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树林里捡到钱包,患白血病的男孩路边苦等俩小时(图)

2015年05月11日01:5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薛龙手拿刚拼好的玩具,笑了
薛龙手拿刚拼好的玩具,笑了

  12岁男孩薛龙(化名)是一个白血病患者,这几天,他的心情有些沉闷,不是为自己的病情担忧,而是因为5月5日中午他在路边树林里捡到的一个钱包。钱包多半是小偷扔下的,里面已经没有现金,但装着四五张银行卡、身份证、社保卡等重要证件。

  当天,薛龙坚持在路边等了俩小时,遗憾的是,没有等到失主。后来因为肚子痛,身体还很虚弱的他,只好先跟着家人回家了。吃完药,他将那天的情况写在日志里,他说,这是他非常难过的一天。

  但是,寻找失主的事情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一个小小的钱包,除了牵动薛龙一家人的心外,山西儿童白血病救助会的几个发起人知道后也主动加入到寻找队伍中。一方面为了尽快找到失主,另一方面是为了圆孩子心中的这个梦。7日晚上,好消息终于传来,失主找到啦。

  A一个钱包让白血病男孩路边苦等

  5月7日上午,本报微信平台收到一条微信,有人在并州路双塔街路口的公交站牌处捡到一个女式钱包。

  发微信的是山西儿童白血病救助会的成员张彦青。记者联系上他,他说钱包是白血病孩子薛龙捡到的,因为着急找失主,孩子父亲就将这件事跟救助会说了一下,希望通过更多的途径尽快找到失主。

  7日上午,记者来到薛龙的租住房里。捡到的钱包是一个双拉链的长款包,里面放着好几张银行卡,还有身份证和社保卡等。失主是位80后女孩,银行卡有外地的,有本地的,女孩在卡背面都写上了名字,社保卡也是外地的。

  薛龙的父亲告诉记者,钱包是5月5日中午捡到的,当天他们在路边等了两个多小时,没有等到失主。因为孩子身体原因,他们就先回了家。“除了一堆证件,里面也没有联系方式,现在已经两天了,还没有找到失主,我们也很着急。”薛先生说,他已经报了警,同时跟白血病救助会说了这个事情,他觉得,多一个人寻找,就多一次找到失主的机会。

  钱包虽是在路边树林里捡到的,但它究竟是哪天扔到这里的,无人知晓。而单纯有爱的孩子薛龙在捡到后,只想着快一些把它还给失主,他哪里知道,偌大的太原城,失主究竟在哪里?还会不会经过这里?他惟一能做的,就是等候。

  B一篇日志记录孩子内心世界

  家人及朋友都在帮忙找失主。但对于捡到钱包的薛龙来说,没有等到失主仍然是一件让他郁闷的事。在薛龙的床头前,记者无意中发现了一篇日志。如果不是这篇日志,记者或许无法更进一步知晓这个12岁孩子的想法。

  日志标题为“非常难过的一天”。薛龙在日志里写道:“5日我们吃完午饭,已经到了2点多,我们一家人坐着公交车来到双塔(寺)街药材公司,买完药返回来走到并州路口公交站,我要上厕所,就到路边的小树林里,看到了一个钱包,捡起来后,就和爸爸在路边等失主来认领,可是等了两个多小时,也没人来认领。我就和爸爸说,咱们把东西交给警察叔叔吧,要不然,丢东西的人会着急的。这时我的肚子又痛了起来,我爸爸说不用等了,回家吧。回家后我吃了药,心想丢东西的人一定心急啊,我的心里也非常难过。”

  看完日志,记者问薛龙,为什么难过?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想了一会儿,他告诉记者,虽然自己没有丢过东西,但他能想到别人丢东西后着急的心情,虽然是无意中捡到的钱包,但他想把好事做到底,因为没有等到失主,所以很难过。

  C一个心愿众人想法子帮他完成

  因为没能及时等到失主,薛龙的心里难过了一天。

  薛龙是吕梁柳林人,今年1月份,薛龙因得了白血病,家人带他来太原省儿童医院接受治疗。捡到钱包这件事,让“初来乍到”的他们有些手足无措,因为身体原因,薛龙身边一刻也离不开家人。于是,薛龙的父亲想到了山西儿童白血病救助会。得知薛龙的小心愿后,救助会的人也都急在心里,想尽各种办法来寻找。

  当天,救助会的相关人员向电台发布失物招领信息,同时给本报微信平台发来信息,并持续不断地通过微博、微信、QQ、百度贴吧等方式发布失物招领信息。

  信息发出后,救助会的朋友们也开始出谋划策。“有朋友说可以通过银行卡客服电话,让银行通过客户登记的手机号码联系失主,我们联系银行客服,但需要把卡送到就近的银行。还有朋友说通过社保卡,让客服联系失主。”张彦青向记者讲述了寻找的经过,银行因为要去送卡,卡不在他们手上,薛龙情况又特殊,他们暂时就没有考虑。想通过社保卡联系的时候,正好赶上下班时间,无法联系。

  当天晚上,除了等候失物招领的信息,他们没有停歇一下,苦思冥想看还有什么好办法。

  D一波三折终于找到了失主

  当晚,有人建议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看能不能查到。试着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通过百度搜索信息,结果还真找到了相同地址的一家幼儿园的联系方式。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打了电话,说明了目的和情况,那个好心人正好就住在那个小区,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最后真的找到了失主家属。”张彦青说,虽然寻找过程费了点事,但总算圆了孩子心中的那个梦。

  8日,记者再次来到薛龙的租住地时,他已经早早得知这个好消息,一见记者,他没说话,就高兴地笑起来。他的父亲说,听说找见失主了,孩子特别高兴,这件事总算有个了结。

  10日上午,记者联系到找到失主的好心人卢瑞利,她是一家幼儿园的园长,当天接到张彦青他们电话时,她正好下班回家,根据失主身份证上登记的楼号,让家人下去试着打问。果然没一会儿,就接到失主家人打来电话。“她们的钱包丢了好几天了,着急坏了,听我说有人捡到后,感到很意外。”卢瑞利说。

  随后,记者又联系到失主家属任女士,才知道钱包丢失后,还发生了一件紧急事。任女士告诉记者,钱包是儿媳妇的,儿媳今年刚到太原,最近正在找工作,丢失的当天,儿媳妇正好应聘到双塔街的一家公司,准备签合同。“结果找身份证时,发现钱包丢了,当天合同也没签成。”任女士说,她们只好赶紧办理了临时身份证。没想到过了这几天,钱包还能找回来。

  由于这两天有事,任女士说,会尽快去取钱包。对于薛龙的情况,当时寻找的人们没有多提,只告诉任女士钱包找到了。记者简单告诉她薛龙的情况,任女士说,儿媳最近刚找了工作,孩子的好心及大家的热心,她们心领了,同样也希望尽一份自己的微薄之力,来帮帮这个孩子。

  本报记者 徐麦丽 实习生 胡羽佳

  人物特写

  坚强的孩子他用微笑抗病魔

  5月7日、8日,记者两次来到薛龙的租住房。第一次去的时候,记者提前打了电话,可能是见有外人来访,薛龙戴着口罩,坐在床上,只有问他话的时候,他才简单说几句。第二次去,薛龙没有戴口罩,坐在床上玩雪花片,没有说明书,没有仿照物,四五个造型别致的模型全凭他聪明的脑瓜和一双巧手完成了。没了口罩,记者发现,他是个爱笑的男孩子,一说话,嘴角就微微上扬,感觉很可爱。

  或许是第二次来,薛龙不太抵触了,过了一会儿,他下了地,走路看着有些轻飘飘的。薛龙的母亲董女士说,孩子这已经恢复得好多了,刚来的时候,在医院里躺了近两个月,出院后也无法走路。

  在卧室里,一双拐棍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可能最近一直没用,上面晾着衣物。原来,这双拐棍曾承载了薛龙的一段父子情。1月份,薛龙因连续高烧不退被紧急送到省儿童医院,那时,他父亲正好脚上有伤,无法走路,需要靠双拐支撑。“慢慢地,他爸爸脚伤好后,不用拄拐了,孩子出院后又接着用。”董女士说,出院后,薛龙身体特别虚,但也不能总不活动,为了让孩子锻炼,他们一边让孩子拄着双拐,一边扶着他在屋里慢慢走。

  大约一个月前,薛龙的身体恢复得不错,走路不但不用拄拐,而且还能走很远一段路。来到太原近半年的薛龙很少出门,五一小长假期间,父母带着他去了一趟五一广场,在雕塑前,薛龙和妈妈合了一张影,他抱住妈妈,笑得很开心。

  在柳林老家,薛龙还有一个八旬的老奶奶,薛龙在省城看病,老人在家里日思夜想,担心孙子的病情。前段时间,为了让奶奶放心,薛龙特意让父亲拿手机录了一段视频带回老家给奶奶看。视频里,薛龙跳了一段《小苹果》,这个舞蹈是他上学时老师教的,他面带笑容,摆动着双臂,跟着节奏扭动着身体。其实那个时候,他的身体刚刚有所恢复。

  在薛先生的手机里,存储着好多张薛龙的获奖证书,有演讲比赛的,有朗诵的。薛先生说,孩子学习很好,考试总排在班里前一两名。

  希望这个坚强懂事的孩子,能一直微笑下去,相信不久的将来,他能战胜病魔,再次重返校园,回到家中当面跳舞给奶奶看。

  作者:徐麦丽 胡羽佳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