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日猛推与亚太多国军事合作,“钻石安全网”成型意在制衡中国(图)

2015年06月05日09:3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当地时间2015年6月4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赤坂离宫接见到访的菲律宾总统阿基诺。 CFP 图
  当地时间2015年6月4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赤坂离宫接见到访的菲律宾总统阿基诺。 CFP 图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6月4日与到访的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举行会谈,就开启缔约关于防卫装备的转移协定相关事宜达成一致,并发表联合声明,声称对中国在南海的建设工程表示严重关切。

         就在一天前,安倍与到访的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安德鲁斯举行会谈,双方一致同意加强两国国防合作。

         

  早在2013年,安倍便提出打造围绕日本、美国、澳大利亚、印度四国的“亚洲民主安全棱形(アジアの民主主義 セキュリティーダイヤモンド)战略”,这一战略声称面对中国在东海及南海领土争端,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和美国夏威夷连成钻石形海洋线,与亚洲的民主盟友共同确保西太平洋至印度洋之间的海上航行自由。

         除了上述四国以外,近段时间以来,日本与东盟国家如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的军事合作日前也全面升级。至此,一个四边的棱形又多了两边,成为名副其实的六角“钻石(ダイヤモンド)”。“民主安全棱形”战略提出两年来,一个以制衡中国为目的“钻石安全网”已经悄然成型。

  日菲合作牵制中国

         6月4日傍晚,安倍与阿基诺三世在东京赤坂迎宾馆举行了会谈。据日本时事通信社报道,双方考虑到中国在南海的情况,就开启缔约关于防卫装备的转移协定相关事宜达成一致。

         会谈后发表的共同宣言要求中国“克制因物理变更所引起的单方面的行动”。时事通信社报道称,菲律宾在南海与推进填海造岛的中国对立,日本与中国之间也存在钓鱼岛问题。日菲两国领导人强化防卫合作用以牵制中国。

         在会谈结束后的共同记者会见上,安倍提到了南海的情况,“(日菲双方)重新确认了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但安倍没有提及中国的名字。

         关于防卫装备的转移协定相关事宜,两国将设置挑选装备品目的协商机构,并规定不得将装备用于第三国以及目的之外的使用。日本此前只有和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缔约了防卫装备的转移协定。

         英国《金融时报》曾报道指出,2011年,阿基诺三世曾承认,装备落后的菲律宾军队要与中国交战,就像一个困在桶里的拳击手试图搏击。

         据日本媒此前报道,关于向菲律宾出口的装备,P-3C反潜巡逻机和雷达相关设备等成为备选对象。

         防卫装备转移是日本根据去年4月修改的武器禁运政策采取的措施。为了实现转移,日本必须在规定合作领域的基础上签订限制向第三国技术转移的协定。据分析,日菲双方就启动谈判达成共识后,或将为争取尽早缔约而推进磋商。

         阿基诺三世3日在日本的一个研讨会发表演讲时公然妄称,中国在南海的行为使他想起当年的纳粹德国,并呼吁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在南海问题上发挥作用。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十分罕见地对其点名批驳称,中方对菲方领导人有关荒谬无理言论深感震惊并表示强烈不满和反对。

         当日,阿基诺三世还在日本参院全体会议会场发表演说,对日本政府力争于本届国会通过的安保相关法案审议表示,“正怀着最大程度的关心与敬意予以关注”。他还称,希望与日本在安全层面进一步加强合作。

         据媒体分析,安倍可能是想借菲律宾和期待巩固同盟关系的美国的支持,努力获得对安保法制感到忧虑的国内舆论的理解。

         中国海洋问题学者刘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日本和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相互利用。日本强化在南海区域的存在,一方面是追随美国,更多是出于其自身利益考量。除了缓解中国在东海对日本的压力外,还想通过和东南亚国家组成所谓的“联盟”,联合制衡中国。菲律宾则想从日本获得更多军事装备,借助美日的力量牵制中国。

  日美澳加强军事同盟

         安倍“钻石安全网”的构成,菲律宾是其中东南亚一角,澳大利亚则是“钻石”的另外一角。

         安倍6月3日在东京首相官邸与到访的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安德鲁斯举行会谈时,讨论了中国的海洋行动引起两国安全环境变化和朝鲜开发核武器、导弹等问题,双方一致同意加强两国国防合作。

         安倍向安德鲁斯正式表明日本决定与澳大利亚联合开发新型潜水艇和参与竞争生产国的程序,也向安德鲁斯说明日本正在建立安全保障法制环境。安德鲁斯重申澳大利亚支持的立场。

         安倍内阁去年7月决定解禁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后,澳大利亚是国际上除了日本的军事同盟美国以外,首个表明支持的国家,进一步拉近了与日美的军事合作关系。

         会谈中,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在座。取得安倍正式表明意向后,安德鲁斯与中谷当天下午就迅速进入讨论联合开发和生产新型潜水艇的具体议题。

         中谷元与安德鲁斯近期在新加坡出席香格里拉防务对话期间,与美国国防部长卡特举行三边会谈后,发表了对中国在南海的行动持有“深刻悬念”,要求中国停止建设的《联合声明》,更突显了日美澳三国军事同盟架构。

         日本官方电视台NHK的解说委员津屋尚说:“日美积极与澳大利亚构筑亚太安全保障架构的原因,是中东石油海上运输到世界三分之二地区的要道是太平洋,这一要道安全影响世界经济,但中国军事崛起和活跃的海洋行动,以及美国面临大幅削减国防预算的现状,令日美需要增加军事同盟,而且澳大利亚同时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地理位置很重要。”

         然而,中国外交部已多次强调,南海的航行自由并未受影响。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就在近日指出,中国比其他任何国家都更关心南海的安全和航行自由。中国是世界主要贸易国之一,每年都有大量进出口货物通过南海航道进行运输。因此,保持南海的稳定不仅符合中国的利益,也符合其他各国的利益,除非有人另有所图。

  G7峰会关注中国南海

         6月7日将在德国南部埃尔毛开幕的七国集团(G7)峰会议程,于6月3日敲定。日本《产经新闻》4日透露称,反恐措施和乌克兰危机等"外交政策"的讨论将在开幕当天的夜间展开,安倍有意在会上提及中国在南海填海造岛问题。

         据共同社报道,日本将呼吁对在南海及东海加强活动的中国表示关切,并要求将其写入首脑宣言。此外,还将主张为通过外交解决问题有必要与中俄对话。

         这不是日本首次试图将南海议题强行塞入重在商讨经济议题的多边会议中。今年4月,在德国吕贝克举行的G7外长会单独通过了一份关于海洋安全问题的声明,涉及南海和东海局势,这在G7近40年历史上尚属首次。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在G7成员国中,日本事实上是这份声明的重要且唯一的推手,台前幕后做了大量工作。通过这份声明,日本意在强拉G7其他成员国,为其政策站台和背书,乃至进一步向中国施压。

         《产经新闻》报道称,6月7日的首个讨论主题是"全球经济",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预计也将成为讨论对象。第二天的议程将围绕气候变化问题展开。此外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和非洲各国首脑参加的反恐措施讨论也将举行。

         安倍将于5日下午乘政府专机从羽田机场启程。在前往德国前,他还将访问乌克兰,成为首位访问该国的日本首相,6日他将与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举行会谈。安倍计划9日回国。

         有关南海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近期多次作出回应,强调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相关权利主张是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形成的,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无需通过岛礁建设来强化。中方在南沙群岛部分驻守岛礁上的建设活动,完全是中方主权范围内的事情,合法、合理、合情,不影响也不针对任何国家。有关建设完成后,岛礁上的功能是多方面的、综合性的,除满足必要的军事防卫需求外,更多的是为了各类民事需求服务。

         中方表示,南海问题的实质和根源,是中国与一些东盟国家围绕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领土争议以及部分海域主张重叠争议。其他国家应尊重中国和东盟国家就此达成的共识和所作努力,争端非当事国应当尊重当事国直接谈判解决争端的努力,多做有利于增进地区国家间互信、有利于问题妥善解决的事情,不做有损于地区和平稳定的事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