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澜沧江上游支流发现大面积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组图)

2015年07月23日19:4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中国地质科考团队日前在澜沧江上游重要支流扎曲流域发现300余平方公里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负责本次地质科考的中国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介绍,此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位于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境内,它或由近水平巨厚红色砂砾岩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等原因形成的。图为丹霞崖和古柏。张添福 摄
  中国地质科考团队日前在澜沧江上游重要支流扎曲流域发现300余平方公里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负责本次地质科考的中国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介绍,此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位于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境内,它或由近水平巨厚红色砂砾岩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等原因形成的。图为丹霞崖和古柏。张添福 摄
中国地质科考团队日前在澜沧江上游重要支流扎曲流域发现300余平方公里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负责本次地质科考的中国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介绍,此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位于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境内,它或由近水平巨厚红色砂砾岩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等原因形成的。图为丹霞崖和古柏。张添福 摄
图为该丹霞地质景观。 张添福 摄
中国地质科考团队日前在澜沧江上游重要支流扎曲流域发现300余平方公里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负责本次地质科考的中国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介绍,此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位于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境内,它或由近水平巨厚红色砂砾岩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等原因形成的。图为丹霞崖和古柏。张添福 摄
图为丹霞“手掌山”。 张添福 摄
中国地质科考团队日前在澜沧江上游重要支流扎曲流域发现300余平方公里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负责本次地质科考的中国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介绍,此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位于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境内,它或由近水平巨厚红色砂砾岩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等原因形成的。图为丹霞崖和古柏。张添福 摄
图为该丹霞地质景观。 张添福 摄
中国地质科考团队日前在澜沧江上游重要支流扎曲流域发现300余平方公里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负责本次地质科考的中国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介绍,此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位于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境内,它或由近水平巨厚红色砂砾岩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等原因形成的。图为丹霞崖和古柏。张添福 摄
图为丹霞中的火山岩侵入体。张添福 摄
中国地质科考团队日前在澜沧江上游重要支流扎曲流域发现300余平方公里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负责本次地质科考的中国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介绍,此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位于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境内,它或由近水平巨厚红色砂砾岩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等原因形成的。图为丹霞崖和古柏。张添福 摄
图为该丹霞地质景观。 张添福 摄
中国地质科考团队日前在澜沧江上游重要支流扎曲流域发现300余平方公里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负责本次地质科考的中国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介绍,此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位于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境内,它或由近水平巨厚红色砂砾岩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等原因形成的。图为丹霞崖和古柏。张添福 摄
图为丹霞“雄狮”。 张添福 摄
中国地质科考团队日前在澜沧江上游重要支流扎曲流域发现300余平方公里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负责本次地质科考的中国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介绍,此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位于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境内,它或由近水平巨厚红色砂砾岩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等原因形成的。图为丹霞崖和古柏。张添福 摄
图为乃帮神山。张添福 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