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杭州收藏界声名鹊起的俞老板是骗子还是失败的生意人

2015年06月19日09:3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哪怕身处看守所,他依旧气质从容口若悬河,说起自己半辈子的闯荡, 好像一个传奇。

  俞某今年58岁。24岁到30岁,他在温州当了7年公务员,31岁辞职下海,远赴匈牙利;1993年,他已经成为匈牙利当地华人中外贸生意NO1;之后开拓非洲市场、东南亚市场,然后回国。

  2013年,杭州收藏界突然冒出了一个人物,提出一个崭新的概念“艺术品银行”—为老百姓家中闲置的或者是古玩商的收藏,提供展示、鉴赏、交易一条龙服务。2014年2月,集结了部分古玩商、鉴定师的一个文化公司盛大开张,牵头者和管理者,就是俞某。

  半年后,2014年7月7日至15日,短短数日,俞某将公司内价值数千万元的古玩字画打包,连夜运往北方,打了个幌子:参展。

  日前,杭州西湖区检察院以职务侵占和诈骗罪对其提起公诉。

  匈牙利俞老板

  在杭州收藏圈横空出世

  老林,浸淫杭州收藏圈数十年,在平海路开有红木家具店和古玩店。2013年7月,有个气质儒雅一口地道杭州话的客户找他买了20多万元红木家具,还请他吃饭,之后老林也回请。一来二往,两人成了朋友。

  这客户就是俞某,三个月后,俞某透露给老林,他正在筹备一个非常有想象力的项目,古玩展馆、鉴定中心、艺术品银行三位一体。

  这是一个崭新的平台,老林觉得有搞头。聊着聊着,老林决定,投入116万元,占股15%。

  与此同时,俞老板在吴山通宝城等杭州收藏界的集结地块也突然声名鹊起。他出手大,有段时间集中收购各种紫砂壶。江苏一位紫砂壶的藏家说,有一天,俞老板抱了两大箱紫砂壶来请他看一看,“两大箱,大多数都是不值钱的壶”,但是就此结交。之后老俞向他介绍了自己的艺术品银行项目,老汤把他收藏的紫砂壶拿去展卖。

  事后,俞老板的儿子也说起,有段时间不见老爸,这一回见到他,怎么满屋子古董。

  我们再来说说此案的案发地:杭州城西一家古玩字画店,那是不少艺术品爱好者和收藏者的聚集地之一。老板们想扩大经营,一位杭州收藏界有一定地位的鉴赏师将横空出世的俞老板引入圈中。

  就这样,非收藏界人士俞老板成了一个开创新项目,并整合资源的跨界高手。圈内人士对他的评价是,有想法,口才好,是个干事之才。

  水晶卧佛、龙泉青瓷

  价值数千万艺术品连夜不见了

  “艺术品银行”在2014年年初隆重开张。相比原先散落在民间那些小古玩精品店,它的格局显然大很多,上下两层,装修精致。

  在股份结构上,俞老板占股25%,成为管理者,人人都叫他“馆长”。馆长喜欢交朋友,出手豪迈,能侃。但是,也有不少圈内人则是冲着知名鉴赏师来的,看有他坐镇,渐渐地也就放心把自家宝贝放此寄卖。

  现在我们已经无从评说如果一直坚持初衷,这个平台是不是会成功,至少在各自为营的收藏界这绝对是个创新,有现实需求,也有操作性。

  看上去很美的项目在半年后突发变故。

  大约去年7月初,俞老板跟几个股东说,江苏昆山有个古玩展,他要大家准备准备,挑一批宝贝去送展。大家七七八八筹备起来,有的准备了龙泉青瓷,鉴赏师准备了三件水晶摆件,据他说单单一件水晶卧佛就价值上千万元,除了股东们自己的藏品外,还有不少是收藏者放在公司寄卖的精品。

  7月7日接下来的那几天,凌晨时分,附近城西花鸟城的一个小伙子—平常就是经常帮古玩店布展的,开着小货车,一趟趟运走了这些藏品。运出没有任何障碍,因为俞老板是“馆长”,平时藏品的出库只需他签字即可,公司保安还尽责地帮忙搬运。

  直到7月17日,所有股东收到老林的短信,老林说他怀疑俞老板是不是卷藏品潜逃了。股东们不信,有人打电话去昆山展览馆资询,对方回答,根本没有这么个展啊。就此,警方接到“艺术品银行”报警:价值9000多万的艺术品被人席卷而逃。

  逃亡之路不容易

  随行宝贝越来越少

  带着据股东们说价值9000万元的宝贝,俞老板这一路也走得相当不易,儿子被他叫来当运输司机。杭州、上海、黑龙江牡丹江市、辽宁鞍山,然后再南下至厦门。他随行的宝贝也越来越少。到最后被抓时,他身边只有水晶、翡翠等小件易带品。

  要说,办理这个案子,警方投入的人力物力是相当可观的,他们将俞老板逃亡路上的接触到的人物尽可能地排查了一遍。即便如此,还是有些宝贝下落不明。

  逃亡不易。比如在东北,据俞老板说,原本想出点货变现,没想到东北当地对古玩的开价实在太低,他不忍出手。想就此躲一躲吧,投奔的朋友也靠不住,他原本欠对方的钱,这回对方看到宝贝就见财起意了—俞老板的部分藏品被牡丹江的朋友扣留。

  逃亡之路继续。俞老板一度还借住东北农村一个小院,他在小院里挖了个坑,把一部分宝贝埋了下去。后来据说还有人身危险,俞老板又折返往南逃亡。2014年9月3日,在厦门,俞老板落网。部分藏品在俞老板逃亡的沿途被股东和警方陆续追回。

  难不成他真是穷人?

  连自己儿子都坑

  第一个发现俞老板起了贼心的是老林。

  老林说,他(指俞老板)这个人口才确实好,但是渐渐的“我发现他很多事情说了以后做不到,后来通过点点滴滴,我就在想,难不成他真的是个穷人哦”。

  当警方找到老林了解情况时,问老林:“你是不是一共投入了116万?”

  老林说:“不止哦”。那116万是投入公司折成股份的,2014年3月,俞老板还向他个人借了100万。因为俞老板说,当年他在非洲那边做生意,因为政局动荡生意做不下去了,几千万资金冻结在那里。这几千万到3月份就会陆续解冻了,“这段时间我借他100万调头用”。两人说好月息2分,俞老板一开始也都是按时付息,到7月份就没有再付,7月7日就说外出参展。老林因此起疑。

  对于艺术品公司,俞老板自己也投入了一两百万,但他说他本人的身份不方便,用他“老婆”名义投入。事情一爆发,才发现,原来“老婆”也不是老婆,俞老板在2004年回国后就和自己的老婆离婚。2009年从北京来到杭州,他自己说休整两年。在这两年里,他结识了棋牌房老板娘阿金,两人住到了一起。而俞老板入股的资金都是阿金的钱,阿金甚至抵押了她母亲的房子贷款给了俞老板。

  俞老板的儿子说:“我爸爸来杭州后,先是在勾庄做冷冻肉生意的,后来一定要叫我去接盘。等到我花了几百万接盘后发现,他给我的库存冷冻肉都是按照市场数年里的最高价结算的,这一笔我亏了上百万。”儿子的岳父也跳出来:“他(指俞老板)还问我借过400多万,说是去张家港买地,做古玩生意。”

  这边,前妻的弟弟也一声叹息,他们曾经在7月份俞老板的逃亡路上帮过忙,回忆起来,“当年勾庄的冷冻生意,是我借给姐夫35万元启动的……”

  起诉书

  西湖区检察院的起诉书中写到:

  俞某身为公司管理人员,利用管理公司财物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已构成职务侵占罪。

  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已构成诈骗罪。(这是指俞老板在准备携带公司财物潜逃的情况下,仍于2014年7月13日,慌称有台湾客户想买高档翡翠饰品,从被害人刘某处骗得翡翠饰品3套共5件。案发后仅一件追回。)

  俞某一人犯两罪,应当数罪并罚,遂于今日将俞某依法提起公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