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康夏卖书的一地鸡毛:道歉了,但仍质疑声一片(组图)

2015年06月06日14:1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康夏卖书事件在过去的24小时里继续跌宕起伏。继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昨天17:21发布关于读者收到与他人相同书目的消息后,微博网友@OmegaLee 17:43发布微博,称“刚才根据网友晒的运单到百世汇通官网追溯到了秦皇岛的揽件员,打电话去问了,快递员说这几天他(康夏)寄了一千五百多个包裹。”之后澎湃新闻记者试图联系这位刘师傅,但是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直至康夏19:34发布了一条微博“求放过”,并删除其之前发布的所有微博时,网友的质疑声再不断升级,甚至有人建议买书人向康夏即将就读的哥伦比亚大学举报其不诚信行为,并在微博上公布了举报邮箱。

  网友对此事的评论呈两极分化状态

  康夏在他发布的微博中称:“对不起。所有的人,无论收到或是还没有收到书,都会收到全部退款。我会立刻开始做,求求你放过我吧。不知道还能做什么,越抹越黑,好像我去死也不能让这件事停止下来。”

  之后各路网友开始在这条微博下面评论,讨论十分激烈,并似乎分成了两派。澎湃新闻记者做了一个粗略的统计,在昨天凌晨12:00之前495条热门评论中随机抽取了130条评论,其中批评康夏这次卖书行为以及康夏本人的占39.2%,收到重复书的读者、康夏的相识以及过路者中还是有不少人选择力挺和相信康夏,这部分评论占45.4%,其他就事论事、主张康夏应该正面回应此事的评论占16.2%。

  批评康夏的声音集中在他不应该将后来买的书寄给读者,破坏了之前和读者的约定,也有人认为康夏提到生死,却像对网友以死相逼。另有个别网友在下面留言,请求退款等等。

  很多力挺康夏的网友都用到了“网络欺凌”这个词,认为大家对康夏的人身攻击以及联系哥大的扬言最终有可能把善良的康夏逼上绝路。

  不管怎么说,康夏的情怀还是打动了很多人。也有一部份人发挥自己的才情安慰康夏。但是对这种情怀也有质疑的声音,甚至有网友扯出了和康夏一样“卖情怀”的手机。评论中也有较理性的声音。那个被康夏曾称为想尽各种办法来输入自己邮寄地址的网友也出现了。同时还出现了评论者之间戏谑互喷的现象。也有少数人在分析康夏的“营销”策略。同时复旦大学经济学院老师方钦认为:“如此情怀地卖书,这简直是一个最成功的案例,经济理论得到完美应用。”甚至有自称“资深书贩”的网友出现。

  康夏卖书事件涉及合同违约

  昨晚23:40,康夏在微博上发布一篇文章,称:“我把除了我自己收藏的图书之外的很多买来的书寄了出去”,并称:“我已经请求支付宝将收到书的读者所支付的全部款项退还给大家,对不起。”他也在同一时间主动联系了《新京报》记者。据《新京报》的报道,康夏后又重新买了6000本便宜书,并称:“我买这些书时,知道这样做不太好,但没有多想,也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恶果。”

  关于网友质疑康夏卖书是否涉及法律责任的问题,澎湃新闻记者也咨询了相关律师,律师认为当康夏发帖卖书,买家汇款给他,就已经构成了买卖合同。当康夏没有按他最初的说法,而是寄出了另外购置的图书,就已经涉及合同违约,康夏应该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还并不涉及行政或者刑事责任。

  记者从有关方面了解到,康夏退款的相关事宜正在进行中,他将把所有打款一律退回。据有关人士估计,康夏可能会损失十几万。

  对康夏卖书事件的进一步追问

  网友认为此次康夏的道歉还是没有将问题完全解释清楚,例如为什么会赔十五六万?如何在半个月内买到6000本书?为什么会选择这种出力不讨好的方式呢?

  网友@即兴表演艺术家在微博上发表的文章中质疑道:“发布卖书贴的两天后,5月18号,康夏在其公众号发布了《关于1741本书你应该知道的一切》,称"支付宝团队在昨天神速地联系了我,并且给予了很多、很多的帮助,并且为我提供了诸多技术支持,并在我的要求下,帮助我关闭了外部款项进入我支付宝的权限,因此现在已经不会有源源不断的资金进入我的账户啦。"暂且不去管康夏的支付宝账号收到了多少万的买书资金。让小冷好奇的是,他自称的"不会再有外部款项汇入",事实上却是依然能够接受支付宝汇款。康夏在6月5日《退款、退书事宜》里谈到,"仍有不知从哪里源源不断打款进来的钱进入我的账户"。这样明显的自相矛盾的说法,令人生疑究竟支付宝团队有没有帮助他关闭外部款项汇入其支付宝?”

  而对于最先报道康夏卖书相关消息的一些文章,当时也有网友质疑,认为记者只是电话采访,并没有实地进行考察,并且报道偏向于只让康夏一人发声,有失全面。

  最终是情怀打动了这么多人,还是信任促成了传播?康夏最初卖书时也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康夏认为此次卖书获得如此的传播效果,可能是以下几个原因造成的。首先他认为这应该是基于信任的传播。这种信任可能来源于订阅者之前通过公众号对于康夏的了解。康夏将自己的公众账号当作私人博客,其中所写的很多内容都带有私人性质,他甚至会在醉酒后通过公众号给订阅者唱歌。可能真是这种“鲜活的人”的形象在之前使康夏已经同6000名订阅者建立了一定的信任和联系。同时这些订阅者和康夏也分享着共同的爱好,否则他们也不会认同和转发康夏的卖书帖。康夏认为这6000人是此次传播的基础,如果没有他们的信任,他的卖书帖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被大量转发。再者,康夏认为自己卖书的“广告”是很真诚地写出来的,有一定的温度,同一些具有明显煽动性词语的广告不同。“人们都是很聪明的,可以分区出真诚卖书还是广告。”

  最后贴几张可能最接近此次事件真相的图片,它们来自央视《新闻周刊》栏目5月23日播出的康夏专访的截屏图片。不知道有没有读者收到康夏书架上的这些书?
康夏卖书的一地鸡毛:道歉了,但仍质疑声一片
康夏卖书的一地鸡毛:道歉了,但仍质疑声一片
康夏卖书的一地鸡毛:道歉了,但仍质疑声一片
康夏卖书的一地鸡毛:道歉了,但仍质疑声一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