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教育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铁血桂军抗日史:(23)敌后钢刀

2015年08月24日23:1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以昆仑关大战为核心的“桂南会战”是抗战史上一次重要战役,但几支军队参战,缺乏合作和协调,伤亡惨重,蒋介石为此大怒,决定分析原因追查责任一九四零年二月廿二日,蒋介石在广西柳州召开“桂南会战检讨会”,没想到日本事先得到情报,立即出动飞机前来轰炸,蒋介石匆忙躲进柳州市郊羊角山附近的一个天然岩洞中,这才躲过一劫。老蒋一生只到过柳州一次,但仅仅这一次就给他留下了难以忘怀的经历。

  很长时间,蒋纬国都能听到蒋介石在重庆洗澡房里的仰天长啸,1941年珍珠港事件以后,老蒋在浴室里洗澡,宋美龄不在的时候,他就大声狂叫,声音凄厉,有时叫爹,有时叫妈,情景让人难以想象,抗战的危急时刻,压力之下的蒋介石身边可信的人很少,他也无法相信别人。

  但是,这个时候中国的有识之士越来越相信,陕北延安,是中国的希望。

  那时,许许多多广西的进步青年不远万里奔向延安,全国英才的涌来,使抗日军政大学连住宿都成了问题,于是就在半个月里突击挖了175孔窑洞,很多就在毛泽东的凤凰山住宅附近。

  当年的延安城,半个城里都是抗大的歌声,抗大,是当时延安最有活力的所在。毛泽东习惯来抗大做各种不带讲稿报告,那时,来自广西东兰的壮族将领韦国清就担任抗大分校的副校长,带出了一批批优秀的队伍。

  有一个外地来的记者在延安参观后曾说:每一个窑洞里都装有若干“炮弹”,那就是抗大培养的人才,将来这些“炮弹”飞出去,就不得了!

  或许,冈村宁次的话更能说明延安干部对抗日的贡献。这个担任过华北侵华日军总司令的鬼子头目曾提出,宁可牺牲20个日本兵换一个抗大学员,50个日本兵换一个抗大干部……

  出生在南宁津头村、参与领导过1929年百色起义的雷经天,在延安担任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院长,他执法如山,有口皆碑。后来又率领八路军总部警卫团,从延安南下湘粤桂边区开辟游击根据地。

  在那段烽火岁月里,艰苦的环境,却能使延安旗帜下的人民武装磨砺成一把敌后钢刀。

  时任国民党20军驻上海办事处主任杜重石少将:我到延安去,老实讲,当时共产党党员真是好得不得了啊,真是做到了吃苦在前,享乐在后,那个时候谈不上享乐,都是吃苦在前的。

  记者:延安的生活苦吗?

  杜重石:苦啊,那时候。

  新四军副参谋长周子昆夫人、新四军老战士何子友:苦啊,苦的是什么,吃点野菜,吃野菜,洗了用火烤烤,拿了就这样子吃了,哪里用火烧呀,煮呀,不可能,油、盐,那根本没有,一般我们都这么过生活,所以啊,不给老百姓添麻烦的。

  新四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支坚持华中抗日斗争的人民军队。在抗日战争中,新四军用自己伤亡8.9万余人的代价,抗击和牵制了16万日军,23万伪军,作战2.2万多次,广西的大批新四军战士就在地跨七省的八块抗日根据地纵横驰骋,奋勇杀敌。

  智勇双全的新四军副参谋长、广西桂林人周子昆在皖南牺牲前,三年期间培养了将近五千名干部,为后来的新四军发展壮大打下了坚实的组织基础,作出了重大贡献。

  原军事科学院军事百科研究部副部长、军史专家王辅一少将:没有这个,它以后怎么发展?发展以后它也没有战斗力啊!所以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在艰苦的战争年代,周子昆夫妻很难见面,丈夫在指挥杀敌,妻子何子友带着幼小的女儿周民艰难转战其它地区,历尽艰险,突破敌人封锁线。

  新四军副参谋长周子昆夫人、新四军老战士何子友:轰炸,日本鬼子日夜轰炸,那是焦点的地方轰炸,不是焦点的地方,他派特务侦察我们的情况,我们装作要饭的,也获得他那里的情况,他在干什么,我们都晓得,组织上都知道,组织上知道的是我们报告的,在哪里要饭,怎么要的,实际上那是骗他们(敌人)的,主要是我们要把情报弄清楚,情报不弄清楚的话,敌人摸到了我们的(秘密),新四军就成立不起来了,那就没有那么多的人参加了,成立新四军不容易啊!

  新四军副参谋长周子昆之女周民:老百姓对新四军的感情是很深很深的,我是那儿出生的,现在泾县纪念馆里面,展览馆里头,还有我当时出生,就是我洗澡的一个洗澡盆还保存在那儿,说明他们没有忘记,我们用过的东西还一直留存在,后来成立展览馆就捐在那,我看到了我的澡盆,非常激动,就是说人民对新四军,老百姓对新四军感情非常深,永远没有忘记。

  抗战中,日寇两次入侵广西,桂南人民抗日武装斗争、桂西游击战、柳江自卫队、桂东抗日民主运动等等此起彼伏。

  原钦州地委党史办副主任、抗日老战士伍朝汉:他(日本鬼子)每一次出来抢东西,我们都有情报,群众都来告诉我们游击队,有一次我背了两个手榴弹,一支步枪,就跟部队一块出发了,因为日本人出来抢东西都是半夜的时候出来的,我们按照群众讲的这个路线,在路边准备日本人经过山脚的时候,就打他,我们都埋伏好了,我的枪都上膛了,手榴弹都放下来了,当时露水都把身上的衣服弄湿了,这个露水都铺在山上。

  中共广西地下党从国内革命战争转到中日民族斗争后,就在广西特殊的条件与复杂的局面下坚持工作和斗争。

  原钦州地委党史办副主任、抗日老战士伍朝汉: 这个游击队怎么打法,我们就按照毛泽东那本书《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的内容来打,但是你就不能用毛泽东那个名字出来,就是保存我们的身份,不暴露这个意思。

  广西的党组织领导的敌后抗日武装斗争。是中国抗战伟业中的一部分。广西人民的武装反抗如同星火燎原,威震敌胆,日寇在广西大地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广西最南端的斜阳岛,仿佛大海中一块孤独的巨石,就是这样一个面积只有1·8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区区百来户的老百姓也没让鬼子赚便宜。

  北海涠洲镇党委委员吴炳新:前面就是斜阳岛,抗战的时候,斜阳岛的居民他们每三户人家就买一只枪武装起来,专门对付日本鬼子,有一次,他们就将日本鬼子赶跑了,后来日军再也没有敢上斜阳岛。

  北海涠洲镇滴水村村民林受珍:这条街直直的,我们这头派了人,那头也派了人,我拿起家伙一上去就杀那个日本人。

  记者:你是拿什么杀的,是拿枪还是拿刀,或者拿什么杀的?

  林受珍:我说吧,拿刀也有过,拿叉也有过,这个就是武器。

  根据国民政府在1945年的评估,起码有250万到300万广西人参加了抗战,平均4个广西人中就有1个人直接或者间接地参加了与日本侵略军的搏杀!
分享到:

相关新闻