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葛朗台式”贪官真的是“穷怕了”吗

2015年07月14日11:0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据报道,镇江市民防局原局长朱冬生是个“葛朗台式”的贪官,一方面他把持审批权,搞权钱交易,大肆受贿195万多元。另一方面,他又在生活中极端节俭。为了省汽油钱,宁可坐2个多小时的公交到乡下去买豆腐,平时穿着也不讲究,都是掉色破损的旧衣裳。

  穿的衣服都褪了色,身为单位“一把手”,买块豆腐不仅不公车私用,甚至连自家的车都舍不得开,要坐公交车前往,如果不是最终落马,谁能想到这样的人竟然是个大贪官?

  其实,像这样通过贪腐腰缠万贯但却表现得比葛朗台还抠门的官员并不在少数,家中放着上亿元现金却“穿衣朴素骑自行车上班”的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贪腐251万余元却“从不吃肉棉布背心穿30年”的吐鲁番世行办主任、地区水利局局长曹培武等,个个都是其中“翘楚”,与朱冬生为“一时瑜亮”。

  “葛朗台式”贪官,与那些“穷奢极欲”式贪官,并没有任何本质区别,一样地“有钱就收”,一样地精通“钱生钱”之道。因而,所谓的“葛朗台式”贪官,恐怕不能简单用“穷怕了”来解释,没准儿人家是故意演给你们看的呢?而就算他们不是“演技派”,天生就是“铁公鸡”,相较于公众心中对于贪官利用贪腐所得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认知,“葛朗台式”贪官无疑更方便玩“潜伏”。

  要知道,倘若官员的财产状况能摆在桌面上供公众监督,撕下贪官节俭的“画皮”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就拿朱冬生来说,贪腐所得并没有偷偷地藏在家里,而是拿去搞了投资,“从出租门面店,到开办香烟店、网吧、彩票站、制鞋厂,再到投资房地产”,“生意”范围十分广泛。如果公开程度和相应监督到位,恐怕早就露出了马脚,节俭的面具做得再精致,戴得再牢靠也无济于事。

  正因为如此,当前最需要做的,显然不是带着一种“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的得意与满足去嘲讽贪官的“狼亦黠矣”,最后却“止增笑耳”,而是要拿出更多的精力去推进公开和监督体系。这样也更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温国鹏)来源新京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