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婚礼就绪 新郎出差新疆归期未定 艰难保胎 老公又在利比里亚维和(图)

2015年07月27日02:0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江益右的三口之家
江益右的三口之家

  今年34岁的章建是宁波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飞虎队”的成员,也是宁波市唯一一支应急处突、反恐攻坚的专业力量“蓝鲨突击队”的成员。近日,他的妻子江益入选了公安部“好警嫂”的候选人。

  2008年,章建去汶川抗震救灾79天;2009年,他去新疆参与维稳103天;2010年,他去西非利比里亚维和413天……

  这三段聚少离多的日子看似普通,对于章建的妻子江益来说,却经历了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三件事,那就是恋爱、结婚、生子。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警嫂江益的故事。

  通讯员 孙波 王岑 记者 王莎 摄影 记者 高远

  恋爱

  说“走”就“走”的恋人

  时间:2008年5月参与汶川抗震救灾

  2008年5月12日14:28,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县发生8.0级地震。一时间,全国上下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汶川。

  当天晚上8:00,章建刚从江益家吃完晚饭回到宿舍就被临时召回,连牙刷都没来得及准备就登上了飞往四川抗震救灾的专机。

  “那恐怕是我坐过最颠簸的飞机了。”章建看着妻子说,“凌晨4:00,我们到达了成都双流机场。一下飞机我就给她发了条信息,说我去汶川抗震救灾,已经在成都了。”

  5月13日一早,江益看到了章建的短信,还在吃惊状态的她回复了一个字“啊”,“我们吃晚饭的时候还在说地震,没想到当天晚上他就去成都了。”江益回忆说。

  地震灾区的信号非常不好,短信通常就像石沉大海一样。那个时候,江益挺担心章建的,“其实,内心的真实想法是,我们单位怎么不派人去。如果派人去,我第一个报名。”

  没有章建的短息和电话,江益心里着急,却又不敢打扰他,“还好那个时候有了微博,我空了就从微博上找他的消息。有时候前方会发一些图片,我就在照片里找他的身影。”

  “可是那个时候,我偏偏躲着镜头,不喜欢照相。”听到江益说这话,章建对妻子充满了内疚。

  5月16日,章建负重50多公斤的物资在损毁的山路上攀爬了5个多小时,刚搭上当地群众的农用车。突然一个里氏6级余震来袭,行驶的车辆失去了平衡,巨大的惯性将章建向前甩出四五米远。

  “当时山上的碎石不断往下滚,装物资的车子往一侧的岷江滑。”章建回忆说,他一边大声呼叫路边几名惊慌失措的百姓跑向开阔处避险,一边用碎石卡住轮胎,防止车辆下滑。

  在汶川抗震救灾的79天里,这样惊心动魄的瞬间有很多,可每次和江益通电话,他都说“不危险”。

  “他经历的那些危险的事,我都是从别人嘴里知道的。”江益说,“我知道他是怕我担心。”

  万事俱备,就差新郎

  时间:2009年7月前往新疆执行任务

  结婚

  2009年7月5日,两人还在商议婚礼的事,结果第二天一早,章建人已经到新疆执行任务。

  “可能过十天半个月回来了。”江益这么安慰自己。

  未婚夫去执行任务,江益一个人承担起了选酒店、订婚宴、找婚庆的所有事情。

  “每次别人问起来,我都说他去新疆执行任务了。”江益笑了笑说,“那个时候,别人没同情我,反而都是崇拜和羡慕。”

  一切都准备好了,可是就差章建这个新郎。距离两人11月7日的婚礼越来越近,江益开始着急了。

  “我们每次通电话,她都会问我"啥时候回来",我就说"不知道"。”章建告诉记者,后来时间一长,电话那头的声音里多了哭腔,他也着急了,把回答改成了“领导说了,快了快了”。

  其实,章建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去,是不是能及时回来参加婚礼。

  在一次通电话中,江益直接说:“你的西装是定做的,好歹你要留给师傅几天做的时间吧?”

  江益的这句话,让两个人打开了心扉,商量要不要将婚礼推迟。“生活又不是电视剧,请帖一部分已经发出了,不可能婚礼当天告诉人家婚礼取消。”

  还好10月27日,章建就返回了宁波,婚礼如期举行。

  漫漫怀孕路上没有你的陪伴

  时间:2010年6月前往利比里亚维和

  产子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个吃到的是什么味道。

  蜜月回来当天,章建回单位看看准备第二天上班,结果看到招募赴利比里亚维和警察的消息。

  “我给她打电话说我想去维和。”章建说,“没想到她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那是因为我们之前看过一个维和警察的视频,去维和是你的梦想。”江益看着章建说。

  为了能去维和,章建也是蛮拼的。江益告诉记者,那段时间,章建每天早上5点就起来在阳台上读英语,没偷过一天懒。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章建顺利通过了选拔。

  “那个时候,对于维和还没有什么概念。”江益说,“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新闻报道在海地维和的一名警察牺牲了,我才真正感受到了危险,但我们俩没有交流过这件事。”

  就在章建离家踏上了维和警察之路的第二天,江益发现自己怀孕了。“生宝宝在计划之中,但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当时自己还在高兴中,压根没想到后来有这么多的困难。”

  “我听到我做爸爸的消息后可高兴了。”章建说,当天晚上还请一起去的同行喝了啤酒。

  章建他们去利比里亚是民事警察,在当地的衣食住行都要自己解决。章建在去之前已经有所了解,他100公斤的配重绝大部分都装了食物。

  “那里的条件特别艰苦。”章建说,“住的房子破破烂烂不说,老鼠还满街跑。”

  相比章建,远在万里之外的江益也正在困难时期煎熬。在怀孕快两个月时,医生说胎儿的情况很不好,甚至建议流产。

  “听到医生的话,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江益说,“在同学的推荐下,我开始了漫长的保胎路。”

  江益家离医院非常远,每天早上6:00就要起床,准备去医院,“我只有打车去医院打针,可是偏偏出租车特别难打,每次都要站上四五十分钟才能坐上车。”

  为了能见到宝贝,章建连续工作了一百多天,换来24天的假期,除去在路上的6天,章建只能在家呆18天。而江益为了能够让章建见到孩子出生,在孩子尚未入盆时,她决定剖腹产。

  互相支持和理解是王道

  心声

  章建的突出表现,让他先后荣立个人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各1次,并被授予联合国和平勋章。

  “我的军功章里有妻子的一半,没有她的支持,我也走不到这一步。”章建愧疚地说,“我要参与到各种任务和比赛中,很少有时间陪她们母女俩。”

  看到丈夫这么说,江益却表示,夫妻之间不应该计较得失,应该是互相支持和理解,每一次对方的付出,都要心存感激。

  作为一个银行的负责人,江益平时的工作非常忙碌,在采访过程中,电话不时响起,都是工作上的事,“但是他说,只要我在忙碌的工作中可以感受到工作带来的开心,我多忙,他都能接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