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高级定制是救不了土豪的(组图)

2015年07月29日13:0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去年初冬,在南方某城的一饭局上,当地颇具影响力的地产老总们聚在一起,一位刚入不惑之年的某总列席其中。室内空调温度适宜,稍推杯换盏几次后能感觉到后背上氤氲着一层薄汗,但这位年轻有为的老总始终不肯在用餐时脱下皮衣。后通过圈内知情人得知,这位青年才俊在最近几年里财富迅速积累,对“奢华”生活的热情与日俱增,聚会前不久刚购得这件价值十万有余的爱马仕皮衣,逢人必穿。

  去年初冬,在南方某城的一饭局上,当地颇具影响力的地产老总们聚在一起,一位刚入不惑之年的某总列席其中。室内空调温度适宜,稍推杯换盏几次后能感觉到后背上氤氲着一层薄汗,但这位年轻有为的老总始终不肯在用餐时脱下皮衣。后通过圈内知情人得知,这位青年才俊在最近几年里财富迅速积累,对“奢华”生活的热情与日俱增,聚会前不久刚购得这件价值十万有余的爱马仕皮衣,逢人必穿。

  将这位穿皮衣的老总称为“土豪”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在交谈中,皮衣老总大谈对私人定制的热爱,定制的GUCCI西服套装,定制的围巾,家里还有个厨师,按照家人口味做菜,中西餐都会做……。

  当下是一个推崇自我表达的时代,早在2006年,《时代》周刊就曾把“你”列为年度风云人物。“你”作为一个不应被忽略的存在,在这个无拘无束的时代充分释放。但就在几十年前的中国,保持独立个性还被认为是“小资产阶级臭毛病”,穿衣不分男女,都是绿军装;吃饭不分你我,都是大锅饭。到了白衣飘飘的80年代,突然呼唤个性解放,当时的人们却发现了自己竟处在不知个性为何物的窘境之中。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工业化大生产的基因全面渗透到生活的每个角落。对生产效率的追求让老工艺迅速流失,对财富数字的执着让传统和品位难以觅寻。于是商业化的LOGO成为先富起来的那批人寻求自我实现和社会认同感的唯一途径。

  在过去漫长岁月中牺牲了个体意识的土豪们,到如今这个个性化时代定要好好补偿下自己。没有经历过喧嚣,就不知道寂寞是什么滋味。没有审美和文化积淀的挥金如土,就只能被贴上庸俗的标签。有人羡慕他们一掷千金的财力,有人鄙视他们尚未脱离庸俗的审美。土豪为什么土?网络上有人说,因为有钱,却没文化;因为挥金如土,却买不来更高阶层的认同感。面对更高级的趣味,土豪,其实也很有压力。

  当一线品牌被拉下神坛,都市白领都能拿着LV逛街的时候,土豪们总要有个法子让自己与众不同才行,总要有个标志使之不被人认为是打工族或小白领才行。于是,高定和私定就这么成为了土豪们的新宠。毕竟,在高定面前只有两种人,买得起的和买不起的。在强大的经济成就之上,土豪们有足够的理由和实力去追求更精致更有品位的生活。但有那么一大批土豪,在几十年前还在田间锄地,或是在厂房里揪线头。对他们来说,要从大老粗“脱胎换骨”成贾宝玉谈何容易。

  保罗·福塞尔在《格调》一书中写到,“如果你想展示中上阶层品位,不如考虑一下在起居室里摆放点真皮封面书籍,十八九世纪小说、传记、传教文学、散文……”。英国有家服务的公司建议:买书绝对不要买一整套,因为这样会显得很蠢。最好有两三本是同一作品的不同版本,表示你对其是有研究的。此外专家还会帮你“做旧”:在书页上划线、做笔记,封面上则弄出不经意的划痕。这种专为土豪打造的家居定制思路还是颇受欢迎的。

  高级定制(法语:Haute Couture)一词在法国是受法律保护的命名,只有得到法国高级时装协会认证,才有资格使用。而在中国,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品牌自称高级定制,其实是混淆了私人定制与高级定制的概念。国内缺乏官方标准和定义,不少新晋设计师乃至在校生都用“高级定制”招徕客户,不仅在服装行业,珠宝、汽车、地产、装修、旅游等诸多行业都在频频使用“高定”字样。这些冒用高定的产品最多只能成为定制或私人定制。

  但不得不承认,只有清楚自己是谁,清楚自己的生活样式,清楚自己生命色彩的人才有机会谈谈品位。品位和趣味的形成的的确确是个精细活儿,急不来。就像《红楼梦》里的薛宝钗高定:冷香丸。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 ,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 ,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两 ,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 。将这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 ,和在药末子一处 ,一齐研好 。又要雨水这日的雨水十二钱 ,还要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 ,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 ,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 ,把这四样水调匀 ,和了药 ,再加十二钱蜂蜜 ,十二钱白糖 ,丸成龙眼大的丸子 。 细细看来这冷香丸的造价实在不算高,但要得这么一颗“高定”的丸药,需要的就是宝钗说的“可巧”二字。懂得自己的“热症”,懂得解表散里的路子,有着“可巧”的耐心法儿去凑齐最适合自己的玩意儿,才能得这“海上仙方”。相较宝姐姐,靠着大牌高定拼命往身上糊,用金山银山堆房造舍的土豪们,是不是弱爆了。

  品位和气质是由内而外的,是需要经过时间积淀,而不是通过阅读一两本高尚生活指南就能达成的。中国有俗谚云“为官三代,始知穿衣吃饭”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宋徽宗对自己的审美有自信,他深爱着太湖石,要婀娜的,有表现力的石头;慈禧太后特设“大雅斋”,专门按照自己的审美样式烧制瓷器。帝王家没有用器物给自己沥粉贴金的压力,只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美学表达,却恰能在艺术造诣上进入更高的层次,影响更多的人。知道自己爱什么,爱自己所爱,才能去影响别人。

  气质的美,在张弛有度。器物的美,在恰到好处。靠高定服装来衬托的体面是一击即溃的,因为你没那个调性就驾驭不了衣服,到头来只是衣服穿着你满街跑。在崇尚个性表达的时代,确需要些器物来表达自己,但绝不需要用LOGO来挟持生活。换个角度说,另类张扬,也是无妨。就像保罗·福塞尔说的那样,张扬个性,以另类的风格脱颖而出。另类就是你的个人logo,是独一无二的,是无法定制却又能影响他人的。

  你可以花重金打造衣服、首饰、房子、车子,甚至可以重新塑造自己的长相,但有些东西定制至今仍无能为力。世界观,不是粗暴挥金可以买来的;自我的认知,也只能靠自己在生活中一点一点打磨。定制一个清醒的自己,不去刻意迎合大众的喜好,不做风尚的迷途羔羊。能救土豪品位的LOGO不是高定,在自己。

高级定制是救不了土豪的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