身子的遗体。他立即打电话报警。村民们将两具遗体打捞上岸,发现是两名男童。

  江夏区、湖泗街道办相关负责人闻讯,立即赶到现场,组织遗体打捞。昨日上午10时30分,又打捞起来了1具男童的遗体。

  记者现场探访时,周边村民介绍,水库离湖泗街约1公里,库边水较浅,但水库中央最深处超过10米。

  据悉,这3名男童均来自湖泗街刘均堡村,同在湖泗中心小学读书,其中小林11岁,读四年级;小易10岁,读五年级;小帅10岁,读四年级。

  水库边结伴玩耍后溺亡

  祝恒柱介绍,他的住处有一只猴子。前日下午5时许,这3个男童还来管理房前看了约30分钟的猴子,随后就下到水库大堤下的水沟嬉水。他看到后还反复交代,让他们不要去玩水,孩子们听了就离开了。

  事后,祝恒柱发现,三人溺水地点位于管理房上游几百米处。他说,孩子去水库上游,一般都会经过管理房前的水泥路,但他的确没有看到3个孩子路过,怀疑他们很有可能是走小路过去的。

  江夏区湖泗派出所介绍,刘均堡村距离事发水库约8公里,前日晚8时许,当地5名村民报警,称3个孩子不见了。派出所立即组织在所民警在集镇的网吧、旅社查找,直至昨日凌晨也未找到。万万没想到的是,最后孩子们溺水出事了。

  因事发处无监控,也缺乏目击者,这3名男童如何落水这一情况尚在调查中,警方初步判定系溺亡。

  据了解,当地教育部门上月底曾下发告家长书,提醒注意孩子安全,尤其是不要在水边玩耍。目前,江夏区教育局针对此事已再次发出学生安全预警。

  永失吾爱

  —3个家庭的锥心之痛

  一夜之间,白发人送黑发人,3名男童离开了人世,也给3个家庭带来锥心之痛。

  小林:家中独子 学校“优等生”

  11岁的小林静静地躺在家门口的冰棺内,奶奶在一旁放声哭泣。两层小楼的家中,墙壁上张贴了10多张学校颁发的优秀学生奖状。

  亲属们说,小林是家中独子,父母都在浙江五金店打工,平时由奶奶照看。奶奶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陪读。“他的成绩非常好。”亲戚们说,小林非常聪明,每次考试成绩都在班上位居前列。

  亲属们介绍,小林父亲一只眼睛残疾,每年仅春节回家一次,原本希望在外打工为孩子创造好的条件,没想到如今孩子没了,太让人痛心了。

  小易:和母亲告别后 再也没回来

  小易的父亲坐在冰棺边,欲哭无泪。

  小易10岁,也是家中的独子,父亲是一名泥瓦工,经常在家附近打零工。为了照顾好儿子,李女士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陪读,每月房租100元。在母亲眼中,儿子很听话,成绩也不错。

  李女士说,前日中午12时许,她和儿子在出租屋内吃完饭,儿子告诉她,要和几个好朋友外出去玩。临走前,她还嘱托儿子早点回来吃晚饭,孰知当日下午5时许,儿子便不见了。她四处寻找无果,没想到如今母子已阴阳相隔。

  小帅:姐姐曾溺亡 如今悲剧又重演

  小帅平时由爷爷奶奶照顾,奶奶李婆婆今年62岁了。老人家介绍,她和老伴在学校附近租房陪读,孩子的父母都在福建工厂里打工。“家里确实太惨了。”亲属们说,包括小帅在内这个家里共有过4个孩子,大儿子今年24岁在外打工,之后有过两个女儿,大女儿不到10岁就溺水死了,二女儿出生不久因病去世,如今小帅也溺亡了。

  李婆婆说,儿子儿媳在外拼命打工,希望给快要结婚的大孙子多点支持。小帅不到1岁时就跟着他,祖孙两人感情很深。突如其来的悲剧,让老人捶胸顿足。好几次,她痛哭着,和孙子一起躺在地上,嘴里不停喊着孩子的小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