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葛朗台式”贪官给我们什么启示?

2015年07月15日05:5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于文军

  巴尔扎克笔下的葛朗台是吝啬鬼的典型代表,让人印象深刻。但谁又会想到,现实生活中也有“葛朗台式”的人物,还是个贪官。他就是镇江市民防局原局长朱冬生。一方面,他大肆受贿,把持审批权,搞权钱交易。另一方面,他又在生活中极端节俭。为了省汽油钱,他坐公交下乡买豆腐,平时穿着也不讲究,都是掉色破损的旧衣裳。近日,朱冬生因犯受贿罪被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财产50万元。而法院最终认定的朱冬生的受贿金额,接近200万元。(7月13日《现代快报》)

  朱冬生这个贪官确实颠覆了人们心目中贪官的“传统形象”,因为他生活中极端节俭,甚至比普通百姓还节俭,而人们心目中贪官的“传统形象”是生活奢侈,挥金如土……这说明什么?因为节俭,就不把朱冬生当成贪官?非也。因为节俭,应当表扬朱冬生?非也。因为朱冬生是贪官,就认为节俭不好了?甚至把节俭也当成贪官的一个特征?非也。

  以往,人们往往把节俭视为清官的一个特征。这则报道表明:节俭只是人呈现于外的一个表象,节俭与清官不能画等号,贪官也不一定与奢靡画等号。辨别贪官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言而喻,对于什么是贪官,纪检监察部门是有定义和衡量标准的。由于种种原因,现实生活中的贪官是具有丰富个性的,贪官既可能是生活节俭的人,也可能是生活奢靡、挥金如土的人。这意味着,贪官未必“脸谱化”。朱冬生这个贪官之所以生活节俭,是因为小时候日子过得苦,养成了节俭习惯,这就是生活中的真实。其实,这种“节俭型贪官”不乏其例。最典型的例子是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家藏上亿元现金却“穿衣朴素骑自行车上班”。当然,有的贪官生活节俭是故意伪装,试图逃脱反腐的监视。

  节俭与贪官是两回事。不能因为有些贪官生活节俭,就把节俭当成坏事,节俭依然是值得倡导的美德。也不能因为一些贪官生活节俭,就放其一马,甚至把节俭当成衡量清官的唯一标准。对于纪检监察部门来讲,应当不为节俭表象所迷惑、所欺骗,揭露表象后面的本质。进一步讲,也不能用怀疑的“有色眼镜”审视那些讲究吃喝穿戴的官员,只要来钱之道正当,自掏腰包,无可厚非。反腐,要讲唯物辩证法,这或许是此则报道给予我们的重要启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